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七节 变数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五十七节 变数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点击和推荐,谢谢)

由化竹的带领,刘枫等人通过混元派的真正守护神阵。直到出了那个阵法,刘枫才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愚蠢。他所破解的第一层‘绝势’,其实是混元派故意摆下,阻挡凡间高手进入的阵法,第二层才是真正的守护大阵。刘枫回想自己身在其中而不自知的那种感觉,心里就拔凉拔凉的,好似浇了一盆冰水到心里一样。

第一次踏入混元派的内部,看着那恍然梦幻般的景色,刘枫竟然有种回到青云山的冲动。不染一丝杂色的碧蓝天空,白云如小鸟般依偎在蓝天的环抱中。几只全身火红的异鸟在空中翩翩起舞。华丽的羽毛,高傲的身姿,和那对不染一丝杂色的金色眼瞳。一阵微风吹过,碧绿的青草便开始摇曳身姿,四周弥漫着青草香味。

穿着道袍,把头发盘中脑后做成发髻的道人,御剑在空中飞舞。甚至还有不少实力强大的道人,盘腿坐在空中,闭目养神。直到刘枫踏进这里的时候,他们才微微睁开双眼,朝他看一下,嘴角微微喃呢几声,然后便重新闭上眼睛,似乎神游天外去了。

化竹对刘枫身后的乔纳莉等人,抱手做了一辑,道:“请各位先去大殿暂留片刻,我先带上人去见祖师爷,可好?”

乔纳莉眉毛一挑,顿时有点不乐意,上前一步,正要破口大骂。刘枫却伸手乱住她:“你们先去休息,我先去见会会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。”

乔纳莉还有点不乐意,老法师在身后拉了拉她,暗地里传音给她:“刘小子的实力,你还不放心吗?安拉,我们先去歇息片刻就是。”

重新化**性的金猿,操着典型的东北口音,叫道:“弟妹听疯子的话,没事的,这小子福大命大,再说他们也没有恶意,咱们先去大殿等候便是。”

乔纳莉点点头,深情款款的望着刘枫:“枫小心点。”化竹微笑不语,对身后的两个年轻道人说道:“麻烦两位师弟,带他们去大殿等候。”

“师兄那里的话,一点点小忙而已。”两人领着乔纳莉等人,朝一个隐隐可见轮廓的大殿飞去。

化竹领着刘枫御剑而行,转瞬间就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万米天空之上,在白云中穿梭。看着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的白云,刘枫对在前面飞行的化竹哼道;“我说小子,你们的太上长老,似乎架子不小啊。”

化竹尴尬的挠挠后脑勺,干笑道:“那个.....也不是他老人家架子大,其实是他有事分不开身,只好差我前来接你。”

刘枫心里奇怪,是什么事情让晨风也分不开身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,据我所知,老牛鼻子可是七转散仙,人间鲜有敌手。”

化竹微笑着应道:“上人无需多虑,到了就知道了。”化竹的速度忽然加快不少,快若闪电的飞走。刘枫摇摇头,心里略微有点不爽,身影如电的跟了上去。

混元派的最高峰上,童颜鹤发的晨风道人。手握八卦盘的丘处机,眉心睁开一只天眼的不颠和尚。三人身体悬空一尺左右,围成一个圈,虚空盘腿坐下。

晨风道人身上蒙着一层金光,浓厚到仙力,在他周身鼓荡,他的头上浮现出一朵脸盆大小的莲花,栩栩如生的莲花上,美的不可方物。手握八卦盘的丘处机,微闭双眼,在他的身后浮现出一蓬虚隐。虚隐身披红色长袍,猩红的眼睛,清楚的告诉别人,那是他饲养的血尸。丝丝尸力,透过丘处机的身体,传到八卦盘里,八卦盘从丘处机的手里飞出去,悬浮在三人的中间,缓缓转动。拥有看破因果本事的不颠和尚,双手合十,天眼射出一道金光,照在八卦盘上。于是八卦盘的速度顿时快了不少。

丘处机对迟迟不出手的晨风说道:“道长,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。”晨风的双手飞快的在空中飞舞,一个个道门法决,被他打到空中和八卦盘融为一体。

茅山派的秘宝八卦盘,本来可算人鬼神三界,能逃脱它推算的人,也只有那些超脱一切的圣人,因为他们不沾业力,身上自然也就没有因果,八卦盘无可奈何。奈何现在的八卦盘少了一件非常重要的零件——因果珠,威力自然要大打折扣。最重要的是,三人的实力不够,虽说他们在人间是顶级高手,但却怎能斗的过天道。

