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九十四节 寂灭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九十四节 寂灭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如题求订阅。)

左手是欢呼雀跃的星焰,右手是粘稠如墨的魔焰,两种极端的交点,却出现在同一个人的手上,显得是如此的矛盾,但给人的感觉,却又充满了和谐。满脸狰容的刘枫,发出歇斯底里的微笑,那双殷红的双眼,仅仅的盯着那名全是都在颤抖的冰神:“吸收别人灵魂,被人饲养的恶鬼,胆敢妄自称神,也就罢了。可是你为什么要伤害她,最奇怪的是,你加持在她身上的伤害,在我这里竟然是加倍的。”双眼迸射出恐怖的杀意,刘枫吼道:“所以你必须要死。”

“任何人都可以变的很毒,只要你尝试什么叫做嫉妒,我不建议其他人怎么看我,我只是不想见到,其他人比我更开心。”全身虽然在不断颤抖,显然那不是因为恐惧,更多的成分是因为亢奋,或者说是嫉妒:“我很嫉妒,为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得到眼神冰冷,心却是暖的你。为什么前世今生,我都无法得到呢?为什么?为什么?”头发白的近乎透明,身体如同淡蓝色的雪,和漂浮在身边的雪融合。玉脚站在冰莲上,那双冰冷的蓝色瞳仁,却有着一种深深的嫉恨。

“不错的台词,可是你还是要死,因为你很让我不爽。”手里的两团不同属性的火焰,如同飞舞的狂龙一样,冲向冰神。瓦蓝瓦蓝的棱形防雨罩,宛若最脆弱的玻璃一样破碎,同它一起毁灭的,还有它的主人,那名嫉妒心很强的女人。黑色和银色的火焰交织在一起,她甚至连惊叫都无法发出,就被灭绝了一切生机。

轻而易举毁灭冰神的刘枫,把目光转向樱:“婊子,接下来是你了,有什么遗言吗?”无聊的摆摆手,刘枫轻笑道:“不过也无所谓,你的遗言,我也不会带给任何人。”刘枫的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凭借本能闪电般的拔出武士刀的樱,细长的武士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弧度。用手抓住那把锋利的武士刀,刘枫的鼻子离樱的鼻子之间,不超过一公分:“实现你的承诺吧!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,对,用你的生命。”

徒劳的想要用武士刀切开刘枫的手掌,而那四颗獠牙,已经深深的没入血管之中。全身再也提不起丝毫气力,软绵绵的身体,扑进刘枫的怀里,嘴里发出男女媾合时才会发出的呻吟声。甘甜美味的鲜血,一点一点的滑过喉咙,樱的身体逐渐变的僵硬,在也没有丝毫温度。把这名山口组的长老,随手扔掉,掏出白丝手绢,漫步斯里的把嘴角流出的血液擦拭干净:“有趣,实在太有趣了,真是令人期待和亢奋啊。”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:“你们也一样,我不喜欢太婆妈,黑暗过处寸草不生。”

晦涩难懂的音节从神魔法师嘴里吐出,一个个大型魔法,对地面开始狂轰乱炸起来。狼人的嚎叫此起彼伏的响起,它们用那对双手,把能见到的一切生物,拍成粉碎。如鬼魅般游走的吸血鬼,像技艺最高超的杀手一样,把手里的利剑,刺进忍着的喉咙里。

伴随着阴阳师的死亡,布在周围的结界,慢慢的支离破碎。冲天的魔焰,把方圆五里的地面化成熔浆,缓步从黑暗中走出的刘枫,从北色手里接过乔纳莉。早已在外面等候的低级黑暗生物,为他打开车门:“您请先生。”

低头钻进加长版的豪华轿车里,刘枫小心翼翼的把乔纳莉放在对面的座椅上。趁着夜色,汽车慢慢的消失在迷雾中,只留下满地的狼藉和厚重的血腥味。

从这角度看上去,乔纳莉真的很美,苍白的皮肤,竟没有那种病态美,反而给人一种如青花瓷一样细腻的直觉。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乔纳丽的面容,那柔软舒适的感觉,直透心肺。似乎害怕乔纳莉发现一样,刘枫飞快的把手拿开。可是眼神又情不自禁的游向了,那被黑色劲装仅仅束缚起来的蓓蕾。虽然不算大,但却深深吸引住了刘枫的眼珠,那半深半浅的沟壑,如同黑洞一样,只要望上一眼,就无法在逃脱它的束缚。在向下望去,是那双修长的玉腿。硬生生的把目光从乔纳莉的身上移开,望向窗外那不断飞驰而过的建筑物,刘枫开始若有所思起来。

厚重的黑暗袭来,却没有给刘枫带来任何不适,因为他本来就是黑暗生物,生活在黑暗中,这是本来就应该的道理。现在的刘枫,只是在想,为什么那个自己,右手接收的黑暗,左手却还紧握着光明:“难道他不知道,既然已经选择了黑暗,如果再次莫入光明之中,总有一天会化成飞灰的吗?嗜血残忍才是我们吸血鬼的本色,那种无聊的情感.......”苦笑两声,刘枫不再喃呢,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是是否需要情感。

努力静下心来,刘枫忽然发现,在高空之上,竟然有人缠斗。

刺耳的剑气几乎要震破耳膜,半月状的剑气,撕裂空间出现在那辆名叫AUDI R8奥迪豪华轿车上空。这辆性能如同野兽一样的跑车,却没有丝毫损害,那一道足以分开一道龙卷风的剑气,很突兀的消失不见。

刘枫气的三尸暴跳,差点就破口大骂起来,这辆跑车的价格可是很贵的:“日本忍着的气息,那该死的剑气,带有很强烈的金精之气,因该是一名金属性忍者。”

刺耳的刹车声响起,这辆马力达到803,从静止到没小时一百公里的时速,只需要2.9秒的跑车,在地上留下一道很长的黑迹。橡胶和柏油马路摩擦产生的刺鼻味道,让人本能的有点厌恶。

刘枫推开车门,把目光放到,在高空上不断缠斗的两个身影身上,对身后的司机说道:“你先带小姐回去,这里就交给我好了,我倒想看看是什么原因,让这名忍者牢牢的咬住那名修道士不放。”

简单的回应一声,跑车就加速超酒店跑去,跟在它后面的是北色他们的车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