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二节 阴暗的一面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七十二节 阴暗的一面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横飞的子弹,掀翻了一名打手的脑门,庞大的动能和爆炸力,直接把他的脑袋打成粉碎。一块拳头大小的颚骨,飞落在地上,发出闷响,横飞的血液混合着脑浆,散落在周围打手的身上。他们惊骇着飞速后退,可是没等他们后退,唰唰的子弹已经穿过他们的身体,把他们的肢体拦腰打断,猩红的血液,带着异样的美感,散落一地。坠落的人们,何时见过这等血腥的场面,一个个尖叫着,狂吼者朝大门跑去,想要逃出这犹如地狱深渊一样的地方。

从空气中,墙壁里闪过一条条黑影,如同黑夜的守护者一样。只有在杀人时,才会反光的细剑,恍如死神的镰刀一样,风一样的刮过那些坠落者的脖子。他们的动作瞬间僵硬下来。极细的红线出现在他们的脖子上,两秒钟后,高高喷出的血液,把他们的脑袋给顶飞出去。

一个威严的声音从空气中传出:“全杀了一个不留,今天的事情必须严密封锁,否则会给我们的生意带来天大的麻烦。”

细剑反射的光芒越来越平凡,一名名普通人,被躲藏在黑暗中的杀手,用最诡秘的手法杀死,一个个死不瞑目。绚丽夺目的血液横飞,慢慢激起做为吸血鬼的本能,刘枫的眼睛逐渐转化为红色。四大贱人更是怪叫一声冲了出去,他们伸手在自己的胳膊上划开一道惊心动魄的伤口,金色的血液飘飞出去。然后在空气中凝结成一把金色利剑,快若闪电的把几名忍者拦腰斩断,他们发出狰狞的狂笑,下手的速度顿时加快不少。

从黑暗中探出一把极其隐晦的匕首,匕首的颜色是暗黑色的。即使是修道者,在不注意的情况下,也会毙命于此匕首之下。快若闪电的匕首,划过刘枫的脖子,还没等匕首的主人发出惊呼,一把纤细修长的手指已经从她的背后,卡在她的脖子上面。苍白而冰冷的手指,触摸到那温暖如温玉般的肌肤,刘枫微微惊愕的说道:“女人?处女?”

匕首的主人,手臂扭曲成一个古怪的弧度,把黑色的匕首朝身后的刘枫投掷出去。刘枫左手带起一抹残影,稳稳的夹住匕首,眼中的血色越来越殷红,他有点暴虐的用匕首划开匕首主人的黑色劲装,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:“喋喋,好久没有品尝过鲜血了,不建议施舍一点吧?”

匕首的刀锋慢慢的刺破主人的肌肤,参出丝丝血痕,刘枫亢奋的满脸通红。来自血族本能的残忍,支配着他的身体,他的意识。似乎本来的意识隐藏起来,被另外一种暴虐的意识支撑起来。他的獠牙慢慢探出,在血族魅力的引导下,匕首的主人双眼逐渐迷离起来,全身提不起一丝气力。刘枫正要用匕首划卡匕首主人胳膊上的大动脉时,一抹闪烁亮光的细剑,悄然出现,直刺刘枫的后心而来。

‘哒哒’呼啸的子弹从他的身体里划过,宛如镜子摔在地上破碎一般。细剑的主人,被呼啸而过的子弹瞬间打成刷子,变成一块块的碎肉。金猿狂笑道:“疯子慢慢享用,是男人就要残忍一点,我们野兽更是要如此。”

金猿狂吼一声,整个人如同一尊金刚巨神一样,抡起速射炮扔了出去,直接把一名倒霉的忍者从虚空中砸出来。那恐怖的巨力,直接把他的脑袋砸的崩裂,横飞的血液和脑浆,在空中溅起美丽的弧度。金猿一脚踹飞一名想要袭击他的忍者,然后又凌空一拳打了出去。一股恐怖的潜劲被他隔空投入到忍者的体内。如同几公斤TNT炸药在体内爆炸了一样,那名倒霉的忍者彻底被炸成血雾,甚至连灵魂也被金猿顺带给灭了,失去了转世投胎的机会。

感受冰冷锋利的匕首,慢慢划过自己胳膊上的大动脉,女忍者发出亢奋的呻吟声,她已经彻底迷失在亦真亦幻的幻境中。滚热的血液洒落下来,刘枫张开大嘴,接住血液,任凭它们划过自己的喉咙:“每当鲜血缓缓流进我的喉咙,我知道我是被诅咒了。所以我微笑着,享受着痛苦的生活所带来的仅有快乐。”

