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二节 冰冷的爱
章节列表
第五十二节 冰冷的爱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当初少了一章节,现在补上,晕。

枉死城的上空,悬浮着一片片的黑色邪云,黑云朝中间挤压,渐渐形成一个奇怪的黑洞。黑洞的吸引力极大,但却对城里的一切灵魂无效。扭曲的七彩光线,被拉成奇异的弧度,美丽的宛如黄昏的七彩云霞。

从踏入枉死城的那一刻起,刘枫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心悸。枉死城里关押的枉死者,实在太多,他们身上的怨气发散在空中,凝结成一股庞大的怨力,那股怨力的强大程度,让刘枫都从心底感到发寒。

张衡一边警惕的看向四周,一边向刘枫解释:“黑云是城里怨灵的怨气凝结而成,而那个黑洞,则是地藏王菩萨以无上法力开辟出来的空间,专门用来吸收城里的怨念。”

“只怕不是那么简单吧!”刘枫看着几个秃顶和尚,钻进一见囚牢里,嘴里不断叨念超度的经文,一个个金色万字从他们的手掌心中飘出来,形成一个巨大的万字,梵音袅袅,禅香阵阵。一开始龇牙咧嘴的怨灵,逐渐舒展开眉宇,放开自己的心扉。黑色怨气慢慢离开他们的身体,被空中的黑云吸去。清醒过来的怨灵们,朝那几名和尚慢慢跪下,做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。领头的和尚,无奈的叹息一声,也不言语,而是掏出一个玉瓶,拔掉瓶塞。怨灵们顿时被吸了进去,和尚们转身离去,朝下一个牢笼走去,进行他们的超度工作。

“确实没那么简单,地藏王菩萨也不是万能的,开辟空间?岂是如此容易。看到这个枉死城了吗?”张衡指着那一个个高高的尖塔和房子,继续说道;“他们都是按照阵法建立的,这个枉死城就是阵法的根基。”

刘枫的神念,隐约感觉到几股道强大的神念,飞快的扫过枉死城。其中有一股神念的主人,还特别在刘枫的身上转了几圈,然后才飘然离去。刘枫心里大骇,心说:“果然是地府,虽然不如仙界的强大,但对与凡间来说,还是强的太离谱了。光之白昼,岂知黑夜之深。”

张衡带着刘枫绕过一个个囚牢,来道一个关押特别重犯的地方。他掏出几包香烟和一瓶茅台,递给看守门户的差官:“哥们行个方便。”

差官伸手接过香烟和茅台,裂开大嘴嘿嘿干笑起来:“好说,好说。”令一个差官随手把钥匙扔给张衡:“进去吧!自己开门,记住走的时候,一定要上好锁。”

“一定,一定。”张衡一边推开厚重的铁门,一边应道。

一踏入这个地方,刘枫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怨念扑面而来,如有冰冷的风,刮过脸颊的一样,刺骨而有疼痛:“这可真不是个好地方?不知道丫头她受的了吗?”刘枫在心里默念。

站在那间特别加厚的牢房面前,感受着从牢房里传出的冰冷呼吸,刘枫感觉有什么东西,从自己的眼角滑落了。正要动手开门的张衡,对身后的刘枫说道:“小心点,能得到这样特殊照顾的旅客,可不是简单的人物。”张衡也小小黑色幽默了一把。

刘枫用手擦掉眼角流出的眼泪:“开门吧!”

伴随着钥匙转动的声响,那厚重的铁门,慢慢朝右边滑开,一个狰狞的人影朝张衡扑了过来:“还我孩儿命来,我不甘心,宝贝还没出生.......”劈头散发的人影,突然停了下来,看着站在张衡身后的刘枫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枫,你怎么也下来了,我早叫你不要去了,你为什么还要去,为什么,为什么?就让我安静的离开不好吗?”韩芳痛苦的蹲下身子,身体微微颤抖,已经失去体温的灵魂,有的仅仅只是冰冷的爱。

张衡侧开身体,为刘枫让出一条通道。刘枫掏出白手卷,蹲下身子递到韩芳的身前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,你还有什么心愿,我会帮你完成,好好的去投胎转世,忘记这一世的痛苦吧!忘记那早已冰封的爱,开始你的新生活。”

韩芳接过白手卷,手指在刘枫的肌肤上轻轻划过,感受那实质般的身体,她忽然抬起头来,惊讶的看着刘枫:“你不是鬼魂,你是什么东西。”

张衡在刘枫身后接口道:“他确实不是人类,是僵尸,而且还是非常厉害的那种,至少我没见过比他还厉害的僵尸。”张衡顿了顿,又补了一句;“也没见过拥有如此浓厚功德金光的僵尸。”

