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八节 守墓人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七十八节 守墓人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极度的恐惧,可以引发极度的愤怒,九头蛇仰天发出愤怒的吼声,梭子形的冰冷眸子,闪烁着愤怒的红光。连绵千里的巨大身躯慢慢的从沼泽地里浮现出来。

(病情被控制住,我会尽量更新,脑袋昏昏沉沉的,不想码字,更不想凑字数,所以能更新的,也绝对质量有保证。再次说一次,喜欢本书的读者,可以去书评留个言,虽然我不怎么在乎,但还是有点虚伪,哎,这是原罪啊。)

刘枫和血尸两人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不可力敌的想法。手提银风魂剑的刘枫问道:“你以前怎么过去的?”

血尸苦笑两声:“以前的速度快,他还没冒出脑袋我就冲了过去,没成想今天被堵住了。”

血红色的羽翼抖动,漫天银霞飞舞,形成一条条的彩带围绕着刘枫旋转。血红色的银风,发出极其亢奋的剑鸣,七团不断闪烁的光点,隐隐传出风雷之声:“既然别无出路的话,那就战吧!”妖异的红色的眸子,变的没有丝毫情感,有的只是对鲜血极度的渴望。

九头蛇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九个脑袋吐出长长的芯子。血尸把血色长刀竖在身前全力戒备,随时准备迎战。

正当双方的气势到达顶点的时候,一名身穿灰色麻布衣,面色枯槁,骨廋如柴的老者,横跨虚空而来,只是寥寥数步就出现在九头蛇和刘枫两人之间。双方聚气的气势,忽然被清扫干净,再也不剩点滴。

血尸惊呼道:“守墓者!”

干瘪的肌肤透漏出深黑色的痕迹,他转头望向刘枫。刘枫惊讶的望着这名看似极其普通的老者,面向平平,可是那双眼睛,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睛啊。好似无数的星辰在里面旋转,除了银霞只有一片漆黑的灰白画面。

九头蛇看向老者,嚣张的气焰顿时低了下去,他可知道这名老头的恐怖,是从上古时期筛选下来,用来守墓的人,就算是在强者辈出的上古时期,也是顶级高手。

老者微微一笑,干瘪瘪的嘴唇,吐出几个隐晦的字节,似乎不大适应说话的他,声音像是从朽木中发出一样,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:“时机未到,你们还是暂且回去吧!”虽然隐晦,但刘枫和血尸两人还是听的很清楚。

血尸站出来,用刀尖指着老者:“我还想试试,你可愿意应战。”

老者摆摆双手:“在你们还明白之前,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赢我。”轻轻的一挥手,那只枯廋的手掌隔空给了九头蛇一掌。没有任何预兆,没有任何空气的流动,只见九头蛇发出闷哼,一只脑袋凭空炸开,瀑布一样的绿色血液落下。他仰天发出一声悲鸣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沉到沼泽地之下。

血尸收起血尸长刀,神色黯然的说道: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“这还有点样子!有点像我之一族。”老者的话越说越流利:“从那里来回那里去吧!”只见老者轻轻的挥舞一下枯廋的手臂,刘枫便有一种灵魂被撕扯的感觉。

“啊!”刘枫忽然从床上坐起来,那种冰冷的触感让他非常心悸,似乎反手间就可以把他的灵魂毁灭一样。刘枫伸手摸摸脑门,发现自己的脑门上尽是汗珠,他自嘲的笑了笑,心说:“原来吸血鬼也可以流冷汗?”他望了望四周,发现这是自己的卧室,暗自寻思自己睡着的时候,并没有躺在床上,那么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吗?他发出这样的疑问。

刘枫努力回想在死界中的一切,似乎有一层神秘的面纱遮住了自己的眼睛,他无法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。刘枫转头望向黑暗的角落里,问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从黑暗中走出一名身穿中世纪烫金西服的人,惨白的近乎透明的面孔,露出一丝恭敬的微笑:“报告先生,您睡了九天九夜。”

刘枫挥挥手示意他下去:“没你的事了,下去吧!”那名吸血鬼转身重新走进黑暗中。

刘枫起身来到窗前,望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,心情好似被绑上了钳铁一样沉重。不可预知的未来,给了他太多太多的压力,他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的欢笑,敞开心扉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这是一个极其残酷的成长代价,也是人生必须要承受的东西。

冷清的月光洒在庭院里,给大地凭空增添一份落寂的色泽。刘枫趴在冰冷的窗沿上,出神的望着那朵在夜色下,显得非常娇艳的粉红玫瑰。忽然之间他有点想乔纳莉了,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怪事,首先是自己的第二人格,之后又是死界中的一切。

