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一节 插曲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六十一节 插曲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坐在私人客机上,刘枫眼神呆痴的看向窗外,白云在他的眼前划过,就好像一团浓雾,遮住了他的眼睛,让那双本来明亮的眼睛,无法看到未来。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句谏言:“肆虐的黑色魔焰烧红了天空,大地流出伤心的血泪,虚空中传来恶魔的尖叫和兵戈之声。天道欲放弃这片曾经的乐土,借恶魔之手灭世,借混沌重生大地.......”刘枫心说;“妈的,这次玩笑开大了,和老天逗,我刘枫何德何能?见鬼。”

老法师用手拍了一下刘枫的肩膀,刘枫吓了一大跳,转头看向老法师,不满的嘀咕道:“你想吓死鬼啊,拜托。”

老法师朝刘枫神秘的笑了笑:“做了亏心事吧!要不怎么会吓成这样?瞧瞧你,把人家看的都不好意思了,你还一直盯着人家看。以我的经验,人家还是一个处女呢,别不好意思,上了吧!”

刘枫哀号一声,忽然出手,捂住老法师那不干净的嘴巴,用凶神恶煞的表情盯着他:“你想让我半年内睡棺材吗?要是让丫头知道了,我就完蛋了。”

“那你还....”老法师支支吾吾的吐出三个字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刘枫把声音压的很低:“拜托,我正在想事情,并没有注视她,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。”刘枫逐渐减小手上的力道:“从现在开始,忘记这件事情,别让丫头知道,我倒霉你也别想好受,哼。”刘枫故作威胁的冷哼一声。

老法师把脑袋凑到刘枫耳旁:“没关系的,我知道你们血族一般都很难从一而终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要知道你们的寿命实在太过长久,总有一天会厌烦彼此,这也许就是你们的悲哀吧!”刘枫的脸色变的很难看,老法师露出自以为是的笑容,同时用手指着那个漂亮的空姐。那个空姐臊的满脸通红,她听说过很多关于有钱的客主,包养空姐的故事。而那个故事通常还都发生在她的身边。甚至还有几个客主向她递过名片。老法师微笑起来:“你看都人家的脸给弄红了,绝对处女,好好享受吧!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老法师神秘的笑了笑,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上。

刘枫尴尬的看向那个空姐,而空姐也正巧看向他,两人对视两秒钟。刘枫暗地里叹息一声,传音给老法师:“我已经够烦的了,这件破事情,我来收尾,别在给我找麻烦了,OK。”

刘枫站起来朝空姐走去,漂亮空姐赶忙拿起柜台上的几个酒瓶,装模作样的调配起来,而眼神却撇向刘枫。她还不知道,自己拿的是空酒瓶。

刘枫看着手忙脚乱的空姐,心不在焉的‘调酒’。心里暗暗发笑:“我有个疑惑,不知道你可以给我解答吗?”空姐手忙脚乱的把酒瓶放好,尴尬的看向刘枫,声音带点慌张的意味:“可以。”

“瓶子里没酒,你是怎么调酒的?”刘枫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“啊!”空姐尖叫一声:“怎么会这样,我不是.......”刘枫无奈的摇摇头;“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空姐怔怔的看向刘枫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直到刘枫提醒她:“请跟我来一下,好吗?我有事交代你一下。”刘枫转身朝机舱后面的洗手间走去。这架客机本是一名血族公爵的转机,在得知刘枫度蜜月结束后,他主动献出了这架客机。客机非常大,里面有酒吧、舞厅、游戏厅等等娱乐设施。刘枫为了方便,几乎把所有的服务人员赶了下去,仅留下几个空姐,打扫一下卫生。

“恩,好的!”空姐站起来跟在刘枫的身后。刘枫经过老法师身旁的时候,他右手如电,飞快的从老法师的桌子上,拿走一瓶百年红酒。老法师正要发火,却看到跟在刘枫身后的空姐,顿时没了脾气。他只是瞪了刘枫两眼,心说:“我不生气,我是一个睿智的老者,不应该在漂亮女士的面前有伤风度......”