威严的声音从空中传出:“女儿.......”他的声音被强行打断,西贱提着血翼剑,朝他冲了过去,金色的利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无瑕的动作,伴随着金戈之声,两人快速分开。他的身影还躲在空气中,但他的声音却从四周传出:“血翼剑,你们是血族,你们这群游走在黑暗中的虚伪种族。”

无法感知到声音主人的西贱,把金色血翼剑竖在身前,全力戒备起来。

如同垃圾一样,把尸体扔在地上,然后又用靴子把尸体的主人的脑袋碾碎。伴随着一声闷响,血浆和白色的脑浆全部溅在刘枫的皮靴上。他的嘴角微微翘起,猩红的眼睛闪烁着暴虐的凶光:“多么美妙的味道,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?活人的血液原来是如此的美味。”

刘枫的残影还停在原地,但一名忍者的脑袋,已经被他给硬生生的拧了下来,狂飞的血液,喷进他的口中,给他身上凭空多添了几分狰狞的恐怖色彩。他的身体还保持着原来的那个动作。但在远处另一名忍者的身体,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两半,流在地上的血液和大肠,让人忍不住想要作呕。

刘枫留下的残影不消失,还保持这原来的动作,他的本体不断留下残影。靠着五行秘术躲在空气或者水中、墙壁中的忍者,被他一一用最残忍的手法杀死。任凭血液划过喉咙,他一口口的狂饮着,感受那甘甜的绝妙味道,刘枫竟然有种高潮一般的快感。

不管是残留的普通人,还是忍者,全部一招致命。金猿首先发现了刘枫的异常,他一拳把挡在他面前的忍者打飞出去,飞奔到刘枫的面前。看着双眼殷红的刘枫,张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:“小疯子你发什么疯,你不想好了,给我清醒点。”

金猿的手掌被刘枫用力接住,他望着金猿,眼瞳忽明忽暗,似乎在极力挣扎。忽然一股惊天的杀意,从刘枫的身上慢慢荡开,如同粘稠的血液一样,恐怖的巨力,硬生生的按住金猿的手掌:“挡我者死。”不带有丝毫情感的语调从刘枫口里吐出。金猿吃痛左手化掌为拳,攥向刘枫的面门:“疯子,是我啊,你别吓我,你到底怎么了。”

看似缓慢的纤细拳头,实则快速无比的出拳,金猿只出了一拳,而刘枫却在瞬间挥了上万拳,每一拳都打在金猿的拳头之上,可是收效却非常甚微。

‘咔吧’伴随着惊心动魄的声响,刘枫的拳头硬生生的炸开。吃痛的金猿不自觉的使出全力,把刘枫的拳头打成碎末状态。

飘飞在空中的血液,快速回流,瞬间就重新凝结成一只拳头,刘枫身体飞速后退,抓起一名想要偷袭他的忍者,把他扔了出去。金猿也不啰嗦,一拳把那名倒霉的忍者砸成碎片,快速朝刘枫扑了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,似乎眼前的这个刘枫,并不是本人........他决定先打晕刘枫再说。

冒着浓浓金光的拳头,带着极为纯真的妖力轰响刘枫的面门。刘枫忽然惨叫起来,他用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,痛苦的狂吼起来:“我的头好痛,好痛。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你活着如此累,难道让我取代你不好吗?放弃抵抗吧!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。”

另一个比较清俊的声音传出:“很抱歉的告诉你,属于我东西,我绝不会让出去,你只是我阴暗的一面。并不是我的全部,所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老老实实的沉睡下去吧!”刘枫的面部极度扭曲,双手更是死死的扣住脑袋,喉咙里发出近乎野兽在垂死挣扎时,才会发出的声音。两股意识在意识海里不断争斗,剧烈的疼痛让他差点发疯:“我不甘心,我会醒来的,我们没完......”

刘枫忽然跪在地上,剧烈喘息,汗水侵透了他的西服,他低着脑袋,久久无法说出一句话。四大贱人解决掉所有的忍者,并抓住了山口木,他们把他提到刘枫的身旁,用眼神询问金猿怎么回事。

“都没事吧!”刘枫的声音,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安详,他抬头望向金猿,银色眸子尽是狡黠的微笑。全力防备的金猿,上前伸出手掌拍拍刘枫的肩膀:“没事,只要你没事就好,你知道吗?你刚才把我给吓到了,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,弟妹他可不会饶恕我的。”

刘枫不好意思的讪笑两声,把目光转向山口木,眼神逐渐冰冷起来。见过刘枫恐怖的山口木,认命的低下脑袋:“杀了我,你们不会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情报。”

刘枫嘴角微微翘起,他掏出白色手卷,把嘴角的血迹擦干净:“谁说要杀你了,毕竟一条狗也有他的价值,何况你的价值远比一条狗来的重要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