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八节 残缺才是人生(球收藏)
章节列表
第六十八节 残缺才是人生(球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和推荐,今天早一点更新呵呵)

“你认为你们还合适吗?”刘枫双眼放光的盯着杰克逊·艾维:“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。”在不知不觉中,刘枫用上了侵神音。

全身上下奇迹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的爱丽丝,用近乎祈求的眼神,望着一脸恐惧的杰克逊·艾维。她在心里祈祷,祈祷奇迹会出现,祈祷杰克逊·艾维是真的爱她,而不是贪图她身后所谓的家产。

全身不断颤抖,下体隐隐发出恶臭味的杰克逊·艾维,在刘枫的侵神音下彻底失控,张口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。他的瞳孔不断放大,用颤抖而激烈的语调吼道:“我谁都不爱,我只爱钱,爱权势,爱美色,难道你不觉得爱丽丝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吗?天真,还拥有一点点浪漫情调,她这种小女生,生出来就是给我们欺骗的。我要是早知道,你是混黑社会的,而且还有那么多恐怖的仇家,我根本就不会去招惹她,该死的混蛋。”用力吼出最后一句话,杰克逊·艾维像泄了气皮球一样,顿时咽了下去。

一滴蓝色的眼泪从爱丽丝的眼眶中溢出,她完全怔住了。忘记言语,忘记反驳,任凭冰冷的眼泪划过脸颊,掉落在冰冷的地面上,溅出一个小小的泪花。刘枫深深的叹息一声,他用手抚摸着爱丽丝那如绸缎般的丝发,柔声说道:“对不起丫头,我们本无意这样做。可我更加不想看到日后痛苦的你,原谅叔叔好吗?”

在极端的恐惧和愤怒下暴露出本性的杰克逊·艾维,回过神来,想起刚才说的言语。再连想到那恐怖的结局:“这个干瘪的老头,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的。”他狼狈的扑倒爱丽丝的身边,惊恐的叫道:“对不起宝贝,是我不对,是我该死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那么多伤人的话,对不起,请原谅我,我真的是无心之过。”

‘啪’爱丽丝的手掌高高扬起,快若闪电的给了杰克逊·艾维一巴掌。爱丽丝的面色变的冷漠无情起来,就像一名把自己爱情典当了的女巫一样:“玩弄世人者,必将被世人所玩弄,叔叔今天就到这里吧!”

刘枫拍拍双手:“收工了,都出来吧!”刘枫望着变成一滩血迹的杰里,笑道:“别装死了,难道这样很好看吗?”

满地的红色血液,忽然转变成金色,金色血液开始朝一起聚集,杰里的容貌逐渐清晰起来。吸血鬼那强大的再生能力,让他用血液重组了自己的身体。用白色手套弹弄一下一尘不染的衣领,杰里笑道:“那个模样确实不大雅观,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用火器打成碎片呢。”

刘枫脚上的伤口,飞快的愈合,直到再也看不出受伤的痕迹。杰克逊·艾维惊恐的看着刘枫和杰里两人,喉结一上一下,愣的一句话也蹦不出来。数十名门卫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们的身体,违反物理的在墙壁上走动,绿油油的眸子,散发阴冷的寒芒。咔吧咔吧,他们的骨骼发生了奇异的变化,脸部的盆骨对前鼓动,经过一系列奇特的变化后,他们变成了一头头狼人。

化为本体的金猿,扛着速射炮破窗而入,他裂开雷公嘴嘿嘿干笑起来:“这小子快吓疯了不成。”

“你们不是人,你们一定不是人类,你们到底是什么。”杰克逊·艾维狼狈的朝后面狂退。

刘枫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,露出俊俏的面孔来:“正如你所见,我们真的不是人类。”刘枫打了一个响指,杰里为他掏出一根雪茄,刘枫叼在嘴里,杰里用打火机给刘枫点上。感受着醇厚的烟气顺着喉咙就进入肺部,然后再从嘴里喷出来,刘枫哼道:“把小子的记忆全部洗去,然后扔到大街上,简直太碍眼了。”

杰里从口袋里掏出两幅白手套戴在手上,露出和煦的笑容:“如你所愿先生。”

杰克逊·艾维发出神经质般的狰狞笑容:“你们这群魔鬼想干什么?你们不能那么做,这里是英国,是讲究法律的地方,你们无权伤害他人的身心健康。”

