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二十三节
章节列表
第一百二十三节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晨风这一行人,的确是块难啃的骨头,搞不定还会肉没吃成,反倒磕掉几个牙齿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魔头现在是左右为难,直接去找那几大门派,铁定不行,人多力量大,就那几个守护大阵来说,足够他喝一壶的了,更不要说那里面的修道士了。每人随便扔一个最简单的降魔天雷,绝对吃不消。所以魔劫选择了偃旗息鼓,七八十个足以分江裂海的恐怖人物,顺着地球绕了好几圈,愣是没有找的任何魔头的踪影,最后不得不下榻在世俗的酒店里,开始修心养性起来。

宝相庄严的刘枫,盘腿坐在玉蒲上,一缕银色星力从空中落下,被吸入丹田紫府内,然后又从顶天穴里冒出来,只是冒出来的时候颜色有点变了,变的有点点发紫,好似一团美丽紫罗兰,快要盛开的样子。没有惊天动地的景象,也没有排山倒海的气势,只有宁静而闲淡的淡雅幽笑。对,宝相庄严的刘枫,嘴角确实在笑,而且笑的是如此的自然,如此的和谐,让人看不出有任何的做作。

叮叮咚咚的声响,从头顶上那团略带紫色的银色气雾中传出。声音不大,但极具穿透性,好似醒世钟一样,透漏出一种沧桑古老的感觉,那声音好似山下的那汩汩泉水声,好似那虫鸣鸟的叫声,好似那独坐幽帘下的寡妇,发出那无奈坎坷的叹息声。两行热泪,从那紧闭的双眼滚滚而出,刘枫是感动的,他听到了小草的呼吸,他听到了那枯树的无声的呐喊,他听到了,那无数开心或不开心的笑容,好似一个个人,在叙述一个个古老的故事。

密密麻麻的端坐在山上修炼的众人,听到这钟声,一个个略有所悟。有几个领悟能力高的,甚至当场突破境界。

慢慢的睁开双眼,刘枫右手结出扣在丹田上,另一只手幻化出无数的残影。头顶上那钟声依旧不急不慢响着,只是那团银中带紫的光团,开始一张一缩起来,跟着钟声,有节奏的在呼吸。

也许过了很久,也许仅仅只是一瞬间,那奇异的光团,忽然转化为三朵载波载浮的莲花,那莲花不大,大该这只有脸盆大小,可却异常的厚实,宛若实物。甚至你仔细看去,还能发现几滴雨露坐落在花瓣上,不断游走。伴随着莲花的出现,钟声戛然而止。刘枫也收回了双手站起来,顶上三花,也化成一道流光,收回了眉心识海当中没了踪迹。他出神的望向大殿上那刻画无数星辰的图案,轻声说道:“难怪星宗一开始修炼的速度如此之快,比魔头修炼的还要快,原来只修神通,不修道法,不知道趋利避害,实力纵然强大了,但如果遇到劫难自己也不知晓,如何能够逃脱呢?哎,幸好,这幻星界主要修的是道行,不过这突破到幻星界,实在太困难了些。”晃晃脑袋,心中隐隐有些感悟的刘枫,缓步朝大门外走去:“因因果果,这大劫也是果啊,还好,可以以杀戮来快刀斩乱麻,了断了这些因果,如若不然,杀劫至,只怕到时候人间重归馄饨,一起也就完了。”

出了大殿,刘枫朝看守大殿的两个童子笑道:“你们可瞧见师娘。”

两个小童子是前些日子,西贱去各大门派传递消息时,顺便拐带而来的童子,根骨不错,而且长得也甚是可爱,一男一女,又是同胞兄妹,正要用来做童子。男童子见到掌教有些矜持,到是那个女童子有些落落大方,她冲刘枫做了一个鬼脸,说道:“掌教爷爷,师娘前两天来看过你了,只是你在闭关,不便打扰,所以托我告知你,出来的时候,去山下的翠云观一见。”女道童年龄不超过十二岁,但神情举止,却异常的成熟妩媚,刘枫心里暗暗惊讶,心说;“这小丫头片子,只怕过不了几年,就成了水嫩的姑娘了吧!想当年青颖,这个时候也应该和她差不多吧!要不怎么十四五岁,就那么水灵呢?”

用慈祥的目光看着女道童,修长而苍白的右手轻轻拍了拍女道童的脑袋,刘枫轻笑道:“我有那么老吗?还爷爷呢?”忽然想起,自己也不小了,快要六十岁的人了,被人家十几岁的孩子叫爷爷也属正常。所以那句‘以后你叫我叔叔’的话,他愣是没说出口。

女道童用那水灵的大眼睛看着刘枫,有点奇怪的说道:“我听西贱爷爷说了,他们这群人都是不显老的,他告诉我,他都好几百岁了呢?我想啊,你比他厉害,一定也不会比他小吧?所以我叫你爷爷的,你还沾了便宜呢?要是按照岁数来,只怕我要叫你太祖祖祖爷爷呢?”

刘枫目瞪口呆,抚摸女道童脑袋的手也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。站在刘枫身后的男道童,使劲的给女道童打眼色,叫她不要胡乱说话,惹恼了掌教,只怕以后有好果子吃呢。

可是那女道童不为所动,继续说道;“我还听说啊,只要到了碎丹成婴的时候,就可以重组身躯,那岂不是,你们现在的容貌都不是自己的,那有什么意思啊。比韩国的整形手术还彻底呢?”

刘枫的样子很古怪,嘴巴张成了O型,他心说:“好,好,比小爷我当年还能侃,是个好料子啊。”用手搓了一下面孔,把脸面搓成正常摸样,继续用慈祥的面孔说道:“嗯,你说的倒是不错,可是你也太小看了掌教我了吧!实不相瞒,我还没过六十哩,我这一身修为,就好像P股后面着了火一样,蹭蹭的往上窜,谁知才几十年,就到了这境界,你说这神气不神气。”

“耶,你真的这么厉害,那么也把我变成高手吧!人家上山快有一个多月了,连第一次大循环都没做到呢?”女道童露出狡黠的微笑。

要说给人提升实力,对于刘枫来说只是举手之劳,特别是星宗的功法奇特,幻星界以前,随便怎么提都没有问题。但他现在却不想这么做,实力提升的太快,不是好事,就好像给还不会走路的婴儿,发了一把上满子弹的AK47,充满了危险性不说,少了很多成长的过程,以后在想要到达幻星界,就愈加困难了。

当下刘枫拍拍女道童的小脑袋说:“我要去见娘子了,可不好让她等我,如若不然可吃不了篼子走。”说完刘枫就撒起脚丫子,没了踪影。女道童撇撇嘴,哼道:“怕女人的掌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