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八节 神魂玉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一百零八节 神魂玉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旧事重提,如果读者你抱着这本书是没有创意的书,那么就请你别看了,真的,如果你撇去那些芥蒂在来看吧!这本小说我没打算赚一分钱,我也不敢保证什么,毕竟每个人都有难处不是。我只能说,我尽力写完,前面的坑很大,坑中套坑,也许你们现在看不出来,等到最后我会逐渐写出来,到时候你们在来定论这本书到底像谁。)

刘枫知道此劫难逃,倒不如爽快点,免得被面前那条恶龙杀人夺宝,却是有点太不划算了。刘枫于是双手一划,一道空间裂缝便展开,从里面掉落了墨玉色的原玉,海量的灵气顿时铺面而来,把四周的岩浆给拨开,露出一个宽敞的空间来。

火龙脉的眼都直了,如铜铃一般的双眼,喷出刺目的红光,嘴巴张的老大,口水哗啦啦的流落下来,情不自禁的伸出两只前爪,火龙脉叫道:“我....我....我全要了,天啊,这火候怕是有几千万年了,真是活见鬼,这人间怎么可能还有如此美玉,只怕练成飞剑,那是也是.......”火龙脉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似乎好像深怕自己说漏嘴一样。流出的口水也吸溜一声,被他吸进了嘴里,发出汩汩的声响。

尴尬的笑了笑,火龙脉似乎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,他双手一抓,掉落出来的原玉,全部消失不见。刘枫见此大急,一溜烟的窜到火龙脉的面前,指着他的鼻子就破口大骂起来:“我靠你xxxxxx!”这是他从四大贱人那里学来的,经典骂人词语:“你不是说只要一点吗?我干,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,就算是我的主灵魂,也没你这么无耻啊,这几乎是老子的全部家当了,不行你得给我留点,你不能吃独食。”刘枫说全部家当确实有点夸张,其实他的空间里还有很多好东西,亿年玉髓,和那块奇怪的原玉就不说了,单说他从几大门派打劫而来的那群货色,随便拿出一些,在中原道门的眼中,也都是强破头皮的玩意。

火龙脉用前爪抓抓脑门,发出金属撞击时才会发出的咯吱声。他嘿嘿讪笑起来,那洪亮的嗓门差点没把刘枫给震晕:“可是那东西对我都有用啊,我说了,我只要对我有用了的嘛,你看身为九州九大龙脉的我,如今都成了这幅德行,那里还有远古时期神威,哎....”仰天发出一声叹息,这条龙脉很无耻的说了一句鬼话,他受伤不假,但他绝对不是远古时期的那条火龙脉。远古的那九条龙脉早就功德无量,修成正果,一身修为不下于任何仙神,挣脱了这地气的限制,飞升到仙界享福去了。他也只是当年火龙脉特意留下了一丝种子,为了避免九州崩溃,才留下来的。虽然曾经也辉煌过,但却绝对不是那么厉害。

由阴暗一面控制身体的刘枫,老实说是一条好汉,也是一条为了杀戮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疯子,但要说那作奸犯科、打家劫舍、阴人坑人,那确实远远不如那一面的刘枫。

用功力封住耳膜,刘枫深吸一口气,以更大的声音吼道:“老子不管,吃独食就不行,我不管你以前多么牛逼,如果你要全要了,老子我豁出去这条性命不要,也定要你好看,我想星宗的星寂,你一定听说过吧。”刘枫这句话却是不假,他确实有这个实力,道教有破身之法,用来拼命,魔教也有天魔解体大法用来拼命。星宗却和他们一点也不相同,只要他们愿意被那漫天星辰同化,变成他们的一部分,可以引动真正的灭杀星力,那威力啧啧,绝不是寻常人敢碰。

火龙脉双眼放光的扫了一眼刘枫,嘴里喃喃自语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不过那个眼神,却是让刘枫有种被看透的感觉,很是有点不爽。

火龙脉脸色的狡黠笑容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庄重,他伸手把四周的岩浆全部拨开,望着刘枫说道:“原来你出生星宗门下,那我们也算是有点渊源,当年那个叫天机的老人,还跟我打了一架,最后谁也没有赢了谁,要说着普天之下,没几个人我佩服的,那天机老人觉对算是一个。”火龙脉的眉头隐隐皱着一起;“我和他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这个岩浆洞府,当年还是帮忙布置的,除了引出地火之外,倒是没有多大用处,不过也算是对我有恩。既然这样我也不好为难与你,倒不如这样好了,我们公平交易,你分给我一些玉石,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,只要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我定当竭尽权利,你看可好。”

老实说刘枫并不是很在乎那些掉落下来的原玉,因为有个可以生产玉石的祖宗在他手里。这些年他没有注意,那块古怪的玉石,不但巩固了自己的空间,由于灵气太过充足,里面已经结成了一下原玉,虽然成色和质量,没有眼前的这些好,但只要有时间,迟早会赶上这些原玉,也没什么好计较的。他刚才之所以如此反常的想要留下一部分原玉,只能解释,他的本性使然,无耻到了自己也无法明白的地步。这估计也算是那主灵魂潜移默化的效果,毕竟以前都是一个灵魂,虽然分成了两个,各自行事,却还是沾染了不少各自的习惯。

火龙脉见刘枫沉思不语,也不好为难,可是他有眼馋那些原玉,有了那些原玉,自己虽然不能尽数恢复当年雄伟,但起码也能恢复个五成,却也还算不错了。那冥冥中的一劫,晨风他们能够算出来,这条老油条又如何算不出来。毕竟他的道行在那里呢?就算十个晨风加起来,也不见得是它的对手。所以他才急于疗伤,要知道那灭世一劫非同小可,到时候万物皆成飞灰,即使你在强大,在天道演数的面前,也如蝼蚁一般无二,委实难以挣脱。能恢复一点是一点,总好过到时候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来的好。

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,只要不太过分,我都帮你达成,你看可好?”火龙脉终于底下了头。

刘枫深深的点点头,好似做了什么决定似得。食指一点,已经愈合的空间再次打开,那块古怪几乎青的发黑的玉,从空中落了下来。那块原玉刚出现,四周忽然变了摸样,岩浆如见鬼一样,钻进了更深的地方,四周忽然变的空荡荡起来。

火龙脉的眼睛睁大,几乎快要突了出来,口水哗啦啦的落下,跟小溪一样,他也顾不得去堦,它只感觉喉咙发堵,良久之后,才结结巴巴的突出几个字:“神....魂....玉,玉中之王。”火龙脉的语速逐渐变的流利起来:“天啊,你怎么找到这逆天的玩意啊,这块头,就算是在仙界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