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四节 两种意识的交织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八十四节 两种意识的交织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你的轻轻一次点击,温暖我整个码字的人生,求订阅。)

结界如扭曲的空气泡一样,慢慢的支离破碎,扭曲的光线,如彩带般消失不见。身穿血红色战袍的刘枫,用冰冷的眸子,望向逐渐显露出轮廓的天空。

樱如同死狗一样,趴在地上,身上的肋骨被刘枫全部敲碎,就连那两个假**也被他毫不留情的打的粉碎,用刘枫的话说:“战士就应该有战士的样子,打仗的时候,那两个玩意在胸前晃动,足以要了你的小命。”

正在陷入苦战的四大贱人,忽然看到刘枫从破碎的镜面中出来,他们齐声欢呼起来。血翼剑划过一道道雪亮的寒芒,把躲藏在虚空中的忍者斩成数段,东淫发出狂呼:“老大你出来了,见鬼,这群忍者他娘的疯了。”

扑哧,一时大意的东淫,整条手臂被忍者卸了下来,滚烫的鲜血哗啦啦的喷涌而出,血液还未完全落下,一条全新的手臂就已经重组完成,东淫狂吼一声,开始专心战斗起来。刘枫露出好奇的眼神,望着正在苦战中的四人,他没有丝毫要帮忙的觉悟。

猩红的双眼,闪烁着玩味的笑意,也许是感觉好玩,也许是感觉有点好奇,但更多的是不解,不解四大贱人为什么会这么拼命。

“情感吗?”刘枫把苍白而修长的手指放在嘴角,轻声说道:“也许我应该帮一下?毕竟我喜欢杀戮,**裸的杀戮。”

还未等刘枫出手,樱就艰难的支起身子,狂吼道:“全部住手,撤退。”

两名忍者从虚空中走出来扶住樱,关切的问道:“长老大人,你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。”樱用愤怒的眼神望着刘枫的背影,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们撤退,回帝国。”

在黑夜中手握屠刀的忍者,收回武士刀回到樱的身边,他们用黑色的眼瞳望着刘枫道:“大人这是为何?”

“因为我给你们一次生还的机会,你们可以多活一些时日,我之所以放你们回去,是因为我想要一场堂堂正正的战斗而已。一场势均力敌,残忍血腥的战斗而已。”用猩红的眸子,扫过并排站立的忍者,刘枫缓缓说道。

唰唰,归鞘的武士刀被拔了出来,数名忍者向前踏出一步,那狂乱的杀意弥漫开来,隐隐有无数的冤魂血光在他们的周身环绕:“你说什么?”

刘枫慢慢抬起右手,一团银色的气雾,在他的右手之间游动:“我说,是我让你们多活一些时日。”血红色的眼瞳,闪出逼人的寒芒,刘枫手里的气雾忽然化成一条长长的银丝,瞬间划过那几名忍者的身躯:“可是我现在后悔了,对于胆敢挑战我的威严的存在,我不建议收回我的仁慈。”

那几名忍者只感觉一阵冰冷的触感,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。被银丝隔断的身体,慢慢搓开,狂喷的血液和大肠流落一地,他们体内的元婴,也被刘枫用银丝搅成粉碎,失去了投胎转世的机会。

樱没有对那数名死去的手下,露出任何怜悯的神色,她冷冷的扫了一眼变成肉块的手下,哼道:“我说过全部住手,回帝国,谁不听话,死了活该。”勉强控制住伤势,从元婴里涌出的能量,逐渐滋润他那受损的身躯。樱转身离开,他身后是几十名忍者。

结界闪过一道奇异的亮光,几十人就这样悄然无息的离开了结界。看到从结界里出来的众人,两名手拿骷髅头的阴阳师,走到樱的面前,用那干瘪的嘴唇说道:“事情顺利吗?大人。”

樱指着干瘪的胸部哼道:“你认为会顺利吗?”从手下的腰上抽出武士刀,瞬间便把那名发问的阴阳师的头颅砍了下来。长刀归鞘,樱发出愤怒的狂啸声:“我最讨厌那种睁眼说瞎话的人,收回结界,我们回帝国。”

血红色的长袍上沾满了血迹,刘枫端坐在敌人的尸体上,红色的血肉交织在一起。刘枫淡然的用手托起腮帮,用那对血红的眼瞳,望着站在他面前的四大贱人。而他坐下的断指残臂,似乎是用鲜血和血肉编织成的王座,而他四大贱人则是他的臣下:“可以告诉我,你们刚才为什么那样拼命吗?”那对充满杀戮欲望的血红色眼孔,此时却充满了疑惑。

“你是我们的大人吗?”东淫皱着眉头问出这句话,血翼剑化成金色的血液,回到他的体内:“如果不是,抱歉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,因为就算是我说了,你也不会明白。”

