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一节 踢馆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七十一节 踢馆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,虽然上了VIP,但暂时不发VIP章节,请各位放心阅读)

爱丽丝面无表情的望着在操场上踢球的男生们,冷漠的说道:“你认为我还有眼泪吗?我最最自以为是的叔叔。”

刘枫叹息一声,用苍白而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弄地面上的郁郁青草,沉思片刻后说道:“我承认是我不对,但你应该知道,不管我怎么做都是为了你好,请你也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一下,好吗?不要在这样任性了。”

“你闭关是逃避吗?叔叔。”爱丽丝用碧绿色的清澈眼瞳望着刘枫,忽然说出这句话:“告诉我叔叔,你到底有多疼爱我。”

刘枫本能的避开爱丽丝那火辣辣的眼神,把视线转移到在操场上踢球的球队:“我很疼你,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女儿,这也是为了还债。”

“仅仅只是如此吗?只是还债?”爱丽丝的语气有股淡淡的失落,她抬头望向天空:“叔叔,你说真的有天堂吗?或者那只是欺骗世人的谎言。”

“我不知道有没有天堂,即使它真的存在,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。我只知道我还存在,还活生生的站在这个世界上,所以我不能让自己活的痛苦,虚耗人生。”刘枫双眼放光的看向蓝天白云,眼神似乎穿过了时间空间的限制,望向那璀璨的星空:“丫头,以后的事情你自己做主,我不会再擅自干涉。没有痛苦的人生,不叫人生,好好把握吧!希望你以后不要恨我。”刘枫的身影逐渐变淡,直至消失不见,宛如从没出现过一样。

两天后,刘枫带着四大贱人、金猿乘坐班机飞往美国,他很不负责的把黑暗议会交给乔恩斯和老法师两人打理。此行刘枫没有带上乔纳莉,毕竟这次不是旅行,而是去杀人放火。

纽约最繁华的商业街中心,一个叫樱花会的夜总会坐落在那里。楼盘不高,但却显现出另一番风韵的夜总会,不但富贵堂皇,更是一切违法犯罪的绝佳场所。在那里面你可以找到世界上最有名的杀手,最贵的**,绝色神偷等等,他们可以为你排忧解难,但前提你有足够的美金。这里是山口组在美国的总部,一切黑道上的行动,都是从这里下达出去,然后在被各部门落实。

山口木是这家夜总会的幕后拥有者,也是木系忍者里面的高级忍者,一身功力传说已经到落叶伤人的极高境界。

濛濛细雨落下,路上的行人逐渐稀少起来,只有一些小混混还在街上溜达,希望可以抓住一名冤大头,狠狠的宰上一笔。随着夜色的降临,很多小混混也不愿意在这样的鬼天气出手,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去了。

夜已深,两辆林肯加长版破开细雨,稳稳的停在樱花会的门口。从车上走出一名高挑俊美男子,为另一名黑发银眸的男子打开车门。刘枫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出去,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一滩污秽,叫道;“这是就是传说中山口组的老巢,见鬼,这个享誉千年的老门派也不咋滴嘛。如果不是八百多年前,从中国盗取五行秘术,估计现在还在摸索韩国的跆拳道呢。”刘枫漫步斯里的朝大门走去。他走到那里,细雨就会静止下来,仿似时间在那一刻不会流动。等他走过之后,细雨才哗啦啦的落下。

穿着大一号西服,全身上下都不大自在的金猿,跟在刘枫的身后,嘴里不干不净的骂日本鬼子,甚至把几百年前的臭事都给翻了出来,当做谈资。

守门的护卫,仅仅只是山口组的外围人员,那里见过这等诡异的场景。如幽灵般的几人,在细雨中前行,模糊的脸颊竟然一直无法看清。其中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护卫,横在门前,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先生请留步,请到柜台买票,不然我们无法放你们进去。”

刘枫对身后的金猿望了望,哼道:“我们是来干什么的?”

