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四节 道法自然
章节列表
第五十四节 道法自然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复古式鲜红色地毯,意大利中世纪桥特*奈乐制作的高级水晶杯,优雅的黑暗进行曲,和略显昏暗的古巴吊灯。黑色的非洲树木制作的黑色桌椅,欧式台灯,这些构成了刘枫的简易书房。这里原本是老伯爵的书房,刘枫为了纪念他 ,没有做丝毫改变,只是叫仆人经常打扫一下。其实他只需要一个净尘咒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是喜欢那种淳朴的劳动。

窗外已经星辰密布,银辉透过窗户,洒在地面上。已经归顺刘枫的堕落天使,欧利、奥菲古都、欧迪斯*芬克,单膝跪在刘枫的面前,昏暗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脸上,留下一片片惨白的印记。刘枫抽着雪茄,坐在椅子上,他的双眼时不时的闪过阴隼般的寒意。最后他像下了决定一样,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,然后把它扔在地上,用鞋底狠狠的碾碎:“新任教皇已经宣布向我效忠,你们可有什么看法?”

欧利他们低着头,良久不语,只有袅袅的烟草香味,弥漫整个空间。

“但说无妨。”刘枫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,然后开始闭目沉思起来。

比较激灵的奥菲古都,抬起头来:“先生,我认为他的效忠不值得信任,虽然我本来是个骑士,对于人类来说,我只是一个异类。可是我曾经也是一个人类,我们绝不应该低估他们心里埋藏的恶魔,一旦他们醒来,只怕.....”

刘枫睁开双眼:“你说的恶魔,是野心吧!”如刀锋一样的双眼,慢慢扫过奥菲古都等人:“你说的对,我并不相信如此简单的效忠,我需要的是一切掌握在手中的感觉,虽然我很讨厌权贵,但有时候我不得不如此,因为我身上背负的东西不允许。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。”刘枫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,当年曹操的千古名言:“欧利、奥菲古都、欧迪斯*芬克听令,我以主人的名义命令你们,加入教廷,成为我的眼线,如果他们胆敢做出任何过于危险的‘动作’,一缕杀无赦。”刘枫的语气带着不可置疑,不可反抗的基调。

在最古板的欧利带领下,三人举起右手,按在自己的心口上:“如您所愿,吾等主人。”一滴金色的血液,从他们的眉心识海溢出,悬浮在空中。那滴散发金光的血液,似乎有着生命,在空中不断蠕动:“吾等愿以黑暗、光明双生子的名义,效忠于您,主人。”

“我附议。”刘枫对那三滴金色的血液伸出手掌。奇异的吸力产生,三滴血液被他吸进了手里,消失不见:“我接受你们的效忠,誓约之血就暂且放在我这里,等到了适当时机,我会还与你们。”

三人站起身子,逐渐消失在昏暗的灯光下。刘枫打了一个响指,杰里的身型慢慢在他的身后浮现:“先生,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我叫人收集的材料,有眉目了吗?”

“是的先生,你要的材料,基本都找齐了,可是还差了两样东西。一样是星光魔石,一样是固金沙。”

“哦!”刘枫抬头望向窗外的月色,神情显得有点黯然:“动用黑暗议会的全部力量,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,真是让人扫兴。”刘枫忽然想起晨风老道那童颜鹤发的容颜来,心说:“看样要去四川走一趟了,听说那里山清水秀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“没你的事了,出去吧!”刘枫对身后的杰里挥手说道。伴随着一阵黑雾,杰里的身影消失不见,如同他来的时候那样,不带丝毫声响。

杰里走后,刘枫整理一下衣服,然后才推门走了出去。当刘枫出现在卧室的时候,乔纳莉正右手手心朝天,左手捻着梅花指。如彩带般的银光,环绕在她的周身,时而被他吸进嘴里,时而又从他的鼻子里吐纳出来,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旋律。伴随着一吐一纳,乔纳莉的功力正在慢慢提升着。如银色绸缎般的丝发自然垂下,宛如银色的瀑布一样。白玉般的娇容,美的不可方物,刘枫一时间看痴了,他的嘴角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。

“笑什么,呆子。”原来在刘枫傻笑的时候,闻到他气息的乔纳莉,已经从入定中醒来,随口说了一句。

刘枫不怀好意的朝乔纳莉扑了过去,故意做出恶心的嘴脸。看着扑向自己的刘枫,乔纳莉尖叫一声,正要躲避,却没想刘枫带着一抹残影,已经把她抱进怀里。乔纳莉举起双手,使劲敲打刘枫的胸膛,大声叫道;“你耍赖,仗着功力高,就欺负我是吧!”

