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三节 狂意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八十三节 狂意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老实说我这本书我没做过什么广告,也没主动问编辑要过什么推荐。可是现在成绩扑成这样,也确实无脸见编辑,别的我不多说,我会尽力拿出好的作品,但我需要你们的支持,你的订阅就是我的动力。我知道盗版屡禁不止,但请真正喜欢这本书的读者们,为了这本书订阅吧,算是血迹请求吧!)

无数的黑色虚线,慢慢勾勒出一个人的身影来,如绸缎般的黑发束在脑后,那双奇异的眸子,似乎充满亡灵的呐喊。白皙的皮肤,惨白的近乎透明,手掌上的青筋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。从这个人出现开始,这个空间忽然转化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,周围充满了五行能量。

刘枫静静的看着这名出现的人:“你是男是女?”刘枫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,这个人的面色实在太过俊俏,俊俏的太过妖异,那惨白的面孔,竟然有种说不出的俊美。

“重要吗?”那个人的声音显得有点不伦不类,既像男人的声音,也像女人的声音。

刘枫手上的银色莲花慢慢绽放开来,从里面伸出一把流光溢彩的银剑:“当然,如果你是男的,那么抱歉,你将会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,如果你是女的,我则可以考虑放过你一马。”

那名男子伸出近乎透明的手指,轻捂自己的嘴角:“那你还是把当我女人好了,毕竟我的这幅身体,已经不男人了。”

刘枫恶狠狠的吐出一口浓痰到地上,他感觉胃里翻搅不已,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他最痛恨的人妖。他在心里骂道:“该死的混蛋,竟然是死人妖,感情泰国的人妖是从你们日本那里学去的。”

手里的银剑发出轻微的剑鸣,刘枫皱着眉头哼道:“既然是人妖的话,那我想留你无用。”银剑化成一道流光,笔直的射向那名人妖。

人妖的反映非常快,飞剑刚离开刘枫的手指,他就拔出一把雪亮的武士刀,劈向了银剑。金戈之声骤响,刘枫射出去的银剑化成片片银光飞散,那名人妖身影纹丝不动,只是眼中频频闪动血光:“黑暗协会的会长,原来只是一名不懂风情的男人而已,真是辜负了人家一番苦心。不过.....”人妖的眼中忽然迸射出可怕的寒芒,那摄人心魄的杀意**裸的暴露出来:“在下樱花舞,山口组创始者之一,你可以叫我樱,也可以叫我舞。”人妖自恋的用舌头,舔了舔那把雪亮的武士刀,眼中的杀意收敛不少:“在美丽的樱花下,收割别人的生命,是多么爽快的事情啊,飘飞的血液和美丽的花瓣交织在一起,那又是怎样的一种美丽画面。”

银风从刘枫的身体里飘飞出来,变成三尺有余,刘枫用手握住银风,大声说道:“要战,便战,少和老子废话。”刘枫的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樱飞快的转身,手里的武士刀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,金戈之声狂响,两人飞快的对砍十几刀。这一次刘枫用了全力,极快的速度,让樱差点招架不住。握武士刀的那双手,已经被巨力震得迸裂,露出白皑皑的骨头。

空气似乎都变的粘稠不堪,刘枫的银风在空中不断闪动,无数的断指残臂从空中落下。躲藏在自己用本命属性构建的虚无空间里的忍者,被刘枫用剑直接斩成几半。

樱掏出白色手卷,把武士刀和自己的手掌裹在一起,得到血液的滋润,他手里的武士刀亮起了暴虐的红色烈焰。那熊熊燃烧的红色烈焰,似乎是来自地狱的魔焰,充满了暴躁阴暗的属性。

正在收割生命的刘枫,一时不察,那把妖异的武士刀,已经刺破了他的心脏,从他的前胸露出刀尖。樱的鬼魅笑声从他的身后传出来:“其实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,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呢?我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忍者哦,我是仅有的几名太上长老之一——樱花舞。”妖异的红色火焰疯狂燃烧,那红色的火焰,似乎在直接燃烧刘枫的灵魂,那种痛楚让他一时间全身痉挛起来。

“嘻嘻,可怜的小家伙,我们研究过你,发现你的年龄还很小,不如这样好了,给你两个选择。第一个选择从了我,做我的女人,黑暗议会全面交给山口组,第二个选择,就是让我天丛云剑把你的灵魂彻底烧成虚伪。”樱把嘴唇贴到刘枫的耳朵旁,轻声说道:“忘记告诉你了,天丛云剑就外人口中的妖刀村正。”

灵魂被燃烧的剧烈痛楚,让刘枫不断痉挛,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,就算是普通的虚境高手,也难以承受。一股粘稠如血的血炎,忽然从刘枫的身上燃烧起来,刘枫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,嘴角裂开,那对银色眸子已经彻底转化为血红色。嘿嘿的干笑两声,刘枫的手臂忽然朝身后砸去,笔直的砸在樱的鼻子上。扭曲成奇怪的形状,刘枫的手臂发出磕巴磕巴的声响,然后又回复了原装。

