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四节 坠落天使
章节列表
第四十四节 坠落天使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离开乔纳莉已经不少天了,有时候刘枫也会和她通通视频电话,当然少不了要情意绵绵几句,诉说着相似之苦。不过有时候,刘枫也会扣心自问,自己真的可以只和一个女人生活吗?刘枫给自己的回答是——是,可是当这个期限被无限的拉长到一千年,一万年以后,刘枫不敢回答了。因为他不敢忽视时间和空间的力量。如果他飞升了,而乔纳莉只能留在人间,他该怎么办,刘枫甚至连想都不敢想。但刘枫知道,自己的脑子里,一直都放不另一个女人,青颖是他心中永远的痛。他要给她留下一个空间,有时候爱情只是一个祭奠。

这天刘枫坐在长长的会议桌旁边,他的双腿翘在桌子上,嘴里磕着瓜子,看着从监视器里传出的画面。他身旁的几个血族,举起手疯狂的叫道:“上上上,亲她,亲她啊,我靠,东淫,老子看不起你,日,连这个胆子也没有。”电视画面里,东淫正抱着九十九朵红玫瑰,满脸微笑的看着莎莉:“可爱、美丽的莎莉小姐,请你接受这件礼物吧。要知道,除了你再也没有谁,可以媲美它的美丽,再也没有谁可以让它也黯然失色,只有你,也只有你,才配接受它。美丽的莎莉小姐,我奥尔菲克*亨利是真的爱你,我发誓,对于你的爱情永不变心,这些话仅仅只是对你说的。”

说实话,在东淫追莎莉的这两个月期间,莎莉也曾经感动过。但她心目中的对象,并不是他。莎莉像很多小女生一样,幻想着有一天,有一个白马王子可以出现在她的身旁,把她从黑暗古堡里面救出来。一起找个安静的地方,相互依偎到天长地久。可是当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,却无奈的发现,他已经有了女朋友,而且那个女人不但是她惹不起的,就连男方,也是她不敢想象的高贵存在。再者东淫在血族中大名,确实不大好,她不想把自己的一生,交给一个不稳定的男人。

东淫看着久久不见回答的莎莉,强行把鲜花塞进她的怀里,转身就跑:“不回答,我就当你是答应了,这是一个好的开始,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正在观看的几个血族,同时竖起中指,叫道:“切,没种的东西,老子还以为赢了呢?”

刘枫直起身子,转身离去,摇头晃脑的说道:“嗯,东淫这次难道是动了真感情?靠,还真是够混蛋的。”

自从刘枫那次实力大爆发,教皇就感觉到了。如今他正坐在圣彼得大教堂中间的宝座上,眼光如电的扫过半跪在地上的萨拉等人。浑厚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说出:“你们觉得,我和那个血族帝王对上,有多少胜算。”

大厅内久久无声,教皇继续说道:“说实话。”

萨拉伸出右掌应道:”五五开,具体要决定胜负,很难说有个标准。”教皇闭上眼睛,一缕金色的光芒,从他的眼缝中弥漫出来:“果然是得到天地认可的人,可是我们代表的不是天地,而是上帝。我想是该把关在宗教裁判所里的那几个老怪物放出来了,是时候,再给他们一次救赎的机会。”

圣骑士弗兰克说道:“可是背叛主的他们,已经彻底腐化,如果把他们从监狱中放出来,我们无法控制他们。”

教皇站起来,顺着台阶朝下面走去:“上帝枷锁应该听过吧!他们应该先享受一下灵魂被圣光灼烧的痛苦,才会老实。”萨拉他们的身体狠狠一颤,本来已经很低的头,再次低了不少。

教皇慢慢的走出大厅,身体好似幽灵一样,悬空一寸,但给人的感觉,似乎他真的正在走路。等教皇走后,萨拉才抬起头来,擦了擦头上的汗水。他举目一看,原来所有人都和他做着同样的动作。

教皇出了梵蒂冈,就一路朝西方飞去,在经过一座大山的时候,从空中落了下来。开始用双脚走路,在面对上帝威严的象征时,就连教皇也不得不放下高贵的身姿。

很显然这是一条极少有人走过的羊肠小道,不少树藤和棘刺,缠绕在路上,让行路变的艰难起来。山中的空气很清馨,阳光很温柔的洒下,有些光滑的树叶,甚至反射出几缕金色的阳光。

教皇皱着眉头,提起长袍,口中不断的漫骂:“该死的,难道这路就不能好走点吗?”在上帝的威压的面前,教皇是不可以使用任何圣力的,他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朝前走。

