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一十九节
章节列表
第一百一十九节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祁山派坐落与大西北一座大山上,那山在古时也很是有名,只是在近代有些没落了。原因很简单,抗日战争时期,一个师的日本鬼子为了扫荡共军,尽数狂奔进去。白天还好,只见夜里,那里鬼气森森,什么样的魍魉鬼魅胡乱出没。再加上得到鬼君的许诺,那些鬼子被硬生生的吓疯了之后,抽筋扒皮下了油锅,然后被吃的连骨头也没剩下一根。由于那天夜妖魔鬼怪做出的动静实在太大,方圆百里范围的村落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,再加上诸多传闻。很多村民也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那里,直到现在却也没了几户人家,就算有,也定然受不了那无尽的折磨,远远的逃离了。鬼君喜欢清静,偶尔派几个鬼兵下去,吓吓他们,谁受得了呢?那岂不是活见鬼了。

烈阳子化成一道火光落在岐山的山腰下,这是修道界的必要礼节,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鬼怪大佬,都很好面子,谁要是敢在他们的地头上乱飞,那绝对会被他们认为是调谑,不被收了元婴吞噬,那都是轻的,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这个破规矩。

由于方圆百里显有人迹,这里却愈发显得鬼气森森了。大白天的,山头上却寒冷如秋,焦黑的土地长出一个个鲜红欲滴的花朵,只是那些花朵有些古怪,普通花朵的花芯无不是清香扑鼻。而那些鲜红的花芯却非常骇人,竟然长出一张张血盆大口,宛若鬼物。

一名显然是花妖修成人形的妖怪,穿着近乎透明的丝衫,端坐在一块石头上搔首弄姿。只见她面色桃红,那如秋水般的眸子散发出水灵的光芒,平常人只怕望上一眼就会失去本性,和她现场欢好一番,然后被吸取阳元变成枯骨,就连灵魂也会被囚禁,失去了投胎转世的可能性,委实歹毒异常。

这花妖眼看烈阳子天庭饱满,一身纯阳几乎快要化成实质缠人在周身,那有不动心的道理。见到烈阳子飞落下来,心里就打起了小九九,想要成就一番好事,得到烈阳子的真阳,只怕和那神仙中人也相差无几了,到时候也不用受那老鬼的欺辱。

烈阳子刚刚落地,便看到那花妖,于是拱手做稽道:“敢问道友,纯阳宗——烈阳子想要求见祁山派宗教鬼君,可否引见一番,我有急事。”烈阳子自小就被带上山,几乎未曾下过山,那里见过这香艳的场面,说话的时候,便面红耳赤,羞涩的把目光移向地面。

那花妖见此更是欢喜,心痒难耐,甚至想要和烈阳子就地欢好,成就一番美事。她用手轻捂嘴角,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,如秋水般的眸子暗送秋波,不知道她本来面目的人,如何能够消瘦的了,这女子倾国祸水般的容貌:“哎呦啊,冤家,那有何难,我且带你上去便是,只是花姐姐这里有一个请求,你且先答应我,不然我可不会带你上去。”说话间花妖已经慢慢的贴近烈阳子,左手里的粉红色手绢轻轻扬起,一团红色云雾飞出,被烈阳子一不小心尽数吸进肺里。花妖心里暗喜,暗暗说道:“这道人功力甚是恐怖,只是不喑世事,也不知道防备,却是让我讨了个天大的便宜。中了老娘的桃花散,就算神仙也定让你拜倒在老娘的裙摆之下,何况你还不是仙人。不过,看着你是童子鸡的份上,多玩些时日,在吸干你便是。”心里已经把烈阳子判了死刑的花妖用那柔弱无骨的手指,轻轻点了点烈阳子的胸膛。

话说烈阳子不喑世事,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好坏。刚吸入那粉红色的云雾,他就心生紧兆知道不好。但此时已经为时已晚,身体已经开始燥热起来,阳根也刷的一声竖起,硬如精铁。只见那手指点来,想要躲避,可是身体哪里还能移动分毫,相反还轻轻的朝那女子的胸上贴去。从未欢好过的他,羞得要死,想要反抗,却没有丝毫作用,一身纯阳劲力如石沉大海,那里还提得起来。

花妖一边奶声奶气的脱掉那几乎透明的丝衫,一边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说道友,你也莫要挣扎,你我现在就成就一番好事,岂不妙哉,我会让你很舒服的。”

“大胆妖女,你敢要祸害与我,日后我定不饶你,你还不快放了我。”烈阳子大骇,纯阳宗的法术和体术,只有童子才能练到最高境界,到达那炼阳还阴的地步,如果破了处男,他这一生再也修不到那种境界。烈阳子嘴上挣扎,整个身体更是红的发紫,好似一个茄子一般,好不怪异。

浑身**,在烈阳子身旁不断搔首弄姿的花妖,心里也不焦急,心说:“中了老娘的桃花散,你还敢嘴硬,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几许,到时候别求老娘跟你欢好,那才是男子汉哩。”心中定下计较,花妖却愈加搔首弄姿起来,撩的烈阳子浑身抖动不已,全身真阳已经开始朝下身聚集。只见那阳根不断涨大,红的发黑,黑的发亮,用天火熔炼的身体,本来就神妙无比,全身真阳又聚集在一起,只怕用上品飞剑,此时也难以斩伤。

此时那阳根顶在道袍上,很是难看。烈阳子全身发烫,又提不起劲力,只能看着这种局面,此时连死的心都快有了。

花妖见此心里越是欢喜,几乎要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撕裂烈阳子的道袍,骑上去就地欢好。但想想不好,还是等他自己受不了了,来找自己欢好,那样才够味。

花妖于是又加了一把火,坐在地上,自己捣鼓起来。烈阳子瞪大眼睛,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嚎叫,眼看就要忍受不住,冲上去大肆欢好。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师傅平日里那些教诲:“无空无色,无色无空,尘世间的子女都犹如红粉骷髅,转瞬即逝,徒儿你且记住,千万不要失了真阳,不然你那一身修为也就算是废了。我们纯阳宗不同于其他宗派,只要没有到炼阳转阴的境界,如果失去童子之身,定会陷入情欲之中,再也不能回头。”

烈阳子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,脑袋顿时清醒不少,他使劲想要提起紫府中的纯阳劲力,竟然发现能够提炼出些许,顿时大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