金猿双手做了一个挥舞的动作,带起片片白色气浪,细小的雨滴被他用暴力砸了出去,在墙壁上留下坑坑洼洼的小坑:“我们是来踢馆的,识相的滚开,好狗不挡道。”

东淫在后面打着哈哈:“就是,就是,这年头,玩什么不好,非要玩什么黑社会。我们是三好市民,要坚决和你们这帮坏蛋分清界限,扯开关系。今天我们就是撒旦派下来,和你们这帮恶棍争斗的好汉哩。”西贱、南淫、北色在后面纷纷附和,不断问候山口木祖宗十八代的所有女性。

“对不起先生,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,现在请你们到柜台买票,不然我不会让你们进去。”护卫语气逐渐坚决起来,心说:“几个吃饱了没事干的疯子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金猿晃动一下拳头,很不满意的说道:“沙包这么大的拳头见过没?刚刚的表演你们都看清楚了?嗯,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,我现在就给你们来个真人表演。”巨大的拳头砸在那名护卫肚子上,好似铀棒捅进了核燃料里一样。护卫闷哼一声,软软的倒在地上,整个人卷缩在一起,再也动弹不得。

其他几名护卫,纷纷拔出佩戴的手枪,指着刘枫等人的脑袋:“不许动,你们这是非法的行为,这里不允许你们胡来。”

刘枫嬉笑起来;“非法行为?你们竟然跟我说非法行为?这家夜总会可不比我们干净到那里去。金猿好好教训这个几名小家伙,给他们张长记性。”

金猿亢奋的怪叫一声,整个人忽然消失在护卫的眼前。伴随着几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声,那几名倒霉的护卫,已经彻底倒在地上,艰难的把身体卷缩在一起。从下体传来的剧痛,让他们甚至觉得,自己今生再也无法成为勇猛的男人。护卫们的手枪全部落在金猿的手上。用力一捏,把四把手枪捏成一个奇怪的形状:“以后给我记住,在美国,还没山口组说话的份。”金猿率先走了进去。

重金属音乐,犹如狂潮一般,不断敲击人类的灵魂,让他们在不由自主当中,深深的陷落于那种舍身忘死的快乐中去。在昏暗灯光的掩饰下,人们疯狂扭动自己的腰肢,如同禽兽一样,做着各种各样的违法勾当。天知道这里一天要吞吐多少毒品,让多少处女的处女膜消失。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罪恶的消金窟,一个令人发指,却又无法拒绝的消金窟。

忽然,重金属音乐戛然而止,昏黄的灯光变的异常明亮。忽然间的明亮,让正在舞池中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,惊愕的停下动作。他们呆立在舞池中,眼神中全是茫然。似乎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,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。

东淫站在原本属于DJ手的乐器前,拿出一盘布满灰尘的碟片。用轻柔的动作把上面的灰尘吹散,然后放进DVD播放器里面:“先生们,给你们来点酸的,甲壳虫乐队的YESTEDAY。”动听悦耳的声音响起,惊愕的人们纷纷回过神来,他们对站在DJ台上的东淫怒骂起来:“你这个婊子养的,你他妈的放的是什么鬼东西,我们要的是疯狂,要的是醉生忘死的那种,而不是他妈的........”那名倒霉的怒骂者,在众目睽睽之下,忽然捂住自己的下颚,痛苦的哀号起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下颚如同他的人品一样,彻底的烂掉了,似乎是被人用暴力打了一拳,整个下颚被鲜血覆盖。

西贱坐在高高的台阶上面,指着那名倒霉的怒骂者道:“你的嘴巴,如同你的下颚那样臭,现在发不出声音了吧。”

如同鬼魅般,刘枫的身影,忽然出现在高高的台阶上面,他从满脸惊愕的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,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各位的雅兴,今天我们是来踢馆的,为了避免伤及无辜,还请速速离去。”

上半身西服不知道被扔到那里去的金猿,抱着比他块头还要大上一号的速射炮,走到高高的台阶上,狠狠的扣动扳机。电动齿轮疯狂转动起来,每秒钟超过六千发的子弹,喷出三米多长的火舌。子弹形成弹幕,朝四周不断迸射,那惊心动魄的火焰,充满了死亡的硝烟味。强大无比的后坐力对于金猿来说,完全没有任何影响,直到把长长的弹夹打完,他才停下来。

坠落的人们,被惊吓的四处窜逃,他们尖叫着,狂吼者想要驱散心中那阴森森的恐惧。一尺多长的子弹,从他们的头上像风一样刮过。那种冰冷的感觉,如同站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一样,充满了惊心动魄的阴森感。

维持治安的打手们,推开面前的桌子,从下面掏出半自动冲锋枪、骂骂咧咧的朝台阶上的金猿冲去,手里的火器,喷出象征死亡的火焰。

金猿怪叫一声,任凭子弹形成的弹幕,笼罩在自己的身上,发出霹雳啪啦的爆响声。他甚至还咿咿呀呀的唱起十八摸的小曲,手脚麻利的给速射炮重新装好弹夹。

惊心动魄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打手,怪叫一声,身体瞬间朝前面扑了过去,懒驴打滚般的滚到台阶下面,卷缩着身体,连脑袋也不敢露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