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一节 宰制者
章节列表
第四十一节 宰制者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梵蒂冈,圣彼得大教堂地下密室里,长出两对翅膀的教皇,正在按照古怪的线路经行修炼。棘刺皇冠给他带来的好处太大了,不但赋予他强大的力量,还给了他一个神格,一个天使神格。神格里拥有那个天使的全部知识和力量,现在的教皇就是一个天使,一个拥有无匹力量的天使。白色的圣光,开始朝金黄色转变,他眉心识海里的神格,散发出无数金色毫光,慢慢的转换他体内的圣力。戴在教皇头上的棘刺皇冠,突然伸出十三个倒钩刺,狠狠的刺进他的脑袋里。顿时一股庞大到恐怖的圣力,冲进教皇的神格里,由它直接转换。

‘哗啦一声’轻响,又一对翅膀从教皇的背后伸出来,三队翅膀。在西方神界被称为宰制者,是审判的象征。教皇身上的金色长袍,化成一片片的白光消失不见。他双手成环状,仰头看着向上看去,三队翅膀把他笼罩在金茧里面。

远在罗马的刘枫,突然感觉到那股圣洁,不含丝毫杂质,庞大的气息。正陪他喝酒的乔恩斯,用手在刘枫面前摆摆:“你没事吧!发什么呆呢?”

“哦我没事。”刘枫回过神来,眉头拧成了川字型:“对了,你去把老维克他们叫过来,我要传授你们一套攻击阵法。到时候对付教廷的神之审判,也不至于太过被动。”

乔恩斯抿抿嘴,看着还剩下不少酒的瓶子,哼道:“教廷有神之审判,我们也有黑暗末日,到不至于被动啊。”

刘枫不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乔恩斯,是不想让他太过担心,教廷出了个大人物,也许是降临天使也说不定。现在下结论还太早,但还是需要准备一番的:“请问黑暗末日需要多少黑暗法师来组成,才能够引动黑暗之力,组成一个黑暗空间。十个、一百个、还是更多。我教授你们的阵法,可以让你们七个人,引动北斗七星之力,威力之大远非你我的想象。如果施法着的功力越高,阵法的威力就越大。如果是七个像我这样的人来布阵,可以搅乱星辰,毁天灭地也不是难事,你懂了吗?”刘枫并没有说谎,自从那次顿悟之后,他的实力已经增长到了一个顶点,人间已经很少有他的对手,除非上面派人下来。或者是和他一样不愿意走,还停留在人间的老怪物。

听刘枫这么一描绘,老血族赶忙放心酒瓶,化成一道黑雾消失不见。过一会就把所有亲王叫了过来。

刘枫刘枫用灭心指,把如何布阵和注意要求,直接刻在了他们的脑海中。然后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了,毕竟这是修道,而不是批发商场,有些东西只能靠自己别是帮不了你的。

教皇化成一个巨大的金茧,像一个巨大的电灯泡一样悬浮在空中,一股股浩荡的金色圣力,飘荡开来。正在圣彼得大教堂祈祷的萨拉,自然也感觉到了。萨拉在胸前划着十字架:“哎,难道还要开战?何时才是个尽头。”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,萨拉继续闭目养神。

混元派的那个老者,架着金色飞剑,立在空中,逐渐把神念散发开来,口中念念有词:“这个道友到是机缘不错,可是却是借来的力量,不是自己修炼来的,能发挥百分之一就已经很不错了。以物御人不是大道饵,可怜的蛮荒族人,到现在还执迷于外物至上。那有我们中原的道法来的神妙,一分力可引动天地劫数,攻击对付,也可接力卸力。哎,实在可怜可叹。”老者神念遍布不断像四周扩散:“三清在上,这里的人......”后面的话老者实在无言以述,老者的神念在教廷的几个房间里,竟然发现三男五女,胡乱媾合。老者大怒,吼道:“出家之人身上竟然有这么对冤孽账,而且还......还做出如此有伤风雅的事情。”这老头的真元雄厚,又是童子之身,用真气吼出去的声音,自然大的恐怖。滚滚白色气浪,朝四周翻滚,真的圣彼得大教堂不断晃动。

正在祈祷的萨拉,猛然站起身来,朝外面跑去,一边跑还一边狂叫道:“来人啊,启动守护神阵,天啊,这到底是那个天杀的,仅仅凭借声音就可以有这么大的威力吗?”乳白色的圣力光幕升起,把老者的声音隔绝开来。教廷的近战骑士,列队从各个隐秘的地方跑了出来,白衣圣堂和数量极其少的黑衣圣堂,也凭空出现,一个个紧张兮兮的。

