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九节 胆小的神剑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六十九节 胆小的神剑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推荐和点击,今天还发早点。)

四周是阴冷的黑暗,只有一团银光在刘枫的手上的灼伤,银辉色的星焰有着极高的温度。一团透明的物质在刘枫的右手上空浮动,似乎有着某种生命一样。那团透明的物质正在不断变小,里面的杂质被星焰强行焚烧成气体消散。

银辉照在刘枫的脸上,把他那苍白的面孔,映射的更加苍白。刘枫没有鼎炉,只能用这种简单的方式,锻造一把属于自己的极品飞剑。一般来说,使用鼎炉会方便很多,只要控制火候就成。而用自己体内产生的星焰直接煅烧的话,则需要强大的神念做基础,如果一步小心,就会全功进气功亏一篑。

用神念把飞剑拉成一把长三尺有余,宽仅仅只有两寸左右的剑胚。剑胚还没有被开口,但却隐隐有剑鸣声从里面传出来。刘枫暗说:“乖乖,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,多加了几味好材料,奢侈一把果然是无比正确的,这把飞剑的硬度和强度,应该已经和仙剑差不了多少。”银辉色的星焰忽然窜高几尺,熊熊燃烧的火焰,差点没把刘枫的眉毛给灼烧掉。

刘枫的神念如八爪鱼一样散发开来,慢慢布满了整把剑胚的剑身。一个个精细肉眼不可见的符箓,被他刻画在飞剑上。精美的符箓,不单单给人一种美学上的享受,在必要的时候,它还是更加恐怖的杀人利器。

不知道过了许久,刘枫用神念在剑身上刻画了足足上千万个细小的简单符箓。那些简单符箓层层相扣,环环连接,形成一个更加巨大的七星阵法,功效比单纯的七星阵法大了何止百倍。

贪狼星、巨门星、禄存星、文曲星、武曲星、破军星、廉贞星。七星完全刻画到剑身上的时候,一股惊天的杀伐之意,冲天而起。萧索的肃杀之意,把万米高空上的白云荡开,一缕缕银辉洒下,化成细小如发丝的光线,钻进刘枫闭关的密室里。整个密室就像一个发光的晶体一样,在外面守卫的金猿,闷哼两声:“见鬼,这小子每次弄出的动静都不小,难道就不知道韬光养晦是什么意思吗?”

刘枫用神念遥控早已准备好的固金沙和星光魔石,均匀的洒在快要成型的剑胎上。贪狼星的狂傲杀意,带着刘枫的神念直冲云霄,杀意弥漫开来,漫天的星辰亮起刺目的银光。刘枫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轻响,然后就出现在高空之上,在那种弥漫的杀意下,以四十五度角俯览大地。那是他从没体味过的,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,一切都可以毁灭,一切也都可以重生。刘枫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句天星子曾经教导过他的一句话:“天道衍数,莫过于理,无情无意,道本无情。”现在的刘枫真正切切的感受到这句话的魅力,那种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,令人忍不住的想要大肆破坏一番。刘枫甚至认为,我就是神,神就是我,我就是道,道就是我。

银色的雨滴洒下,天边忽然飘来几朵红色的劫云,刘枫的神念被劫云强行给逼迫回去。

喉咙一甜,一口紫金色的血液从刘枫的嘴里吐出来,喷在那把奇异的飞剑之上。飞剑如同吸血鬼一样,把他的血液尽数吸了进去。刘枫望着悬浮在他身前的飞剑,竟然有些不知所措,一切都太出乎他的意料,似乎有人在暗中推助波澜一样。剑身自己延长了半尺,刻画的符箓变成了血红色。剑身闪烁着璀璨的银辉,说明他的属性和星辰有关。

刘枫伸出右手握住剑柄,一股冰凉的杀意,顺着他手上的经脉逆流而上,让他差点失控。刘枫像见鬼一样松开剑柄,随手把它扔了出去,失声叫道:“该死的,这是仙剑还是魔剑,难道还想惑众我的心神。”

轰隆一声巨响,瓦蓝色的闪电划过虚空,眼看就要劈到刘枫闭关的密室上。在外面护法的金猿,怒吼一声,身上的肌肉不断跳动,他也不用定海神针。右手狠狠的攥在一起,双脚对地上瞪了一下,脚下顿时出现一块洼地,整个人如火箭一样逆流而上。那团冒着刺目金光的拳头和瓦蓝色的闪电狠狠撞在一起。金猿毫发无伤,但全身却笼罩在一层梦幻般的瓦蓝电光中。

被动静惊醒的老法师,正巧看到这一幕,他的嘴巴张成O型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千万伏的电压劈在身上,竟然毫发无伤,相反还有点意气风发的味道,这家伙的肉体,难道是用上古魔器锻造成的吗?

