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五节 那段曾经的岁月
章节列表
第五十五节 那段曾经的岁月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迟来的情人节祝福,祝大家情人节快乐,玩的开心。昨天忙的在街上散鲜花,结果不但晚更了,而且还忘记祝福大家,实在有点不好意思。)

轻柔的风从山间刮过,碧绿的青草洋溢着身姿,随风摇摆。无数说不上名字的花朵,在大地上载波载浮,一阵清风过后,几片鲜红的花瓣,随风而逝。空中,几只飞禽展翅翱翔,嗷嗷的叫声,如最动听的音乐般清脆。

一块散发青光的玉石上面,坐着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。老者忽然睁开双眼,在他头上做窝的鸟儿,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切,依旧用长长的尖嘴,佛弄着洁白的羽毛。丝丝极细的金光,从老者的眼中冒出,说明他功力大进,已经快要到了真正的返璞归真的地步:“怪哉,这是谁引动的自然之力,怪哉,怪哉,不应该啊。”晨风掐指一算,忽然纵声狂笑起来。笑声如滚滚惊雷,在四周炸响,一时间,无数的飞禽走兽跑散。在他头上整理羽毛的鸟儿,也一摇三晃的飞走了。

一个头扎着道髻的小道童,脚踏一柄碧绿色的飞剑,朝这里极速飞来。人还在远方,声音却已经传到了晨风的耳朵里:“师叔祖,师叔祖,发生了什么大事,难道是灭世之手快要出世了,没那个道理啊。”话刚说完,道童就已经停在晨风的面前,他脚下的飞剑,化成一道长虹飞进他的体内,消失不见。

晨风仰止不住狂傲的笑意,山顶上的石头已经瑟瑟发抖,眼看就要被震落。声音戛然而止,晨风一拳捣向道童,柔软的一拳,直接把道童打飞老远:“说你娘的屁话,灭世之手出世?那有那么快。你小子快去通知掌门小家伙,就说变数已经到了。”

道童顾不得满身的尘灰,一股脑的爬到晨风面前,抓住晨风的道袍,差点没尖叫起来:“真的有救星,预言上可不是这么写的。”

晨风一脚把道童踢飞,倒霉的道童翻滚几圈,一头撞碎了两块巨石:“速去通知那些小家伙,除魔大会推迟举行,直到变数的出现。”道童显然很高兴,晨风话音刚落,那把碧绿色的飞剑,已经载着他朝远处飞去了,人已走声音却留了下来:“祖师爷教诲,化竹必定带到。”

“肆虐的黑色魔焰烧红了天空,大地流出伤心的血泪,虚空中传来恶魔的尖叫和兵戈之声。天道欲放弃这片曾经的乐土,借恶魔之手灭世.......”晨风嘴里缓缓叨念出这几句预言,在心里默念:“是啊,天道欲放弃这片曾经的乐土,它还没有真正的放弃这片土地。是的?”晨风在心里强调一下,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:“它还没有放弃,这就是变数,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解救这个世界呢?”晨风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。

走在前面开路的四大贱人,嘴里不断抱怨。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一把金色的光剑,那是高级血术中的一种——血翼剑。是用施术者本身的血液凝结而成,他们都是帝王,血液是自然是金色的,所以用他们血液凝结成的血翼剑也是金色的。血翼剑长四尺有余,宽只有两寸,剑锋非常薄,在挥舞的瞬间,甚至会发出嗡嗡的声响,如春蝉扇动翅膀时发出的声响。

血翼剑在他们手里上下飞舞,不管是树木还是藤条,都被他们轻而易举的斩断。

东淫右手挥舞着血翼剑,把一颗不是很粗的树木放倒,停下来,转身对身后的金猿吼道;“拜托,你也帮帮忙行不?”

显出本体的金猿,裂开大嘴嘿嘿干笑两声,定海神针在他头上往来飞舞,散发出金色利芒。金猿随手把自己采摘的野果扔进嘴里,干巴巴的咬两下,喉咙一上一下,便把果子全部吞进肚子里:“阿呔,让你们干活那是看的起你们,难道你们还有意见不成。”

西贱也停了下来,转身冲金猿竖起中指,狠狠的对空中顶了顶:“不管你的实力有多强大,按照中国法律,我们是平等的,你不可以随意的把我们当成那些出卖体力的劳工。”

正在和乔纳莉亲亲我我的刘枫,听到此话顿时不乐意了。他把原本准备塞进乔纳莉嘴里的葡萄,塞进自己嘴里,老神在在的哼道:“西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按照法律上来讲,那些出卖体力的劳工,确实和我们是平等的。可是你和我们不平等嘛。毕竟你也知道那句中国的谚语,叫做‘管大一级压死人’。”无意识的干笑两声,刘枫把葡萄皮吐在地上:“要我说,在我眼中你们连那些苦力还有之不如呢?”