韩芳像见鬼一样,把白手卷扔向刘枫,本能的后退几步,一下子坐在地上:“为什么你是僵尸,为什么,全都欺骗我,你们一个个都在欺骗我。”韩芳满脸黑气,周围的怨念,被她尽数吸进嘴里:“我讨厌欺骗,我讨厌你们。全都去死吧!都去死吧!”怨气高涨的韩芳,直接化为高级怨灵。灵体瞬间转化为实体,黑色的怨气化为绸缎,裹住她那如凝脂般洁白的身体,仅仅只留下双足露在外面。韩芳伸出右手,怨气在空中凝结成一把黑色的利剑刺向刘枫。

冰冷的剑锋一点一点的刺破肌肤,刺穿刘枫那颗微微颤抖的心脏。拥有强大感官的刘枫,甚至能感受到剑锋一点一滴刺破心脏时的每一个画面镜头,就好像剑锋划过他的灵魂一样。

仔细体味那冰冷的恨,不知不觉间,刘枫的双眼再次湿润了,因为他知道,只有极爱才会产生极恨。心口上插着一把剑的刘枫,一步步的走到韩芳身前。伸手去抚摸她的脸蛋,语气轻柔的说道:“前世欠你的经纶,无法为你吟唱,对不起,曾经我是那么的喜欢你,可是往事不能重来。”刘枫慢慢拔出插着心口上的剑,递到韩芳手上,伤口在拔出的同时,自动痊愈:“虽然你杀不了我,但我还是会感觉到痛苦。如果我的疼痛,能让你稍稍好受一点,那么请不要犹豫,动手吧!”刘枫闭上眼睛,闭目等待着剑锋划过肌肤的感觉。

长久的等待,没有换来任何结果。

韩芳伸手把刘枫流出的眼泪擦拭干净,她忽然上前抱住刘枫:“枫,我怎么舍得伤害你,我怎么可以伤害你。这么多年我不恨你,如今我也不恨你,因为我爱你啊。”丝丝的黑雾,从韩芳的身上漂浮出来,凝结在空中,化成一条黑色的细线飞向空中消失不见。

不知何时,一名头上刻着戒疤的和尚,出现在房间内。他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果然是只有爱才能化解怨恨,女施主是时候了。”

刘枫紧紧抱住韩芳,闭上眼睛,似乎害怕一旦松手,就会永远失去一样。抱住刘枫的韩芳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她轻手推开刘枫,朝和尚走去,她微微朝和尚弯下腰:“大师辛苦了,请带我去轮回吧!”

“你确定自己已经放下了前世的一切吗?”

韩芳转头看了看刘枫,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微笑:“最好的已经得到过了,现在无所谓了,带我去转世吧!”和尚掏出一只玉瓶,扒开瓶塞。刘枫伸出右手,喉咙一上一下,似乎想说些什么,可是一切都来不急了。韩芳已经被吸进去了,刘枫自嘲的笑笑,正要说话。那名和尚却提前开口了:“上人无需交代,这名苦命女子的后世,我已经帮她安排好了。”和尚转身离去:“还有,上人并不属于这里,还是快些上去吧,免得的让鬼发现,却是不好。”

“大师,谁才是这件事的祸根?”

“是是非非真的那么重要吗?谁对谁错,真的需要分的那么清楚吗?发生即成事实,施主又何需多做杀孽。人间的种种,早已与你无缘,而你却还放不下,强行留在人间,你又在执着什么?人、鬼、神、魔、僵尸、各种各样的种族,尘世间的是是非非,因果纠缠何时才是尽头。送你一句话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和尚的身影化成片片虚隐消失不见。

张衡擦了擦头,他不知道其实他早就没了汗水。

“白昼之光,岂止黑夜之深,你又如何知道,到底有多少匍匐在黑暗中的生物,张口血盆大口,打算从别人身上撕下一块血肉。”刘枫不咸不淡的说出这些话。把头转向张衡:“既然他不愿意告诉我,那么就把那几个家伙请出来吧!”

张衡掏出玉瓶,扒开瓶塞,赵老大等人的灵魂漂浮出来。刘枫手上闪烁着银光,一把抓住赵老大的脖子:“告诉我,还有谁参与了这件事情。”

赵老大惊恐的叫道:“王仁贵,他也参与了这件事情.......”刘枫松开赵老大的脖子,折身朝门外走去:“等待你们的将是永无止境的痛苦,慢慢煎熬吧!”刘枫满脸狰狞。

张衡重新把赵老大等人收进玉瓶里,然后跟上刘枫的步伐:“我不能在城里直接送你回去,必须先出了枉死城,然后才可以送你回去。”

刘枫似乎没有听到张衡说话,他只是小声的说道:“王仁贵,真是旧账老账一起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