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九节 遇故人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四十九节 遇故人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为了补偿各位读者,今天两章节,今天晚上六点还有一张节。)

隔了十几年,再一次回到江南,刘枫感觉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一样的河边垂柳,一样的碧水蓝天。举着太阳伞的江南少女,站在泛舟头上,望着宁静的河水,宛如一副境界极高的水墨画。

老伯爵当年留给刘枫的房子,他并有卖掉,回去打扫一翻,一行人就暂时在了那里。

乔纳莉依偎在刘枫的怀里,他们正坐在一条泛舟头上,金猿和四大贱人,早已不知去向,也许是去‘打猎’了吧。老法师比较通情达理,没有去当电灯泡。杰里隐身站在刘枫的身后,他还是一样的尽职。

乔纳莉一只手放在水里,不断摆弄,她的肌肤并不像西方人那样充满了粗糙,相反还非常细腻,如青花瓷一样,似乎一碰就会碎裂:“枫,我想去看看你生活过的地方,可以吗?”

“嗯!”刘枫点点头:“时间过的真快,一转眼,就过了这么多年,我也过了四十,开始朝奔五前进的人了。岁月啊,除了不能在我的脸上留下痕迹之外,他的威力还真是无与伦比。”

刘枫叫船夫,在一处街道口停了下来,他和乔纳莉从船上跳下来走路。他要带乔纳莉去看他工作过的地方,一个不大的推销公司。

饶了两条街,穿过三个小巷,他们在一栋高七层的公司门口停了下来。刘枫指着眼前这个破旧的楼房说道:“这就是我工作两年的地方,不知道那个该死的主管有没有被炒鱿鱼。”

乔纳莉捂着嘴角轻笑起来:“他不会欺负过你吧!”

“他敢!”刘枫横眉竖眼的说道:“我欺负他还差不多.......”

此时正是中午,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刘枫一句话顿时噎在肚子里说不出来,乔纳莉似乎注意到他的不正常。中年妇人撑起一把太阳伞,正要和刘枫擦肩而过。忽然转头看向刘枫,她的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,最后又无奈的笑了笑,似乎是在自嘲。她低声说道:“真像他年轻的时候,哎.....算了。”中年妇人不再回头,顺着一个小巷走去。

刘枫失声喊道;“韩芳。”中年妇人停下脚步,时间定格两秒钟,她才忽然转过身子,看着刘枫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你真的是刘枫,可是你太年轻了,似乎岁月没有在你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“嗯!只是保养的好”刘枫点点头:“这么多年没见,没想到你已经.....”刘枫看了看她的肚子说道:“几个月了。”

韩芳笑着说道:“七个月了。”她看着挽着刘枫手臂的乔纳莉,问道:“你妻子?”

“嗯,前不久才结婚,这次是回来度蜜月。”刘枫转头对身旁的乔纳莉说道:“宝贝遇到个熟人,你可以自己先回去吗?”

进过那件事情之后,乔纳莉很相信刘枫,所以就乖巧的点点头:“你早点回来,别让人担心。”刘枫失笑,心说:“难不成一个血族帝王还能弄丢了不成。”乔纳莉独自一人走了。

韩芳看着走远的乔纳莉:“你们刚刚说了什么?”由于刘枫和乔纳莉说的都是英语,韩芳没能听懂,所以便由此一问。

“没什么!”刘枫轻松的耸耸肩:“这么多年没见,找个地方坐坐吧!”

在一家安静的咖啡厅,刘枫和韩芳两人面对面。刘枫用勺子摇动杯子里的咖啡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韩芳局促的坐在他的对面,低着脑袋,同样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对于她来说,一切失去的太突然,来的也太突然。

舒缓的勃拉姆斯小夜曲响起,看样这个咖啡厅的老板是个有格调的人,知道用这个来增加客户。韩芳忽然抬起头来,问刘枫;“这么多年你都去那里了,那个时候你太忧郁了,也不和任何人来往,我通过很多方法,始终都没有你的音信。”

“我去了一个似真似幻的地方,有时候连我自己也无法确定,那是真实,还是梦境。。”刘枫停下动作,继续说道:“对了,你呢?孩子的父亲是谁?”

“是以前的业务部主管王仁贵。”刘枫身体一僵,过了几秒钟才恢复正常:“你们怎么走到一块了,那个时候你不是很讨厌他的嘛。”

韩芳露出幸福的微笑:“因为只有他,可以容忍我的心里有别人,也只有他才可以给与我幸福生活,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,生活在了无希望的梦中。是梦总会醒得,不是吗?”