西贱和东淫面面相觑,顿时没了言语。依偎在刘枫怀里的乔纳莉,用鼻子使劲吸侃两下,感受一下山林中那湿润的空气:“对了东淫,最近怎么没见你和莎莉联系。”

已经认命,正在干活的东淫,郁闷的应道:“我总不能为了一株野花,而放弃整个花园吧!让那个不开窍的家伙,见鬼去吧!”

混元派的守护大阵内部,数十万的修道人士聚集在里面。十大门派的掌门人齐聚,一些有名有姓的高手,在里面往来穿梭。各色各样的飞剑,在空中飞舞,实力更加强大的,则不凭借任何器具,停在空中,闭目养神。

茅山派的掌门人丘处机,眼观鼻,鼻观嘴的端坐在高台之上,陷入沉思当中。他身边是混元派的掌门顾青,他的面色非常阴郁。坐在顾青旁边的是一名和尚,和尚长得的浓眉大耳,眉宇间隐隐有金光流动,显然已是初窥极乐世界,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金身罗汉的顶级高手。这个和尚正是西极宗的宗主——不颠和尚。他同往常一样,嘴角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祁北山魔宗的宗主,坐在不颠和尚的身边,骨瘦如柴的他,面色阴郁的扫过高台下面的众人,隐隐黑气缠绕在他的手臂上:“我说顾青,这已经到了开会的时间,为什么不直接摊开话题。”

坐在高台上的十人,正是修道界十大门派的掌门人,其中实力最强大的混元派掌门人顾青,以东道主的身份坐在中间。

玉面青发的顾青,微微一笑,端起桌子上的茶几,淡淡的抿上一口:“鬼君暂且别急,大家都是修道之人,静坐几日还是难不到各位吧!”

丘处机略微点点头:“善!”然后就闭上眼睛神游天外去了。

鬼君嘿嘿的干笑两声,从鼻子里喷出两团黑气:“静坐那是没有问题,可关键是,为何?要知道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,灭世之手如果出世,嘿嘿,到时候生灵涂炭,可别怪我鬼君做逃兵,不管他人死活。”

不颠和尚没有说话,眉宇之间忽然睁开一只眼睛,金色的瞳仁,射出一条极长的金光,金光扫过天幕,给人一种透过水面,折射到另一个世界的错觉。足足过了两分钟,他才把眼睛闭上:“鬼君莫急,我刚才用天眼一观天数,才愕然发现变数已经出现,为尘世争取一线生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”

鬼君如见鬼一样打量一番不颠和尚,小声的嘀咕道:“见鬼,这死秃驴何时已经把天眼给修炼成了。”不颠和尚朝鬼君微微一笑,暗地里传音道:“如果你再说死秃驴这三个字,我不建议把你的脑袋拧下来,当做的夜壶,反正少了头,你照样可以活,也不算杀生。”得知不颠和尚秉性的鬼君,顿时没了言语。

另外六大门派的掌门人,从头至尾没有说一句话。因为他们知道,修道界实力真正强大的就只有四派混元、茅山、西极、祁山。名义上他们是十大门派,但他们的实力全部加在一起,也比不上一个最弱的祁山派,更不要说混元和茅山两派了。

对于刘枫来说,如今的生活那是说不出的潇洒,伊人陪伴,做苦力的事情全部交给四大贱人。睿智的老法师,是他最好的智囊,如果出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,可以询问他。实力强大的金猿,是最好的打手。还有谨慎小心的管家杰里,不管是生活上的事情,还是黑暗议会的事情,他基本上都不用操心。一句话,懒惰的刘枫,又一次回到以前的写意生活,整天开开心心的度过。

光明挣扎着退去,黑暗如同天幕一样笼罩大地。没有心思打坐静修的刘枫,和乔纳莉一起坐在大树的枝桠上,望着那少了一半的月亮。忽然间一丝愁绪涌上心头,那对可爱的马尾辫,在刘枫那双逐渐模糊的双眼面前晃悠。青颖的一笑一眸还在他的眼前浮现,刘枫紧紧抓住乔纳莉的小手,似乎怕失去一样。刘枫出神的望着那半圆的皎月,惨白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,他的面色雪白如纸:“宝贝,我想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,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。希望你可以原谅我,这个花心大萝卜。”

乔纳莉伸手把刘枫不小心掉落的眼泪接住,怔怔的看着刘枫。本想发作的她,只是黯然的点点头。冰冷的容颜,说不出的美丽温暖:“我原谅你,毕竟我爱你。”

“其实我一直无法忘记一个女孩,如今她的一笑一眸还在我眼前浮现。让我无法释怀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