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八节 情感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八十八节 情感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收订比惊人的一百比一,深深的无奈中,再次求订阅)

从中世纪礼服的口袋里,掏出白色手卷,用最轻柔的动作把嘴上的鲜血擦拭干净。刘枫如同暗夜里的君王一样,望向地面上那些早已经冰冷的尸体。断肢和残臂,血液混合着脑浆,编制成一把血色的王座:“真是群可怜的蛔虫,连我的威严也敢冒犯。”

似乎任何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一个样子,总是等事情结束后,才姗姗来迟。刺耳的警笛,已经远远的传来,刘枫的身影开始逐渐变淡:“我们回酒店,把那群老不死叫到我的房间来,我有任务要布置下去。”

化成黑雾消散的公爵,点点头:“如您所愿先生。”

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猩红的眼瞳,散发出柔和的红光。手里端着一杯血酒。那群倒霉的**杀手,刘枫并没有放在心上,一切都只能算那些**倒霉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当他看到那群疯狂的右翼分子,心里就窜起无明业火,似乎要撕裂眼前的一切。那种感觉,并不是单单的杀戮欲望可以解释的。他有点迷惘了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意那些和自己不相干的东西。

同样坐在沙发上的四大贱人,嘴里叼着大麻,眯着眼睛看着久久无语的刘枫。东淫有点好奇的歪着脑袋,狠狠的吸上一口大麻,哼道:“老大,回神了。”

眼中红光一闪,刘枫抬起脑袋望向东淫,眼中竟然出现了少有的迷惘:“可以告诉我什么是情感吗?”

嘴巴变成O形,叼在嘴里的大麻,落在那脏兮兮的西服上,很快便烧出一个洞来,东淫不大确定的反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可以告诉我,什么叫情感吗?有些东西,让本来只懂杀戮的我,无法解释,我想明白什么叫做情感。”

四大贱人相互望了望,忽然哈哈狂笑起来。西贱站起身子,对站在客厅里的黑暗生物说道:“滚,都给老子我滚,妈的,我们要聊些私事,你们在当什么电灯泡,操。”操着粗鲁的英语,西贱差点没把那群家伙直接踢出门外。

刘枫很好奇西贱的举动,在他看来,这些并没有什么要保密的。这也正是他不明白情感的弊端,一切都想的极其简单,对待敌人的话,直接用暴力解决问题。

狠狠的把门关上,一团血光在西贱的手上浮现,那团血光快速变大,直到把这个房间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。折身坐回沙发上,西贱从怀里掏出雪茄盒,从里面抽出一根巴西产的高级Trinidad雪茄。拿起桌子上的雪茄刀,把前面的部分剪掉,然后递给刘枫;“来抽一根,你会发现人生,并不是只有杀戮。至于情感吗?我们会慢慢给你解释清楚。”

刘枫出奇的接过雪茄,学着东淫的样子,斜叼在嘴里。南淫掏出打火机,给刘枫点上:“慢慢的朝肺里吸,让烟味在你的胸腔内停留两秒钟,仔细感受一下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,然后在缓缓的吐出来。”

按照南淫教的方法,刘枫慢慢抽上一口,感受着那香醇的烟味,顺着喉咙划过肺叶,然后在被吐纳出来:“现在可以告诉我,什么叫做情感吧!”

“还是我先来解释吧!”东淫坐直身体,眼神出奇的有点温柔:“情感分为很多种,有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思乡之情等等。亲情就比较简单,拿人类来说,父母对子女的爱,就是一种亲情,当然子女对父母也是一样。至于友情,那就是更简单了,就是那种可以掏心窝子说话,再吵再闹,就算双方打的头破血流,只要有人敢欺负他的兄弟,他还是会义不容辞的去帮忙,这就友情,或者说是兄弟之情。”

“停停!”刘枫做了一个停下的动作:“你们说的情感,和我的感觉不一样,我只是有点不明白,为什么当我看到一群日本右翼份子,手里拿着帝国军旗,说要占领中国的时候,自己会感觉到莫名愤怒。”

“这个就比较复杂了,我就简明扼要的给你说说。老大你是中国人,而中国人偏偏又是最爱自己家乡的种族。你们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嘛,叫做落叶归根。你本能的感觉不爽,那应该就是所谓的思乡之情.......”东淫侃侃而谈,关于人类情感的轮廓,逐渐在刘枫心里清晰起来。虽然清晰,但他还是不大明白,人类之所以称之为智慧生物,就是因为那割舍不下的情感,所以也最难以明白。聚集刘枫阴暗一面而形成的意识,自然很难理解。

伸手打断东淫的谈话,刘枫把目光转向窗外:“我想我有点明白了,不过我拒绝接受那种无聊的情感。传我的命令,给我从英国总部,调派三十名血族亲王过来,神魔法师十名,狼王十五名,限三日内到达,逾期不到者杀无赦。然后给我把所有山口组的分部端掉,黑暗过后寸草不生。”双眼血红的刘枫,忽然把目光转向东淫:“如遇到任何右翼份子,照样格杀勿论,我这样做不是因为对故乡的情感,仅仅只是不爽而已。”

东淫耸耸肩:“如您所愿先生,我去外面通知他们。”东淫站起身子,对西贱、南淫、北色招手道:“走啦,把该传的话传到,我们还要去泡妞呢,难得来一次日本,自然要玩个昏天暗地。”

撤去隔音结界,四大贱人迈着四方步,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外。偌大的客厅,忽然变的空旷起来,灯光显得昏暗不已。夜幕早已降临,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,照射在刘枫的身上,给他的身上铺上一层银纱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感觉有点孤寂,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音,只有电器偶尔发出嗤嗤的声响。刘枫回想起,对日本右翼分子的那种深深厌恶感,忽然有点惶恐起来,惶恐自己真的产生情感了。黑暗中的无冕之王,沉浸在死亡和杀戮中的自己,竟然会有情感。自嘲的笑了笑,刘枫起身走到窗前,把目光移向灯火阑珊的地方,自言自语的道:“唯有用杀戮和鲜血编制起来的王座,才是真正的不可摧毁的王座。情感吗?多么可笑的玩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