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二十二节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一百二十二节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烈阳子在祁山派待了数日,暗中把全套的派中秘法尽数传给师弟们,并且交代了门派被灭的进过,最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各位师弟,咱们纯阳宗以后要夹着尾巴做人了,要是遇上魔头,千万不要冲在前面,送死的事情让别人去做,咱们可耗不起啦。”几十名师弟一个个嘘喻不断,眼中隐隐有泪花浮现。可是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就连掌教也被魔头一招之内做掉了,他们能去找魔头拼命吗?那不是给魔头进补吗?

数日过后,烈阳子返回到星宗不提。

时间慢的犹如刀割,至少对中原道门来说是这样的,一个月的时间,却让他们有种比一万年还漫长的感觉。魔头每一次出没,必定伴随这一个门派的灭亡。那些名门大派,魔头暂时不敢去找麻烦,可不代表他不敢招惹那些小门派。是以一时间,小门派当中的道人,人人自危。

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,让那些小门派的人,尽数去四大门派躲避些时日,再派出除魔人员,出去剿灭那魔头再说。

这个提案被很快通过了,短短的几日内,四大门派被挤得满满的,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星宗。当中又开了几次会议,这时候,已经不再适合勾心斗角。刘枫自然也不好在难为鬼君,甚至还亲自送上从人间弄来的极品窖藏女儿红送与他,两人的关系也算是和好如初。

刘枫等人也知道,派那些窥虚境界的小虾米,只是给魔头喂食,最后没有办法,各大门派分别派出了门中的长老,带上那些从上古时期就留落下来的法宝,出去找魔头拼命了。由于星宗真正厉害的,就只有刘枫和金猿两人,刘枫没有办法,要留下来主持大局,于是便派遣金猿陪同前去。当然其他门派对于星宗只派出一名人员,都有异议,但当金猿举起手里的定海神针,直接把方圆百里的空间搅成馄饨状态后,他们就再也没了异议,金猿一个人的战力,只怕要比晨风还要强大哩。毕竟一个已经和手里神器水**融的人,跟一个手里拿着还未祭炼过的神器,差距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。

翌日,天空下起了袅袅细雨,阴霾的天空,好似众人的心情一样沉重。金猿无聊的用定海神针当牙签,捣鼓着牙齿缝隙中的肉丝。

晨风老道坐在篝火旁,正抱着一块肥大的猪腿猛啃,样子好不猥琐。甚至跟他一起前来的几位长老,都不忍看下去了,其中一名看起来童颜鹤发的老道,用手轻轻的拉了一下晨风的衣角,暗自传音道:“师叔,你能不能吃慢点,他们都在看着呢?”

晨风停下了动作,左右望了望,发现西极宗、祁山派、茅山派,就连混元派的长老们,也都用怪怪的眼神望着晨风。那眼神说不出的诡异,就好像普通人活见鬼了一样。

晨风冷冷的哼了一下,好似无数的惊雷在四周炸响,这些人当中,就数金猿和晨风的修为最高。当然最怪异的,还属他们。其他人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,当下赶忙把眼睛转向别处,装模作样的跟身边的讨论道;“你看这雨多美啊,朦朦胧胧的。”“是啊,你看这花,开的多艳丽啊,我都忍不住要摘下来了呢?”

翘着二郎腿,金色眼瞳的金猿,看了看天,又看了看那几乎只剩下两个花瓣的花骨朵儿道:“你们这群老道,还真是有闲情雅致,我看这天气蛮怪的,只怕不是好的征兆吧!再说,那花朵儿,就那么两片干巴巴的叶子,有什么好看的,要不要小爷我尿泡尿,给那花儿施施肥,也好让它张的快点嘛。”众人集体陷入无语当中。

晨风狠狠的啃了一口烤肉,嘴里咿咿呀呀的对身后那道士哼道:“我说师侄啊,我们混元派修的是什么?你且给我说说看。”

那童颜鹤发的老道,面色顿时变的严肃起来:“我们混元派修的是道法,修的是境界,修的是和这天地不分彼此,最后只凭一个手势,一个符箓,便可引动天地之力,用之御敌。”

‘啪、啪、啪、啪。’晨风直接把猪蹄砸到那童颜鹤发的老道头上,脸蛋也涨的红丹丹的,手里的猪蹄,更是被他舞的密不透风,一次接一次的砸在那童颜鹤发的老道头上,嘴里还咿咿呀呀的说道;“我打醒你这个不成气的混蛋,这就是你的领悟,这就是你的几千年来的领悟吗?我看,刘小子都比你强上不少哩,至少他能够得到自然的承认,你呢?这些年,你修道修的脑袋都锈透了不成?我们修的是自然,你看到那花儿是自然的,那树儿是自然的,你仔细听,在那数百里外,不断媾合的两只猴子,也是自然的,何为自然?这就是自然,他摆在我们的面前,还用去说吗?我们要去听,要去看,就好比我杀了那头野猪下酒,也是自然的,弱肉强食,这是自然的法则。为了力量,你永远也体悟不到那种和自然水**融的境界,其实生活何尝不是一种自然呢?道有三万万种,我只取其一。我现在告诉你?什么是自然,你脚下的青草就是,那袅袅落下的雨滴是自然。自然无处不在,所以根本就不用去刻意追求什么,成天把那些典籍挂在嘴上就成了吗?什么时候等你,可以用手去折断那小草,让那袅袅落下的雨滴消散了,你就明白了,什么是自然。”

童颜鹤发的老道听的似懂非懂,当下点头道:“我折断了那小草,让那袅袅落下的雨滴消失,就可明白是自然?那很简单嘛。”

“笨蛋,自然不是看的,是在这里的。”晨风用手指了指心脏:“自然在你的心中,所以说,不用去说,也不用去抓,到了,你就到了,没到,说什么也是白搭。”

童颜鹤发的老道,还是不懂,但晨风已经不再说明,有些东西是不可以言传的,不然那修道高手还不批量生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