劫云翻滚,一道比一道厉害的瓦蓝电光,不断落下。金猿不闪不避,整个人化成瓦蓝色的光球,把所有的电光全部都接了下来:“来点酸的,娘个西皮,这点还不够看,连给老子按摩都不行。老子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机会凝练肉体,贼老天,你就给我加点大餐吧!”

瓦蓝的光球越变越大,金猿嘴上虽然还在不干不净的骂着,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崩溃了。一个原子一个分子的崩溃。但金猿却从闪电里硬生生的抽取一丝能量,把能量物质化,直接凝结成自己的肉体。他的肉体强度,正以恐怖的速度飙升。

虚无飘渺的声音从下方传来,声音带着一点点的激动,一点点的暴虐:“一象六坤,禹步为治,道存一心,紫薇天星之术。”漫天的星斗极速闪烁起来,一把威风凛凛的飞剑立在空中。银霞闪烁之间,那把飞剑已经吸收了数量极其庞大的星力。哗啦啦,如海浪敲打沙滩发出的声音,飞剑卷起滚滚惊雷,一剑刺进了劫云之中。庞大的星力翻卷开来,顺势把劫云冲的七零八落,化为清风消散。

“不!”金猿狂吼一声,巨大的声音把别墅里的所有玻璃震成粉碎,金猿虚空踏了一步,跨过几千米的距离出现在刘枫的身前。他用手拎起刘枫的脖子:“疯子瞧你干的好事,你知道这个机会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?天啊,你竟然一剑搞定了,你很牛逼啊?我的肉体强度还不够,光靠自己像磨铁石那样的磨,鬼知道还要多久,我才敢度那道洪荒劫数,化成六臂神猿。多好的机会啊,竟然被你给破坏了。”金猿气的浑身发抖,也不估计身上残留的雷电之力,不断传给刘枫,差点没把刘枫烤焦了。

刘枫的肉体和金猿相比,何止差了万倍,他被电的全身冒烟,那里还能说出一句解释的话。任凭金猿不断对自己身上狂喷口水,刘枫心里那个冤枉啊,就不说了。

立在空中的那把飞剑,忽然折身朝金猿的心脏直刺而去,没有刘枫的神念遥控,它竟然凭着自己的朦胧意识,要刺杀金猿。

感觉到凌厉的剑气和杀意袭来,金猿怪叫一声,急急忙忙的松开刘枫,躲了过去。飞剑停在刘枫眉心一寸的地方,再也没有前进。头发蓬乱的刘枫,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飞剑。它像个孩子一样,在刘枫面前不断飞舞,似乎是在邀功一样。

躲过一剑的金猿,疑惑的问道:“见鬼了,这把飞剑绝对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,他竟然有自己的意识,虽然还不成熟......难道是神剑.....我靠,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吗?那些破材料竟然能造出个神剑?”金猿不信邪的摇摇头,用手给了自己两巴掌:“疼!不是在做梦。”

刘枫抱着飞剑在空中飞舞,嘴角掩饰不住笑意:“哈哈,老子人品大爆发,竟然炼出个准神器,天啊,老天你刚刚怎么没直接劈死老子。”

一般来说,只要有意识的器物,都算是神器,不管威力大小。可是要让器物衍化出意识谈何容易,古往今来算来算也就那十几把神器。为什么神器如此之少呢?首先就是材料,没有好的材料,就像没有好的载体一样,意识无法产生。这是客观因素,至于刘枫为什么会锻造出一把神器,只有天知道了。其次,就是器物的主人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,不但要把它放在体内用火焰不断煅烧,还要对它细心照料,祈求那天人品大爆发,让它产生微弱的意识。等产生一丝微弱的意识之后,一切还只是开始。一把飞剑到底是神剑还是魔剑,就要看主人如何去教导了。因为它刚刚产生意识,从理论上来说,他还是一个孩子,所以很会模仿主人。如果主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那它就非常有可能变成魔剑,如果主人的是一个济世为怀的神仙中人,自然它就非常有可能变成神剑。

金猿从耳朵里掏出一根金光闪闪的火柴棒:“娘的,刚出生就这么牛,宝贝给我好好教训它。”定海神针化成威风凛凛的棒子,带着奔雷之势抽向刘枫。刘枫怪叫一声,正要拿飞剑去格挡,却无奈的发现,它已经躲在自己的身后。瑟瑟发动,发出呜呜的剑鸣声。定海神针停在刘枫的头上,左右摇摆,显然有点犹豫,该不该一棒子打下去。

金猿哈哈狂笑起来:“疯子,这把剑果然是你儿子,完全秉承了你的性格,趋利避害,好家伙,有前途啊。”

刘枫恨铁不成钢的折身抓住飞剑,唾沫狂飞的叫道:“知道什么叫男儿当自强吗?知道什么叫开弓没有回头箭吗?知道抛弃主人是多么可耻的一见事情吗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