“哦?”刘枫支起身子,他脚下的尸山血海,在清风中化成柳絮飞散:“我竟然有点不明白了,你们为什么胆敢反驳我的质问,有意思的小伙子。”身上的血红色长袍被一件中世纪晚礼服所取代。金丝壤边的晚礼服,说不出的潇洒:“也许我是该考虑一些问题了。”

第一重结界已经被刘枫破除,第二重结界也随着阴阳师的离开,而开始崩溃。扭曲的光线,诡异的吞噬者周围的一切,那些光线在刘枫和四大贱人的面前绕了一个弯子,把所有能看到的一切彻底吞噬,然后留下真实的世界。重新回到现实世界,刘枫似乎有点不大习惯的望向天上的太阳。那种眩晕感,让他有点不大适应。

临时管家抱着乖乖走到刘枫面前,躬身把乖乖放在地上,他单膝跪下:“毫发无损,安德烈·催拉斯完成任务。”

刘枫正要伸手去抚摸乖乖的淡金色毛发,乖乖忽然向他狂叫起来。尴尬的手停在半空中,刘枫眼中的红光闪烁不定,忽然变掌为拳,闪烁血光的拳头眼看就要击中乖乖的脑袋。

西贱眼疾手快的把乖乖抱了出来,一拳轰在地面上,血光没入地面,无声无息,整个地面忽然下陷半米。刘枫用猩红的眼光望向西贱:“你敢救他?你敢救他?你们全都该死,你们全都该死。”长长的白发无风自动,刘枫朝西贱步步逼近。

那癫狂暴虐的杀意,毫无顾及的爆发开来。西贱大声说道:“老大难道你就这样认输了?甘心让它控制你的身体,如果你在不醒来,你最最可爱的小弟就小命不保。”刘枫露出狰狞的微笑,血焰在他的手上燃烧不止:“他已经被我彻底压制住了,没有任何反扑的余地,跪下请求我的怜悯吧,也许我会大发慈悲放过你们也说不定呢?”

西贱吓的全身发抖,刘枫那只手掌已经快要逼到他的面门,**裸的杀意,让他全身冰冷不已,平时仰仗的力量,在这一刻似乎被掏空里,再也使用不出半点。望着那只魔手渐渐逼近自己的眉心,西贱惊恐的叫道:“老大你的乖乖也会没命的,求你快点醒来啊。你最最忠诚的小弟死掉没关系,可是你的乖乖,你可是把他当成儿子来看待的啊。”

燃烧血炎的手指,停在西贱眉心一寸的地方,刘枫的一只眼睛变成银色,他的面容极度扭曲,他挣扎的发出野兽般的嚎叫,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吐出字节:“你想借....用我的....身体杀戮....我不反对,但如果......你想伤害.....我身边的人,抱歉就.....算拼个两败...俱伤,我也...毫不犹豫....那样做....”

“为何.....如此坚持,为了.....那虚伪的....情感吗?只要你放弃....挣扎,我答应你.....不会伤害.....你身边的....任何人,包括你....家的牲畜。”刘枫双手抱头,似乎在极力挣扎,两个灵魂再也说不出去一句话。血光和银光在刘枫身上闪烁不定,似乎在做着某种层面上的战斗。

光与暗,就像是隔著一层水光的两种世界。水光之上,是如同星海般璀璨的光明。水光之下,是如同深渊般幽邃的黑暗。天空是两种颜色的交织,一边是血红色天幕,一边是银色的璀璨星空,下面是一片绿色的海洋。这是刘枫意识海的深处,一个血红色的身影,和一名白色的身影不断缠斗,剧烈的能量波动,似乎快让整个世界都崩溃开来。

白色身影轻轻一挥手,便带动漫天的星辰闪烁,银霞闪烁之间,一把威风凛凛的银剑,便朝那血红色的身影直射而去。

血红色的身影,身影快速滑动,左右躲闪那把极速飞行的光剑。无边的血光朝他的手里聚集,形成一把长一米五的剑光。一道极其光亮的弧度,被他挥舞出来,把飞近的剑光斩成两段。随后漫天的银色剑光,便淹没了他的身影:“该死,只要你主动放弃身体的控制权,我答应你的所有要求。”

白色身影那双奇异的眸子,望着血红色的身影,那是对什么样的眸子啊,好似无数的星辰在他的眼中不停旋转,普通人只要一不小心灵魂就会被吸进去,然后被漫天的星辰搅成粉碎:“你真的会答应吗?我阴暗的一面,难道你的存在不正是为了杀戮吗?”

“我现在已经开始明白一些东西,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你我本来就是一体,我说的是真是假,你应该有感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