杰里的食指闪电般的探出,飞快的在杰克逊·艾维的眉心上点了一下。“你们不.....”唧唧歪歪的他终于倒了下去。杰里提起他,化成一阵黑雾消失不见。

爱丽丝眼神复杂的看着杰克逊·艾维消失的地方,直到刘枫叫她,她才回过神来:“放开点吧!你也看到了,那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付出。如果因为这件事情,你不想回学校念书,我可以托人给你换一所学校。”

爱丽丝用手撩撩长发,平静的说:“叔叔你不觉得自己做的很过分吗?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,可是,这种爱,我拒绝。”爱丽丝转身朝楼上走去,刘枫想要说些什么,却发现喉咙发堵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只能看着爱丽丝形单影只的走向自己的卧室。

一直躲在暗处观看的老法师,走了出来:“刘,你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你的做法,老实说有点过了,也许你应该采取更加委婉的手段。”

把雪茄扔在地上,用皮靴狠狠的碾碎,刘枫有点失控的吼道:“对,我承认这种做法是很极端,但我只是想把最好的给她,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弯路,更加不想看到她碰的头破血流,难道这样有错吗?为了这个目的。那怕让她恨我都无所谓,我会尽我所能的呵护她,保护她,这不但是我欠她的。”刘枫神情显得很激动,眼圈微微泛红:“我不可能有女儿,在我看来她就是我的女儿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老法师推了推搭在鼻梁上的眼睛片,身体逐渐被黑暗笼罩,消失在刘枫的眼前,人已走,声音却留了下来:“也许你还不明白什么是人生,人生是应该完整的,一味的开心、快乐,都是虚伪的,经不起考验的。你想把最好的留给她,站在你的角度来看,是正确的。可是你曾想过,如果少了挫折,少了悲伤,那就不是人生了。”

刘枫的脊梁,忽然变的有些蹉跎起来,他没有反驳,而是脚步沉重的朝楼上走去。在进过金猿身旁的时候,金猿用手拍拍他的肩膀:“疯子想开点,也许我还不大了解人,无法给你提供意见。但我还是觉得老头他说的对,我们修道不也是那样的吗?要战心魔,度劫数,还要经过如此多的劫难,才能修得正果。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,不失去,是不会得到东西,有舍才有得。”

暗淡的眼睛微微亮出一丝神采,刘枫朝金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没事,我只是感觉有点累而已,想休息一会儿,没事的。”

轻手轻脚的爬到乔纳莉的床上,乔纳莉温柔的望着刘枫:“怎么了,把那个坏小子赶跑了没?”

双手紧紧的抱紧乔纳莉,刘枫喃呢道:“有人丢了钱包,有人丢了情感,还有人丢了最珍贵的记忆。我什么都没丢,却要承受丢东西人的痛苦,这也许就是成长的代价吧。”刘枫难受闭上双眼,沉沉睡去。

粘稠的黑暗似乎要吞没所有的一切,本来只有一点红光已经扩大了千倍不止,把方圆十里的地方全部笼罩进去。粘稠如墨的黑红色魔气,围绕着一块镜子疯狂旋转。令人恐怖的狂笑声,不断从镜子里传出来。那狰狞,不带有似乎情感的狰笑,在海底掀起了暗流。

暗流逐渐形成了气旋,疯狂搅动,疯狂扭曲。把海水朝中间挤压,一些大型海鱼,也被吸了进去,之后就没了声音。

“刘枫——吾之夙敌,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,肆意玩弄你的女人,就像本来属于你的韩芳那样,让你生不如死。道本无情,要想接近那渺渺天道,自然也要学会无情无义。斩去七情六欲,成就太上无情教祖之位,魔亦如何,道亦如何,只是修炼的手段而已,只是接近天道的手段而已。”阴森森的声音不断在海底回荡,回荡........

等刘枫睁开双眼的时候,已经到了深夜,窗外的月色透过玻璃照了进来,给地板上披上一层银纱。许久没有正儿八经修炼过的刘枫,轻轻的下床,缓步走到窗前,望着那皎洁的圆月,略有所悟。老法师的一席话让他受益匪浅,也让他懂得了人生,懂得了一个做人的道理。在残缺中追求完美,才是人生。刘枫摸摸冰冷的脸颊,喃呢道:“可是我不是人类,我是吸血鬼,我还能找回最人的感觉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