刘枫忽然大笑起来,酸酸的问韩芳:“那个男人这么荣幸,值得你如此苦等。”

“是你。”韩芳静静的回答,正在喝咖啡的刘枫,身体猛然僵住,他慢慢的把杯子放下。霎时,往事的种种在他的脑海回放,一切都已经明白了,完全明白了。可是环境再也不允许他爱上她,因为他们彼此都已经有了负担。

“对不起!”刘枫自嘲的摇摇头:“我当初不该走的那么突然,可是......”刘枫短暂的思考一下,决定还是不要把事情的原委告诉韩芳,免得吓到她。他想了想,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于是便说:“我送你回去吧!你住在那里。”刘枫朝一直隐身的杰里,传音道:“去把我的跑车开过来。”

淡蓝色的跑车,以极其嚣张的姿势,停在刘枫和韩芳的面前。管家杰里,打开车门走了出来,他右手捂住左胸,微微弯了一下腰:“先生您的车。”

韩芳惊讶的看着刘枫,刘枫耸耸肩,冲韩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:“这些年发了一点小财,上车吧!”韩芳哦了一声,察言观色的杰里,帮她把车门打开,然后又把车钥匙交给了刘枫。刘枫一路上开的很稳当,没有像以前那样超车、超速。按照韩芳指示的方向,跑车在一个普通公寓面前停了下来。

韩芳开门下车,刘枫把挡风玻璃收起,伸出个脑袋对韩芳说道:“关于我的事情,我很抱歉,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,可以打这个电话,我会很乐意帮助你。”刘枫递给韩芳一张金制的名片。韩芳掂量掂量卡片的重量,摇摇头:“看样你还真是发财了,纯度百分百的黄金,还是全手工制作。”

刘枫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韩芳的语气中有贬有褒,他无奈的说道:“其实我只是一个挂名的,很多事情不用我处理,我也没想到他们会用黄金给我做名片。”

韩芳转身离去:“其实你不必解释,我知道你并不是那种喜欢表现的人。你现在给我的感觉,还是和以前一样,好像邻家大哥哥的那种,很安全也很贴心。”

刘枫目送韩芳消失在拐角处,然后才对黑暗中说道;“杰里,你说我是不是混蛋,让这个好姑娘等了我这么多年,而我却一无所知。”黑暗中,逐渐显露出杰里的身型,他看向韩芳消失的放向:“我只是一个管家,关于先生您的事情,我不会做任何评价,但我会把评价保留在心里。”

刘枫苦笑两声:“回家告诉他们,就说我晚点回去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杰里身体化成黑雾消失:“遵命先生。”

刘枫开着跑车,上了高速公路,血族高超的反映能力,令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弄那辆马力在七百以上的跑车,超高的速度,让跑车差点解体。平均时速在六百以上,就连测速机都爆掉好几个。

夜晚十二点整,刘枫耍了一个漂亮的后甩尾,汽车滑出几十米的距离,终于停止了三个小时的狂飙。他打开车门,站在高速公路上,望着下面灯火阑珊的都市。

谁没有情窦初开的时候,谁没有自己曾经爱过的人,谁没有伤心过呢?由于变成血族,又被师傅带上山,与世隔绝了五年,而与她失之交臂,这里面有多少遗憾,又有多少无奈。十几年后,回到家乡,自己还是老样子,而她的眼角已经布满鱼纹........

“生活啊,你总是喜欢和我们开这样或那样的玩笑。”在这一刻,刘枫身上的气息完全消失,好似他这个人,彻底从人间蒸发了一样。没有惊世骇俗的景象,也没有庞大的能量波动。在这一刻,刘枫的心境起了奇妙的变化,就像一个世外高人,忽然变成了普通平民。不明白的人,一定会认为这是退步。可是真正的高人,才知道这种心境的可怕。

刘枫化成蝙蝠,徜徉在黑夜中,体味黑夜的温暖。时而顺风,时而逆风,或高或下,或高或低,或快或慢。他忘记一切,淡忘一切,没有烦恼,完全凭借本能行使。这一颗他才是真正的暗夜精灵,月神的宠儿——血族。一个懂得平常心的血族,一个还保留人性的血族,更是一个愿意生活平凡的血族。他没多大理想,只是想开开心心的生活,他没多大的报复,只是想让身边的每一个人,都比他还幸福。

正是这种心境,才让他在日后,突破到幻星界的无上之境。没有一颗平常心,那么他如何去倾听漫天星辰的倾诉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