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节 东淫的爱情故事
章节列表
第四十节 东淫的爱情故事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中国四川,都说四川美,这句话一点也不假,至少四川的妹子就不丑。

气象万千的高山峻岭匍匐在天地之间,宁静致远。层林之间的鸟叫虫鸣,一派祥和之色。一个头带道髻脚踏飞剑的小道童,摇晃晃的从树梢上飞来飞去,欢快的笑声,似乎和大山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。这里正是当年老子创立的混元派,道童架势着飞剑,一头钻进空中消失不见。刚刚那个是混元派的守护阵法,和星宗的虚介子星空大阵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混元派阵法内部,竟然有上千个道童,架着飞剑,在空中往来飞舞,可见其势力雄厚,远非一般门派可比。

而那个守护大阵,更是了不得,竟然在尘世间,硬生生的以无上法力神通,开辟出一块方圆千里的空间来。

在一座陡峭的高山上,有一间茅草屋,屋前有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,眯着眼睛,似乎在打盹。他身边的道童,手里拿着一个玉瓶,眼睛瞪的老大,但很无神,估计已经神游天外了。

忽然老者睁开眼睛,两道金色的利芒,从他的双眼中迸射出来,差点就把他身前的空间给割裂。老者掐指一算,口中幽幽的说道:“怪哉、怪哉,星宗的人怎么跑到西方去了,嗯,有趣,实在有趣,功力竟然不下于我,有趣。不过他去西方干什么呢?那蛮荒之地,有啥好玩的。”老者掐指算了算,猛然吐出一口金色的鲜血:“好厉害的瞒天过海之法,竟然连我也无法窥探分毫,似乎是那些魔头的手法,难道星宗有难?不像啊,他们已经封派好多年了。。。。。”老头吐血的时候,那个道童忽然惊醒,扑倒老者的身前叫道:“师祖爷爷您怎么了,不会是病了吧!”

老者抓起道童,把他放在身上,使劲的拍打两下他的P股,哼道;“我会有病?该打,竟然敢在我面前睡觉,谁教你的坏习惯。”老者把道童丢在地上:“去告诉掌门,就说我去西方玩玩,那个什么庆典活动,就不用等我啦。”说完老者就化成一道金色利剑,撕裂虚空出现在大阵之外,稍微辨认一下方向,就朝西方飞去。

相信大多数人,都知道在电影中的茅山派,并不是很厉害的角色。但在修道界的茅山派,却是货真价实的十大门派之一,而且还是排名前几的门派,他们用秘法炼制的飞天僵尸厉害无比,修真界鲜有敌手。更不要说一直没露面的血尸和金尸。那两个家伙的实力,可以和散仙拼个旗鼓相当,外加肉体极其强大,五转以下的散仙也不敢与之为敌。

这天清晨,茅山派的现任掌门——丘处机,突然感觉到一股浩荡的星力从环宇之中落下。于是便用茅山派秘宝——八卦盘,占卜一挂,才知道有人突然顿悟,得天地之召唤,只要顿悟之人愿意,随时可以飞升仙界。丘处机出了居室,衣冠飘然的朝另一座山头飞去,好似神仙中人:“这就是机缘啊,真没想到久未出世的星宗,竟然出了个如此厉害的人物,了不得,了不得啊。”

丘处机的速度很快,不多时,就在一间茅草屋前落下。茅草屋前是一名身穿盔甲,背上背着七把长剑的道人。道人的面目憎恶,一道巨大的伤疤,几乎快要把他的脑袋给分开。这个人正是丘处机的师弟丘天涯,一生致力于斩妖除魔。

丘处机看着他,平静的说道:“师弟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太过执着于某件事情,会让你产生魔障的。”

丘天涯睁开双眼冷冷的说道:“哼,当初师傅没把掌门之位传授与我,还不是你从中作梗。斩妖除魔是我毕生的志愿,谁也不可以阻止我,就算是你也不行。”

丘处机叹了口气:“师弟如果你还不放手,迟早有一天,你的名字,会列在自己门派的猎杀名单里。我今天来找你,是有件事情想麻烦你。”

“说。”似乎机械般的声音,从丘天涯的口中蹦出来,一点感情也没有。丘处机无奈的摇摇头,他对这个倔强的师弟也毫无办法:“我想你应该也感应到了吧!找出顿悟的那个人。至于找到他之后,该怎么做,就是你的事情了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声音还是一样的冷漠,似乎不愿意多说一个字。丘处机起身飞去,声音却留了下来;“为了救你。”