那种灵魂被撕成两半的痛楚,让刘枫有些心悸,最让他担心的是,第二人格的暴虐情绪。那种似乎想要撕裂一切物体的感觉和那粘稠如血的杀意,仿似从远古地狱里爬出来的怪物一样,眼中除了杀戮,再无其他。

抬起消廋的脸颊,用冰冷的银色眼瞳望向那悬挂在夜幕之上的皎月,丝丝银光从空中落下,被刘枫吸进体内,继续淬炼自己的身躯,刘枫自言自语的哼道:“为什么我的战斗力和第二人格的战斗力相差如此之大,按说我们用的都是同一个身躯,拥有同样的力量本源。可是他的聚星幻剑,却可以做到那种境界。那种似乎要搅碎星空的剑气,真的是聚星幻剑?还是那种超越常理的力量,来自于憎恨。”摇摇隐隐作痛的脑袋,刘枫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外,学着以前的样子,把想不通的事情,直接丢掉,让时间去证明。

当清晨的绯红色光辉,慢慢取代冷清的月光时,趴在窗沿上的刘枫,露出了会心的微笑,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道:“是啊,黑暗总会过去,光明亦会来临,我是流氓我怕谁。”他甚至有点自嘲的笑了笑,说道:“做为暗夜游民的我,竟然会喜欢阳光?难道夜之美,不足以让人恸哭吗?”刘枫揉揉了面颊,使得自己变的更加阳光一点。他对身后全身笼罩在黑影中的吸血鬼公爵,说道:“集合所有人,史上最牛逼的大片,还要我们去当演员呢?哈哈。”

“如您所愿先生。”黑影扭曲了一下,消失不见。

两个小时后,一团团黑色的虚隐,在万米的高空上快速划过,朝美国南部的海滨飞去。那闪烁点点银辉的蝙蝠翅膀,和全身笼罩在丝丝血光中的黑暗法师,只有狼人靠着黑暗法师的法术,漂浮在万米的高空上。已经变**狼的他们,用发绿的眸子,冷冷的看向四周的白云。

手里捧着金色卷轴的萨拉,端坐在海面上,用那双不似人类的淡金色眼睛,望向天际。他努力克制住对刘枫的恐惧,还有那种渴望得到至高无上权利的欲望。他转头望向两名身穿红色长袍,聚在一起侃侃而谈的红衣大主教,恶作剧的想到:“希望明天的你们,还可以笑的出来。”

天边飘来黑色的云彩,浓密的黑暗气息扑面而来,还刘枫那君临天下的气势,人未到,气势却已经先发制人起来。见过刘枫恐怖的弗兰克,扛着圣兰抢,苦笑道:“教皇大人,你确定我们可以赢过现在的中国刘,他的恐怖你我都见过,就连上任的教皇大人,也被他一剑斩与剑下,身首异处,我们又有什么资本,跟他叫板呢?”

萨拉神秘的笑了笑:“如果我告诉你们,我得到了三位天使大人的帮助,你们还会认为我们并无和中国刘一战之力吗?”

似乎为了印证萨拉所言非虚,三团金色的光焰从天边燃起,那汹涌澎湃的圣力波动,还有那隐约可见的乳白色羽翼,说明了来者的身份。动听悦耳的天堂曲目响起,从光焰中慢慢走出三名天使。那灿烂到极点的金色长发,那棱角分明的脸孔,还有那双冷漠无情的眸子,都说明了来者的身份。巨大的白色羽翼,轻轻闪动,身体似乎突破空间的距离,出现在萨拉的身边。

欧利居高临下的望着萨拉:“黑暗之子由我们来对付,你们竟管对付其他人便可。”

正在侃侃而谈的两名红衣大主教,看到天使竟然出现在萨拉的身前,而且说话的语气并不是很冷漠无情。顿时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表达自己对上帝的忠诚。两名红衣大主教用食指在胸前划着十字架,低头喃呢道:“至爱者是不会抛弃他的子民的,阿门。”

欧利望向那两名红衣大主教,眼睛眯成缝隙大小,冷冷的哼道:“我主是非常谦虚而贤明的,他绝不会教会自己的子民学会阿谀奉承。你们的心灵告诉我,你们刚刚说了违心的话,不是吗?假借我主的名义,披上宗教道袍的异端。”

天地良心,这两位倒霉的红衣大主教,说的绝对是真话,当然其中有点阿谀奉承的嫌疑,但他们是真心的说出那番话的。正要大喊冤枉的两人,忽然发现嗓子再也吐不出一个音节,他们只能用祈求的眼神望着三位天使。

“我主说,一切谎言者,必将受到封口之苦,特别是异端。我命令你们冲在最前面,违令者必将受到圣火焚烧,灵魂投入永恒的炼狱之中,再也无法翻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