空姐呆呆的看着刘枫的背影,由于刘枫刚才的动作太快,她没来的急看清楚。空姐仔细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情,顿时冷汗直冒,她在心里给刘枫等人下了一个定义:“这群人是黑社会,那个目光阴隼的老者,应该是参谋。人高马大,壮的不似人形的金猿一定是打手。四大贱人很明显就是跑堂的,那个很酷的杰里,带着金丝边眼睛的他,冒一看非常斯文,但应该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枪手加保镖。走在她前面的男人,应该就是这帮人的老大。进入房间休息的那个银风女子,很显然就是他的情妇。完了,完了,全完了,这下全完了,他不是想把我......”空姐使劲的晃了晃脑袋,心说:“希望他没有那么想........”女生的心里是很奇妙的,越不想朝那个地方想,她就越控制不住朝那个地方想,现在这个空姐就是这样。

走到洗手间门前,刘枫把红酒放在旁边的一个架上:“你在外面等我一下。”然后刘枫走了进去。

空姐此时都快哭了,满脑子都是那种可怕的想法:“不行,我绝不能让他的奸计得逞,我可以的,我能够拒绝,不管他开出的价码多么诱人,我都可以拒绝。我应该强有力的回绝他。嗯,就是这样。”空姐在心里给自己打气:“可是要怎么说呢?难道要直说,还能有什么好的方法吗?算了,还是直说吧......可是他要是先奸后杀,怎么办,这可是两万米的高空,毁尸灭迹的绝佳场所........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刘枫把手放在感应热烘器下面,让热气把湿手给烘干。

“啊!”空姐又尖叫一次,原来在她思考的时候,刘枫已经从洗手间里出来了:“对不起先生,您刚才说了什么。”

“哈哈”刘枫被这个可爱而简单的空姐给逗笑了,他的目光在空姐身上游离片刻。说真的,这个空姐纵使不算国色天香,倒也算是倾城倾国。那双修长的雪白玉腿,就足以迷死倒不少人。再加上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和尖尖的下颚,丹凤眼,朱红唇,整个人看起来即清秀、也高贵。刘枫耸耸肩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秦远,我叫秦远。”秦远感觉浑身燥热,刘枫刚才的目光,让她觉得很不舒服。忽然秦远的目光,变的坚定起来:“我告诉你,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生,别以为自己有钱就了不起,那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,你就死了那条心吧!”

打开酒瓶,昂起头颅正在灌酒的刘枫,扑哧一口,全都喷向秦远: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刘枫眼珠子瞪的老大,一副很惊讶的样子。

“啊”秦远尖叫一声,灵巧的躲过刘枫的口水。然后带着质问的口吻应道;“那你叫我来洗手间干什么,难道不是想......”

刘枫无奈的摇摇头,暗叹女生的想象力就是发达:“不好意思,由于我的某些举动给你带来误会,我感到深深的遗憾。我正巧要来这里洗手,所以就把你就叫了过来。”

“啊”秦远再次尖叫,她臊的满脸通红,整个人站在那里低着脑袋:“对不起,是我多想了。”

刘枫好笑的灌一口红酒,舔了舔嘴唇:“没关系,其实我倒蛮佩服你们女生的想象力,比我们男生丰富很多。这很好,很好。”刘枫扫了一眼正偷偷摸摸看向这里的老法师,对秦远说道:“对不起,刚刚注视你那么久,给你带的不便,我表示抱歉,我并没有恶意,只是在想问题而已。”说完,刘枫就摇摇晃晃的朝客舱走去。

秦远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即有点庆幸,还有点失望。“失望?”秦远使劲的摇摇脑袋,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晃出脑外,不再去想。

看到刘枫回来,老法师兴奋的叫道:“怎么样,有情况没?刘,你要相信血族的魅力无人可当,你看她,脸都红了呢,很容易上手的。”

刘枫无聊的撇撇嘴,灌两口红酒,哼道:“得了吧!要是让家里那头母老虎知道,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。我倒是有点不明白了,你可是她爷爷,怎么能够龊我去干那种没格调的事情呢?”

老法师露出幽默的笑容:“黑暗的本质使然,如果你不要,其他的血族可是不会客气的。要知道,对于处女血液的渴望,一般的血族可没那个能力控制。”

刘枫看了看秦远,晃了晃脑袋:“算了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别让那些家伙碰她就是。永生的诅咒,不是她应该承受的。”刘枫打了一个响指,对隐藏在黑暗中的杰里说道;“听到了吧!杰里。”

“先生,我会交代下去的,保证不会有人碰她一根毫毛。”杰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恰好被秦远听到了。

刘枫有气无力的呻吟一声:“见鬼,杰里帮她洗去刚才的记忆,男儿做事男儿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