萨拉身体悬浮在空中,几个红衣大主教同时出现在他的身边,问道:“萨拉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会有震动。”

萨拉朝天空中看去,说道:”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一见,畏畏缩缩的可不想你们中国人的作风。”

滚滚气浪袭来,声音好似惊雷一样,百里外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:“阿太,你们就是西方南蛮,张的到挺俊俏,可是却满脑子的猥琐思想。我就看不贯你们这群假修道士,该死的。要是早上千年,我还真不敢来这里闹事,可是,现在的你们太弱了啊,实在是太弱了啊。失去信仰,失去了高尚的情操,你们从上帝老杂毛那里得到的力量越来越小了。甚至连圣徒也没有啊,可怜、可怜啊,当年那个叫耶稣的家伙带着十二圣徒,可是进攻过我们中原一次。我不得不承认,我虽然很讨厌那个家伙,但那个家伙确实够强,要不是巡仙使下凡,还真的危险呢。可是现在的你们,实在是......”老者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弱的可怜啊,弱的可以啊,除了下面那个走狗屎运的家伙,其他人不值一提。从我们中原随便出几个高手,你们就完蛋了。可是,上天有好生之德,那种无聊的事情,我们是不会做的。可是当年那个叫耶稣的家伙,让我很不爽,我想给你们加点餐不建议吧!”老者说了一大堆阴不阴阳不阳的话,也不管下面的人听懂听不懂。

一个精通中文的教徒,站在萨拉身旁给他们当翻译。翻译把老者说的话,一字不漏的全部吐出。所有教廷的人,脸色变的阴晴不定。特别是当翻译官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,所有人都躁动起来。萨拉用英语大声叫道:“慢着,我们还没准备......啊啊啊,所有人都把圣力给我朝守护神阵里输。”本来很薄的守护神阵突然厚了几尺。

老者哈哈狂笑起来,他脚下的金色细剑,突然飞到空中。老者踏着禹步,他身上的道袍亮起柔和的金光。在空中飞舞的细剑,突然涨的老大老大。骇人的气势从空中落下,萨拉惊恐的叫了起来:“天啊,这家伙竟然见过耶稣,他到底有多大了,为什么他还在人间,他为什么还活着。他比那些该死的长生种还能活吗?”此时他心中实在有太多的疑问,太多的困惑。

从老者口中吐出苍老,好似代表天地威严的声音:“万法为道,至灭至穷,道之以崇,至穷至灭,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。混元无极剑法。”这老道的道行委实恐怖,他竟然以一己之力,引动了方圆千里的灵气。天地灵气几乎快要化成实质,带着奔雷的声响,全部窜进飞剑中。那把细小的飞剑快速变大。一把金光闪闪的细剑,伫立在空中,熠熠生辉,威风凌厉。老者手朝下面一指:“诛邪、疾。”

哗啦啦,细剑带着一抹金光,朝地面冲去。看着那把高达万米的细剑,萨拉心里很不靠谱。此时他已经在心里把教皇他骂死了,从那里来的变态老道,厉害的不似人形。他那里知道,这老道早就已经不是人,而是七转散仙,已经是神仙中人,只是无力飞升而已。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在上面,也不是小罗罗。

细剑带着奔雷之势,刺在教廷的守护神阵上,磕巴磕巴的声响不断。每一次轻响,萨拉等人的神经就狠狠的跳一次,他们可不希望那剑攻进来。

逐渐的守护神阵上不满了裂痕,眼看就要裂开。教皇从圣彼得大教堂里缓步走了出来,他每走一步,守护神阵便厚实一份。三队漂亮的白色羽翼,在他身后浮现,散发出点点金色的光华。教皇用那如青葱般的手指,指着在云层中的老者说道:“我说,一切叛逆神的存在,必将化为尘埃,匍匐在众神的脚下。”老者喉咙一甜,一口淡金色的血液吐了出来。

“该死的,这家伙有点本事,你等着,有时间在来找你玩。”老者长袖一卷,飞剑极速变小,最后化成寸许长,飞到老者的体内。老者朝教皇吐了一口唾沫,闪身消失不见。

教皇心里也非常憨然,他从传承那里得到的一点预言术不但没能杀了他,甚至连重创也说不上。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,而是用手指指着地下的教廷之人,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说道:“神说,愿为我主奉献生命的人,必将得到恩赐,在恩赐的永恒中,化茧成碟。”

刚刚受内伤的白衣圣堂和黑衣圣堂们,内伤不但痊愈,就连体内的圣力也爆窜了一大截。他们纷纷朝教皇跪了下去,匍匐着身形,把自己所知道的赞美词,毫不犹豫的献给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