刘枫嘿嘿的干笑两声,顺势压在乔纳莉的身上:“我就欺负你怎么了,难道不行吗?反正你每晚不是都让我欺负的吗?”

“你坏,你坏,你坏......”乔纳莉使劲的挣扎,却怎能挣脱开那双强有力的手臂。轻柔的嘴唇抵在乔纳莉那冰冷的唇上,温暖的舌头灵巧的钻进乔纳莉的嘴里。渐渐的,乔纳莉不在抵抗,两人如胶似漆的吻了足足十分钟.........

事后,乔纳莉如一只小猫般,紧紧的抱着上半身**的刘枫,神情动作就像一只懒猫一样。而刘枫用手帮她梳理头发;“宝贝,听说四川很美,要不我们去玩几天。”

乔纳莉抬头看向刘枫,眼中满是疑惑:“你不是在外面欠下风流债?想要一走了之吧!”

刘枫赶忙举起双手投降,摆出一副冤枉的嘴脸:“报告老婆大人,我可是良民啊,怎么会干那种没品的事情呢?都已经有了你这个如胶似漆的娇妻,我那还敢想别人呢?你说是不是?”

“真的?”乔纳莉露出不相信的眼神。

“比真金还真。”刘枫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次,这句经典的台词。

乔纳莉忽然笑了起来,看着满脸尴尬的刘枫,用青葱般的手指,轻轻的点了一下他的鼻子,语气嗔怪的说道:“你呀,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,我刚刚是和你开玩笑的,想试试你到底有什么不轨企图。”乔纳莉露出一个诡计得逞的笑容:“可惜什么也没能试探出来。”

刘枫悄悄的给自己捏了一把冷汗,为刚才自己的‘卓越’表现,悄悄在心里自恋一下。

四川,中国的原生态自然林极多,奇形怪状的高大树木郁郁葱葱的匍匐在那或高或低的山峰之上,散发出自然的奇异魅力。

“一方水土育一方人,四川女人的身材,就如同那缠峦叠嶂的山峰一样,精美灵巧。”这是老法师出发前说的一句话。当然,在他身后的四大贱人和金猿,没少起哄。

呼呼的风,似乎在你的耳垂旁低语,诉说着古老的故事。金色的阳光温柔洒下,温暖着大地上的一切。飞禽走兽在丛林间跳跃,几个闪身便消失不见。蛐蛐的虫鸣鸟叫之声,从远处或者近处传来。

站在小山坡上的刘枫,望着那层层叠叠或高或低的山峰,一种莫名的明悟忽然涌上心头。他闭上眼睛丝丝体悟属于那一刻的宁静。似乎周围的人全部消失,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。刘枫张开双臂,向着远方的山峰拥抱。风依旧在他的耳边低语,阳光依然那么温暖。但他却听到了小草那顽强的嬉笑声,大树那趾高气扬的吟诵声,还野兽相互求爱的献媚言语。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,那么的美丽。大自然在向刘枫倾诉,倾诉一个很平凡,很古老,但又很单纯,古往今来别人都不愿听的套路故事。

为了表示对刘枫的感谢,自然开始回报刘枫。一点点的碧绿色能量从花草树木的身上飘出。来自丛林里的野兽,仰天发出长吼,然后一丝能量从他们的身上飘出,汇集到能量大军里。

一颗小草的能量是细小的,但一千万颗小草的能量是巨大的。一粒沙能起的作用是细小的,但几千万亿颗细沙组成堤坝之后,却能阻挡洪灾的入侵。一滴滴碧绿色的能量,并不起眼,但无数的能量汇集到一起,那是一股强大到令普通仙人都胆寒的能量。

一个巨大的圆球,浮现在刘枫的头上。在山坡下开路的四大贱人,张开大嘴,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依偎在刘枫身边的乔纳莉,差点连眼睛都突了出来。显出本体的金猿,扛着棒子,呆呆的站在原地,愣是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。

能量凝结成晶体,朝刘枫的头上落去。乔纳莉惊叫一声,正要扑上去,金猿闪身出现她的身前,嘿嘿的干笑两声;“我说妹子,别那么心急,这是好事,也是天大的机缘啊,能得到自然的承认,这个世界可没几人,除了那些隐居的老怪物,就属你老公最牛逼。”乔纳莉停下脚步,看着全身笼罩在绿光中的刘枫,关切的问道:“你确定没事?”

金猿有点酸溜溜的说道;“有事,只能是他娘的好事,娘个西皮,小疯子可真他娘的走运。要是混元派知道有人能在不修炼他们《道法自然》的情况下,直接和自然经行心灵上的交流,他们会抓狂的,哈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