刘枫并不知道,外面已经闹翻了天,各种复杂的势力聚集在罗马。转眼间,又过了几天,刘枫在地下基地也没什么事情,除了偶尔去指点一下亲王们的修炼。那五个狼人勇士,也来找过刘枫几次,他们想让刘枫教他们一点什么。刘枫没让他们失望,教了他们一套简单的武学——学鹰爪功。这几天刘枫过的非常滋润,没什么事情,而且功力大进。用他的话说,是该休息休息了,活的那么累,值得吗?生活还是简单点好,再简单点就更好了。

自从东淫宣布正式追求莎莉,基地里的笑容明显增多了。甚至在刘枫的怂恿下,开了赌场,赌博的内容是东淫,可以在多长时间内,能把莎莉给追到手。赌注,不用说是红丹丹的人民币,如果谁猜的最准,刘枫愿意赏给他一滴帝王血液,一滴可以让一个吸血鬼男爵,直接变成亲王的帝王血液。但是不管猜准猜不准,钱全部落入刘枫的口袋。

于是血族们都疯狂了,通过种种方法联系上面的外围人员。把自己户头里面的钱,全部按照汇率换成人名币,疯狂下注。有些财大气粗的血族,甚至卖了十几个日期。要知道一个日期就是七亿人名币啊。当然,西贱南淫北色他们也都参加了,只是象征性的买了一个日期。

刘枫没事就翘着二郎腿,坐在巨大的赌桌旁边,数着信用卡。

同往常一样,刘枫坐在庄家的位置上,翘着二郎腿,嘴里哼着小调。三个不良血族,聚集在电脑旁边看着黄片。刘枫偶尔也会瞄上几眼,顺便在评价一番:“这个带劲,回放一下......这个不错,可是就是小了点......哎呀这个是极品......妈的,搞了半天是人妖,操。”在场的血族,一个左看又看看,眼观鼻、鼻观耳,装作什么都没听到。至于那三个不良血族,一边抽着大麻,一边请教刘枫看出人妖的方法。刘枫歪着脑袋看着西贱:“你想知道怎么辨别人妖?”

刘枫压低声音,示意西贱过来。所有的血族同时把耳朵竖起来,打算偷师。西贱把耳朵贴近刘枫的嘴边,说道:“还是老大最疼我,这个秘密只告诉我一个人,我对你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刘枫几粒咕咕在西贱耳边,说了几句连他自己也听不懂的音节,然后双手一拍,指着西贱说道:“我已经把方法告诉他了,以后你们就找他问。”

西贱冤枉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:“我什么都没听......”南淫、北色两人不管不顾的把他拉近人群中,用武力恐吓起来。刘枫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。他的神色平静,好似黑暗深渊一样,就算再大的石头落入深渊里,也不会激起那怕是一点点的涟漪。

返璞归真,这就是刘枫的境界。就好像真正的高手,不会告诉你,他就是高手一样,而是会像一个老朋友一样和你说说话,聊聊天,偶尔俏皮几句。王道、狗屁,刘枫可不相信,凌驾在所有人之上,可以得到稳固的地位。那样只是自掘坟墓,因为他连最起码的观念都没摆放正确。什么是高手,大隐于市的是高手,什么是绝世剑客,没有剑气的就是绝世剑客。所以刘枫宁愿和手下们,一起开心一起笑,也不愿意当一个没有丝毫情趣的伪高手。

“生活啊。”刘枫无意识的发出一声无聊的感慨:“就像是一杯白开水,怎么去调味完全是根据个人喜好,我就喜欢白开水,甜了太腻,咸了太酸。”

刘枫在发感慨的时候,东淫正抱着一束鲜花,站在莎莉的面前,不断发毒誓:“我奥尔菲克*亨利以该隐始祖的名义起誓,我对你,可爱的莎莉是真心真意。为了你,我可以放弃一切,包括我自由,我爱的大麻,我爱的海洛因。为了你,我甚至愿意失去我宝贵的生命。”东淫把鲜花递到莎莉的面前,露出一个自认为真诚的笑容。

莎莉接过鲜花,然后把它狠狠的甩在东淫身上,佯怒道:“告诉你,当一个人可以随便起誓的时候,本身就是极不真诚的表现。谢谢,用一大堆的废话,让我看清你的本来面目,再见。”莎莉绕过东淫小跑般的走开,走两步,她突然回过头来:“错了,是不再见,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。”

东淫怔怔的站在原地,鲜花从他身上滑落,他却没有用手接住。过两分钟,他才突然狂笑起来,嘴里不干不净的哼道:“没关系,有什么关系呢?我还没有绝望,仅仅是失败一次而已,东淫加油。”东淫做了加油的姿势,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一样。

刘枫偷偷的用神念观看了全过程,他无聊的撇撇嘴:“老套的故事情节,爱情啊,来的实在太过唐突了点,不过也好,正所谓早死早超生。”刘枫不干不净的在心里嘀咕一通,把神念收了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