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三节 阳光般的温暖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五十三节 阳光般的温暖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和点击。)

“黑暗笼罩着大地,光明退缩一旁,恶魔的尖叫隐隐从虚空中传出,匍匐在黑夜中的人类,瑟瑟发抖。”刘枫行走在黑暗中,嘴里有意无意的吟唱着。

当初韩芳对刘枫说她很幸福,其实全是假话。王仁贵附加在她身上的痛苦,远非刘枫的想象。

王仁贵趴在镜子面前,眼神慢慢审视自己,他用手摸了摸眼角的鱼纹,哀声叹气的说道:“又多了半条,要是能永葆青春就好了。”王仁贵的脸色突然的凶恶起来:“该死的刘枫,没想到会变的这么有钱,真是好命。”他忽然像见鬼一样转过头去,看向身后:“不可能的,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”王仁贵惊恐的尖叫起来,他刚刚从镜子里看到刘枫正站在他的身后。穿着国际名牌Winter西服的刘枫,就想一只来自地狱的死神一样,漠视一切生命。

“你很喜欢照镜子?”阴森森的声音从王仁贵的身后传出。王仁贵赶忙转身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公分,他满脸惊骇的看着双眼冒着浓浓紫金色光芒的刘枫。想要发出惊呼,却无奈的发现,自己的喉咙无法发出一点声音,就像是谁用棉花糖塞住他嘴巴一样。

刘枫第二次动用黑暗之力,他的右手缠绕着黑光,不断逼近王仁贵:“既然你那么喜欢照镜子,那以后就和它在一起好了,我保证将来你只会和它朝夕相处,黑暗会拥抱你的。”轻手拍了一下王仁贵的脑袋,他的灵魂被刘枫从身体里硬生生的拉了出来。在刘枫讥讽的嘲笑中,他被投进镜子里。

刘枫把挂在墙上的镜子拿下来,身体逐渐没入在黑暗中:“喜欢大海吗?两万尺的海底去过没。恭喜你,你有这个奇遇,顺便告诉你一个小秘密,海底两万尺的地方,是没有任何光线的,那里漆黑一片。很可惜的告诉你,以后你所能见到的,也只是永无止境的孤独和黑暗。”

空中,刘枫张开紫金色的蝙蝠翅膀,在云海间不断前进,速度极快的他,在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白带。在太平洋的中间,刘枫把面镜子丢进海里。掉落的镜子在墨绿色的海水里,稍稍激起一点涟漪,便被一个浪头淹没,再也没了踪迹。

海天相接的地方,渐渐出现一丝晨曦,红色的光明穿透云海,洒落在墨绿色的海水里。刘枫耳边传来哗啦啦的海浪声,哗啦、哗啦、哗啦啦。在周围小岛上居住的海鸟,似乎早起了,他们叽叽喳喳的顺着风的方向滑行,在空中留下美丽的弧度。

刘枫看着这如梦幻般的景色,糟糕的心境渐渐有点好转,韩芳的身影虽然还在他的脑海环绕,但已经变的不在那么重要。刘枫像以前那样,张开双臂,拥抱晨曦。

“生活本身没有过错,错的只是我们没有勇气选择。”刘枫缓缓道出这两句话。

“我是吸血鬼,我是一只可爱的吸血鬼,我是吸血鬼,我是一只无耻的吸血鬼......”古怪的铃声再一次响起。惊扰了周围的鸟儿,他们仰天长鸣一声,折身飞走了。

刘枫掏出手机,映入眼帘的是一组陌生的号码。他按了一下接听键:“喂,谁啊,哦,原来是我们教皇大人,失敬失敬,打电话给我,是不是想通了。”

那边传来沙哑的声音,估计这些天,萨拉没有睡过一次好觉:“刘大会长别说笑了,我已经想明白了,这个世界不可以没有光,也不可以没有黑暗,黑暗同光明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。光明不会匍匐在黑暗身下,同样黑暗也不会屈服与光明。你的请求我拒绝,但我有一个更好的提议,不知道刘大会长有没有意见。”

”说。”简单而单调的音节从刘枫的口中吐出,显示出了他的主人有多不高兴。

“我们是平等的,我可以代表教廷和黑暗议会签订一个和平协议。在名处,我们平等相待,在暗处光明愿意委身于黑暗的脚下。前提是,它需要一个合理而坚固的台阶,不然它会下不了台的,我的意思你明白吗?”

刘枫笑了:“我的教皇大人,还真会说话,说了这么多,你难道不是在找台阶下吗?我会给你们一个台阶下,一个让你不失体面,而有非常坚固的台阶。”刘枫看了看慢慢冒出脑袋的红阳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:“可是这一切要等我度完蜜月才成。”

“哦,我们的刘大会长何时成亲了,我仅代表个人的身份,向你献上最真诚的祝福,愿黑暗与你同在。”

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,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,如果在迟点回去,老婆可是不会饶恕我的。再见!”

