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一十八节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一百一十八节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上次道门大会,做为纯阳宗掌门弟子的烈阳子本有资格前去星宗参加大会,但因掌门有意让他留下主持派中大局,是以便没有去。不过刘枫的大名他还是听说过的,他师傅从星宗回来后,也一再对派中弟子嘱咐道:“这星宗果然实力雄厚,不愧是万年前天机老人创建的名门正宗,如果遇到魔劫,你等可去星宗避祸,却比去祁山派鬼君那里来的好。一来他本魔教中人,多有不便,二来他对大会商议之事多有嫉恨之心,为师怕他把你们当枪使,到时候连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,却也冤枉过头了。”

被杰里领着,烈阳子心念电转:“这星宗掌教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,我纯阳宗被灭,要是他来个落井下石,岂不是不妙,听说这掌教是属于那种燕过拔毛的人物,不得不多加防备。”不过转念一想,烈阳子便释然了:“老子我现在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,怕个鸟,反正身上也没啥宝贝,顶多只是把我当枪使唤,反正这仇迟早要报,却也不怕。不过这星宗掌教确实神通广大,竟然可以提前知道我要到来,只怕师父也不及他万一。”

“先生人带到了。”杰里拱手对刘枫做稽道。

“你且下去,我还有事情要和他谈。”杰里恭敬的点点头,转身走了下去。刘枫对烈阳子招手道:“小子你大难不死,还有此造化,日后定是大富大贵之人,你且过来。”说完刘枫便把银风插在地上,随意的盘腿席地而坐。

烈阳子惊讶的望着面色随和的刘枫,他却不知道,此时的刘枫已经和刚才的不一样了,喝了那瓶血液后,阴暗的一面私下和主灵魂商量,叫他上来支持,毕竟他不善言辞,还是退下来比较好。拱手做稽,身穿火红色道袍,道袍上刻画两只金乌的烈阳子道:“教宗法力通玄,知道我要来此,相比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,我也不便明说,我只是来求指引,我该何去何从。”本来性格火爆的烈阳子,经过大变之后,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,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,盘膝坐在刘枫身前。

刘枫习惯性的用手拖住腮帮,眼中银光闪烁,只是一眼便把烈阳子看了个透彻:“我并非圣人,如何能够把这天道演数尽数计算在内,我只是凭借那一点点的感觉和推理得来的一些结论而已。其实我并不知情,你且说来听听,你们纯阳宗到底出了什么事情。”

长长的嘘喻一声,感叹世间的变化无常,烈阳子便把事情的经过告知刘枫。听完后,刘枫一边安慰烈阳子,一边开始想起对策,心说:“这魔头本事不小,只怕连最歹毒的魔道中人,也不抵他万一,这可如何是好。最重要的是这魔头的功夫甚是奇特,竟然可以直接吸收别人的精气神来滋补肉身,如果让他多吸收几个,岂不是就连仙人下凡也无可奈何。”

脸色变的阴沉不定,烈阳子沉浸在悲伤中,并没有发现刘枫的异常,只是一个劲的叹息。良久之后,刘枫忽然开口道:“你且先去祁山派找鬼君,把这件事情完整的复述给他听,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至于事后,你可回来找我,你现在刚死师傅,又无门无派,一个人在外面流荡不免会遭到魔头毒手,倒不如回头在我这里住下,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不是?”

“大善!教宗大恩大德,烈阳子永世难忘,既然这样我先去祁山派把这事情告知他们,也好让他们有个防备。”话毕烈阳子就化成一道火光下山去了,他没有出去的方法,还要找个人带路。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,他倒不想让刘枫帮他,毕竟欠别人太多的因果,对修行不易。

望着火光消失在山下,刘枫眉头紧皱,可嘴角却已经翘了起来,自言自语道:“好个打手,用天火凝练的肉身也算是得天独厚,在我派居住当然要出点苦力才成,嗯,得想办法把他弄到门下,也算是一件好事嘛。”嘿嘿阴笑两声:“我实在太阴险了一点,不过我喜欢,嘿嘿。”刘枫正笑的兴起,西贱那贼贼的笑声已经在刘枫身后响起,他乐呵呵的走到刘枫身前盘膝坐下,语气有点不满的嘀咕道:“你用神念之法唤我做什?难道你不知道打扰别人做好事,是很不礼貌的吗?特别是那种好事,那个丫头一定会暗地里骂我腊枪头,中看不中用的。”

刘枫笑道:“你就知足吧!这些年你倒是祸害了不少妇女,小心日后遭了报应,叫我给你挡灾劫。我眼下正由一桩积累功德的事情要你去办,你且告诉我,你去是不去。”

西贱撇撇嘴,还暗地骂了刘枫一句:“既要做婊子,还要做牌坊,只怕只有老大你才做的出来。”当然这一席话他是不会当着刘枫的面说出来的,只见他用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捅了一下地面,把地面捅出一个小洞来:“老大,你别说那些玑语好不,听着很不习惯,说吧,有啥好事。”

“好,咋们不打玑语!”刘枫眯着眼睛道;“你且带着我的玉牌去各大门派,把玉佩给他们掌门一观,他们自会知晓,你也不必多问就是。我已经把该说的话全部刻了进去,省去了不少麻烦。不过记住一定要速去速回,不然定遭大难。”言毕,系在腰上的那墨绿色的极品玉佩,便自动飞起落在西贱的身前。

西贱伸手接住玉佩,化成一道银光直接出了大阵,略微辨别一下方向,就朝比较熟悉的混元派飞去。

话说烈阳子化成火光飞到山下,叫了一个位正在吐纳的狼人道:“请问道友,这大阵如何出的去,我领了你家教宗法旨,要去祁山派一趟。”感觉不妥的烈阳子在后面有家了一句,说明出去的原因,免得误会才好。

那狼人性情也耿直,没有那么多心思,想也没想就告诉了他出去的方法,然后又开始吐纳起来,在他们这群暗夜生物看来,修炼才是正紧事,其他全部都小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