一团绚丽的血花,在樱的鼻子上炸开,她松开天丛云剑,飞快的退后两步,惊叫道:“不可能,中了天丛云剑,你怎么还能动,你的灵魂?”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刘枫,虽然背对着他,但她却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。那熊熊燃烧的血炎,似乎并不是从天丛云剑上面传出的,更像是从刘枫与生俱来的能力。那种光芒,那种恐怖的杀意,比自己还要浓厚千倍以上,现在的刘枫,就是从地狱深渊里爬出的怪物,用他那千锤百炼的杀意,染红了整片天空。

刘枫慢慢转过身子,猩红的眸子,散发出冰冷的寒芒,嘴角已经咧到耳根旁,他在笑,眼中全是恐怖的笑意。他伸手握住天丛云剑,一点点的把他从身体里***:“好剑、好剑,可惜了,却是差了很多火候,这么好的材料,被你浪费了啊。银色的星焰,从刘枫的手上燃烧起来,只见天丛云剑飞快的被融化,囚禁在里面的无数冤魂被星焰直接烧成气体,失去了投胎转世的机会。

“不要!”樱眼可怜巴巴的望向刘枫,那眼神似乎在祈求。现在的刘枫,给他的感觉太过恐怖,她不敢轻举妄动,但她也不想,一把和自己血脉相同的利剑,就这样被融掉。她朝身后挥了挥手,数百个黑色虚隐,慢慢的贴近正在熔炼天丛云剑的刘枫。

数十把武士刀眼看就要划过刘枫的身体,一道极细的亮光闪过,有意识的银风,化成一道银光,刮过他们的身体,足足过了两秒钟,那十名武士的身体忽然变成两半,血浆和大肠流的满地都是。

剩下的武士,瞳孔放大,他们飞快的退后,银风悬浮在刘枫的身边左右移动,防止任何来犯的敌人。天丛云剑的剑身已经被融化掉,同时刘枫也切断了它和樱的联系。只见樱仰天喷出一口黑色的血迹,她用怨毒的目光望着刘枫:“你这个魔鬼,你想要干什么,你怎么可以这样。”她现在后悔死了,为什么自己刚才退后的时候,没有把天丛云剑从刘枫的身体里***,现在倒好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天丛云剑化成一团透明的液体,在刘枫的手上浮动,刘枫也不说话,直接抓住在他面前飞舞的银风,把那团透明材料,硬生生的塞进银风的身体里。刺目的银光在刘枫的手上聚集,就像一个小型太阳一样。足足过了十分钟,刘枫才有点虚弱的松开手,变了模样的银风,发出轻微的剑鸣。剑身近乎透明,好似有一团液体在里面游动,无数银色丝线,把那七个小点连成一线,七星阵法的威力比之前大了何止十倍。

刘枫手握银风,穿在身上的休闲服,被血红色的战袍取代,战袍上刻画无数璀璨的星辰。他的身影消失不见,等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,银风已经放在了樱的脖子上:“我可不像他那样好说话,我只是喜欢杀戮而已,仅此而已,给我更多杀戮,给我更多血腥,我需要那些。你能完成你的任务吗?”

“什么....任务。”樱恐惧的望着刘枫,她刚才竟然没有看到刘枫是如何出现在自己面前的,更没有看到那把神剑是如何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的。来自脖子上的冰冷触感,还有从刘枫身上爆发出来的**裸的血腥杀意,都告诉她,刘枫不是在开玩笑。

刘枫身后穿来阵阵吵闹声:“混蛋,放开樱大人。”

刘枫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真是可怜,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。”

似乎为了应征刘枫所言非虚,他们的身体开始崩溃,有的脑袋上出现一道红线,有的腰上出现一条红线,有的从眉心中间出现一道红线。渐渐的,滚滚热血从那些红线里狂喷出来,他的身体也变成了两半。原来刘枫在把银风搭在樱脖子上之前,就已经把他们全部都杀了。

用银风拍拍樱那对因为恐惧而通红的脸颊,满脸狰狞的刘枫叫道:“我要杀戮,**裸的杀戮,你能满足吗?满足我吗?”

“能!能!我能满足你。”樱神经质的喊出这两句话,他的瞳孔不断放大:“你能告诉我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吗?”

“一个个杀太慢了,我要把你们全部杀光屠绝,告诉我们的总部,我要山口组成为历史,我要更对杀戮,更多血腥,更多的战火而已,仅此而已,哈哈哈。”刘枫发出狰狞而恐怖的笑意,那对猩红的眸子,散发出摄人心魄的狂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