八卦盘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一个个小篆文字,从八卦盘里飞出,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三人还没来的急看清,天地忽然昏暗下来,三道闪电极速从空中落下,转眼间就到了三人的头顶之上。

正当危机之时,三道残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出现在他们的头上,伸手接住那三道闪电。足以杀死普通仙人的三道闪电,被残影硬生生的揉成一个透明的球:“哈哈,老牛鼻子,你这次可欠了我一次人情哦。”刘枫的声音从残影中传出,而后三道残影慢慢融合成一个人。

三人并没有把刚才的危险放在心上,逆天行事,遭受雷劫,那是少不了的。他们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,那么急。耗费了天大气力,却只换来寥寥片语。

三人从空中落下,连连喷吐好几口鲜血,八卦盘也掉落在地上,神光暗淡。那些篆体小字,在闪电出现的时候,就忽然消失了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晨风不理会得意的刘枫,而是问不颠和尚。

“爱才是.....我就看到这三个字。”不颠和尚闭上天眼应道。

丘处机摇摇头,整理一下略显凌乱的道袍:“一切力量......我看到了四个字。”

“的本源。”晨风嘴里喃喃自语;“爱才是一切力量的本源。”晨风有点伤脑筋了,自从自己出家当了道士之后,就再也没有体味过人间爱情,爱对他来说太遥远了。晨风把目光投向不颠和尚。不颠和尚连连摆手:“道长太看的起贫僧了,我可是和尚,是要戒色的。”于是晨风和不颠和尚的目光同时投向了丘处机。

丘处机脸色一僵:“两位就别难为我了,我一心向道,早就忘了儿女私情。”

“我靠,是老子救你们,别一个个拽的跟什么似的。别的不说,道声谢谢,不会死人吧!”刘枫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。三人的目光同时扫向刘枫,那种**裸的目光,让刘枫顿感压力。化竹一点点的远离刘枫,忽然转身就跑。

“给我站住!”晨风的眼神,忽然变的凶神恶煞起来:“你要是敢跑的话,看老道我不打断你的双腿。”

化竹僵硬的转过身体,整个脑袋都耷拉下来:“祖师爷,你看看我,容貌还和十年前的一模一样,没多大改变。怎么可能去恋爱,别人会说我早恋的。”

“话是那样说,但你也老大不小了,让我给你算算。”晨风掐指算了算:“今年正巧三十,而立之年嘛,我就给你放几年假期,下山好好玩玩。但前提是给我带个媳妇回来......”

“我忽然想起来了,掌门叫我去给他采摘一些朱果招待客人,祖师爷,小竹就不妨碍你们详谈了,先走一步。”化竹逃窜般的御剑飞走,速度比来的时候快了不少。

晨风无奈的停下来,指着一个玉璞说道:“坐,我算到你今日会来,但没想到是你。”

刘枫有点听不懂晨风的话,但还是端端正正的坐到玉璞上:“我说老牛鼻子,你是不是发烧了,脑袋坏里,不是我来,还会是谁来。”

嘴角始终挂着笑意的不颠和尚:“施主莫怪,道长他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他算到作为变数的你今天会到,但没想到变数却是老熟人。”

晨风点点头,用手捋了捋山羊胡,双眼在刘枫扫来扫去:“不错,果然是你,能量顺畅自然,没有丝毫停滞,自然馈赠与你的好处,果然非常大啊。”

刘枫听得迷迷糊糊,不大明白他们的意思。他伸出苍白而冰冷的手指,敲打地面,发出咚咚的声响:“我一点也不明白你们的意思,可否说的详细一点。”

丘处机招手把掉落在地上的八卦盘吸回手里,手一翻,八卦盘便被他收回空间里了:“上人不明白,那是正常,下面的事情,我们会细细的告诉你。你且先告诉我们,有人给你说媒了没。”

“说媒?”刘枫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,思考片刻后,他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:“哦,我知道了,你们是想问我有没有谈恋爱,是吧!”三人同时点头,动作整齐划一,似乎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样。刘枫双手一拍,大声叫道:“我靠,这年头,道人和和尚都疯狂,难道你们想还俗?去讨媳妇?”

丘处机双眼一翻,差点没晕倒:“不是,你只需告诉我们,你谈恋爱了没。”

“没谈!”刘枫很肯定的说道。三人摇摇头,唉声叹气起来。

刘枫心里发笑,看着三个高手吃瘪的表情,还很不错呢“但我结婚了!”刚刚还唉声叹气的三人,眼睛猛然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