“再见!”两天同时挂断了电话。

刘枫把手机放进口袋里,紫金色的翅膀微微扇动一下,整个人忽然出现在万米外的地方。他的速度实在太快,空气都成了他的阻力,他飞过的地方,留下一条长长的气浪。

轻轻的从窗外滑进卧室内,没有产生哪怕是一丝声音,只有微微的清风,划过窗帘上的铃铛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。端庄坐在床沿上,似乎一夜未睡的乔纳莉,头也不回的对身后说道:“枫,我闻到你的气息了,今夜你回来可真晚。”

刘枫如魍魉般出现在乔纳莉的身前,用那双苍白,但不乏温柔的手,端起乔纳莉的俏丽。橙黄色的夕阳,透过窗户,洒落在他们身上。莫名的愧疚涌上心头,刘枫慢慢把乔纳莉的脑袋拥入怀里,嘴里一遍遍的叨念:“对不起宝贝,对不起宝贝,我答应你以后不会.......”乔纳莉伸出右手放在刘枫的嘴上,眼睛俏皮的眨巴了一下:“不要轻易的给别人承诺,特别是女人。你知道的,我需要的不是你的承诺,而是你的心,只要你的心有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乔纳莉用手指轻轻的捣了一下刘枫的心窝。

刘枫不再说话,而是双手用力的抱住乔纳莉,两人的身体一起倒在床上。窗帘自动盖在窗户上,挡住阳光的侵袭。室内重新变的昏暗起来,墙壁上的蜡烛,伴随着一阵清风,忽然燃烧起来。红色的烛光,把室内装饰的如新婚之夜。两人缠绵在床上,相互拥吻,似乎只有那样才可以把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。细密的汗珠,参透出他们的身体,此起彼伏的呻吟声,在室内往来回荡。无需太多语言,只有温暖的爱。

“前世欠你的经纶,今世为你吟唱。”刘枫含糊不请的用汉语说出这一句话,伴随着这句话,一滴红色的血泪从他的眼眶中滑落。恍如隔世的思念一样,伴随这滴眼泪的滑落,那段关于某个人的记忆,也被他冰封在心底深处,再也不会再去碰触。

忽然感受到刘枫身上流露出的悲伤,懂事的乔纳莉,双腿紧紧的盘在刘枫的身上,用自己那温暖的身躯,把刘枫的悲伤抚摸的平展展的。

中午,刘枫穿着睡衣,眯着眼睛,懒洋洋的从楼上哒哒的走下来。老法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一缕阳光透过玻璃,折射在老法师的身上。放在桌子上的82年红酒,也蒙上一层朦胧的色彩,绚丽而夺目。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,正安静的端详着。

听到哒哒的脚步声,老法师转头看向刘枫,指着报纸说道:“哈哈,刘你醒来,快过来看看,教廷又有新动作了,他们把亚马逊森林里训练的战士,调出了相当一部分。新任教皇萨拉,也在媒体上发布,近日会亲自去澳大利亚,为那里的教徒做弥撒。”老法师显然很兴奋,对于黑暗议会来说,这是一个多么可喜可贺的消息,教廷快要在欧洲呆不下去了:“刘,教廷在欧洲和美洲的威信已经减弱,他们是在开辟新的基地呢?”

刘枫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,他带着一脸轻松写意的笑容,坐到老法师的面前,右手带着一抹虚隐把老法师手上的报纸抢了过来,撕成碎片:“如果我告诉你,教廷已经匍匐在黑暗的脚下,你相信吗?”

老法师露出不相信的眼神,他端起桌子上的红酒,轻轻的抿一口:“刘,不是我不相信你,而是那帮上帝的走狗,实在是食古不化,让他们匍匐在黑暗的脚下?刘,不会是真的吧!”

“当然,我何时骗过你呢?”刘枫轻轻的点点头,打了一个响指,在黑暗中的杰里,为他抽出一只巴西极品雪茄。刘枫叼在嘴里,啪嗒一声,朱红色的火苗,从刘枫的食指上升起,浓厚的烟草香味,袅袅溢出。深深的吸了一口,感受那香醇浓厚的香味,顺着喉咙,进入肺部,然后再吐纳出来,似乎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飘飘欲仙起来。刘枫做了一个享受的表情,靠在沙发上:“现在的教皇大人,只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,他需要一个合理而坚固的台阶呢?等度完蜜月,我想我应该给他一个台阶,一个不失体面的台阶。”

老法师惊讶的看向刘枫,忽然尖叫的扑向刘枫,表情和动作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一样,脸上还洋溢着猥琐的笑意;“天啊,刘,这是真的吗?我早就应该知道,干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,中国刘,总是最棒的,我实在爱死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