在小道的尽头,是一座巍峨的神殿,神殿是由七十八跟巨大的石柱组成。直径在四十米开外的柱子上,刻满了各种美丽的图案和文字。上面有战斗天使的画像,也有耶和华悲天悯人的面孔。很多在教廷史上留下丰功伟绩的人物,也都在上面留下了只言片语,或者留下一小段关于他经历的传闻。

教皇经过那些柱子,微笑的看着上面的画像,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的画像也会刻在上面:“在神的面前,人永远都是渺小的。可是当这个人成为了神之后,那么人类只不过都是棋子而已。”教皇在胸前划出一个十字架图案,口中念念有词。

在大殿的尽头,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,静静的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,好似一块雕塑一样。教皇不知道他是谁,但他只知道,这个看似随时会断气的老头,已经有一千多岁了。他才是这个宗教裁判所的真正幕后黑手,上帝在人间罪恶的收割者。

头戴棘刺皇冠的教皇,朝老者弯了一下腰,说:“神的荣耀必将笼罩大地。”老者也向教皇弯下腰:“至爱者关怀每一个信仰他的子民。”两人同时在胸前划十字架,说道:“阿门。”

老者起身让步,在他的身后,露出一个白色的空间虫洞。教皇起步走了进去,老者站回原来的位置上,空间也随之恢复正常。

那是一个极其古怪的空间,里面充满了黑暗,好似永远不会有亮光出现在这个地方。几个全身**,头发齐腰,眼瞳猩红的年轻人,被几条铁链拴住。就连他们肩上的锁骨也被一根巨大的铁链穿过,干枯的血迹和新流出的血迹混在一起。他们没有呻吟,似乎忘记了痛苦,空洞的眼神,没有任何神采,空洞的躯壳如行尸走肉。

直到一道金光刺破苍穹,身为宰制者的教皇,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,慢慢的从空中落下。三对雪白的翅膀,显示了他的身份,丝丝光雨从空中落下。教皇悬浮在最前面年轻人的身前,带着一脸慈悲的笑容说:“主说,他赐予黑暗光明,可是黑暗却不接受光。你们内心黑暗,就如同这个空间一样。你们本该留在这里,直到神之黄昏的来临,然后化为尘土,慢慢死去。但我主不愿看到那天来临,所以想在给你们一次救赎。只要你们接受,便可以回归上帝的怀抱,重新变回宗使者、奉使者。现在黑暗还会接受光吗?”

最前面的坠落天使,抬起俊俏的脸庞,冲教皇露出温柔的笑意:“上帝,那个该死的杂种,还想给我们一次机会?真是可笑,烧死了我最心爱的莉莉娅,他还想在给我一次机会?你叫黑暗接受光明,那么就连我的身体,我的灵魂一起带走吧,救赎,还是**裸的掠夺,在我千万年的生命当中,早已经看开了。”他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沙哑味道,好似从朽木中传出一样。

在他身后的三个奉使者,同时朝教皇露出冷笑:“主子的话,就是我们的话,杀了我们,取走我们的灵魂,这正不是你们想要做的吗?那么我们现在告诉你,黑暗不愿与光明同流合污,它喜欢自由,哈哈。”几人同时狂笑起来。

教皇的表情没有任何恼怒,他只是用手指,指着宗使者,轻声说道:“世间的房屋,需要一个合适的扫墓人,迷途的羔羊,是需要一个合格的牧羊人。而我就是那个扫墓人,那个让迷途羔羊归返的牧羊人。”教皇面朝天空吟唱起来:“主啊,我爱德华三世,恳请您允许我使用您赐予我的权利,对眼前这些罪恶的人,降下审判的怒火——上帝枷锁*灵魂的哀伤。”一团金色的火焰,凭空出现在教皇的手中,然后分成好几股,飞向四人。

实力最弱的三个奉使者,顿时狂吼起来,他们拼命的挣扎扭动,锁住他们的铁链,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。冷汗直冒的宗使者,冲教皇吼道:“你这个魔鬼,你要是想要杀我,尽管来就是,他们从头至尾,都是无辜的,他们只是我的护卫而已,难道连他们也不想放过吗?杀了我,杀了我,用那该死上帝赐予你的荣耀,杀了我。”

三个奉使者忍着剧痛,对宗使者说道:“爵爷,您千万别这么说,只要能侍奉在您的身边,就算是在孤独几千年,我们也心甘情愿,死亡有什么可怕的呢。”

教皇看着他们,语气轻柔的说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们,你们不会死,只是痛苦的死去活来,你们会如何抉择呢?可怜的背叛者,好好享受一下吧!我一点也不急着需要答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