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三十节
章节列表
第一百三十节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晨风的飞剑受损,虽然不至于灵气涣散变成废品,但也元气大伤,由于心神相连。一口心血没有憋住,吐了出来,一下子就损失了几百年的道行。

伸手摸了一下嘴角的鲜血,晨风止住了身后的道门鼻祖上前试探,无奈的说道:“不要贸然上前,有古怪?这家伙似乎在故意惹恼我们。”

刘枫用血红色的瞳仁看了一眼,幻化出万名黑影的王仁贵,无奈的摇摇头,掏出一瓶丹药扔给晨风道:“老头,没想到你也怕了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不是他死就是我亡,如果让他吸收几十万同道的真元,只怕就算是至仙下凡也无济于事。既然你们不出手,那么我来吧!”

宽大的翅膀轻轻扇动,手提长剑的刘枫,化为一道惊虹闪电般的朝王仁贵射去,手里的银风轻而易举的划过一道黑影的脖子。黑影保持向前扑的动作,可是却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。刘枫对那名狼人喝道:“好愣着干什么?逃啊!”那狼人狠狠的一咬牙,化为狼人,腾云而去。

近乎透明的银风逐渐显出了本体,整个剑体通红,好似刚刚铸造好,还没来的急淬火一样,红如鲜血,红的妖异,整把剑散发出奇异的血腥气味,刘枫对那静止不动的黑影,轻蔑的笑了笑,道:“普通法宝对你们无用,但我这把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剑,而且这把剑有个奇特的性质,就是吸魂,不一样的宝贝,不是吗?”黑影如陶瓷般瞬间破碎,化成一股黑雾被银风吸收了。

刘枫身影快若闪电,几个呼吸间,便灭掉了上百个黑影,但王仁贵的速度也是不慢,这一耽误,几十万的道人,已经去了一半。在吸收下去,这买卖已经不划算了,于是所有黑影朝中间一聚,重新幻化为王仁贵的本体,他冷冷的望向刘枫,手里提着一面镜子:“欺人太甚,刘枫还记得我吗?今天就是你的死期,你且看看这面镜子。”王仁贵晃晃手里那面看似很普通的镜子,脸上逐渐露出笑容。

刘枫看了一眼那似曾相识的镜子,道:“魔头你认识我?”

“哈哈!”王仁贵狰狞的笑道;“何止认识,我们的交情可是不浅呢?既然你忘记了我,也算是正常,谁叫以前的我,在你眼中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人呢?不过我想有个人,你一定不会忘记。”

“谁!”刘枫隐隐感觉出事情不简单;“魔头你少诳我,不然定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?”

“韩芳!”王仁贵的脸上的笑容愈发狰狞,满头的黑发也如灵蛇狂舞,他用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枫,暴喝道:“怎么样够刻骨铭心吧!你知道当年我是怎么侮辱她的吗?你知道我们是怎么**的吗?你知道那种滋味吗,刘枫。”刘枫脸色愈发难看,相比主灵魂来说,被阴暗一面掌控的刘枫,更加容易暴怒,猩红的双眼此时全是刻骨的杀意。

王仁贵心里暗笑,心说:“再愤怒一点,再愤怒一点,只要你心里充满了仇恨,你就永远赢不了我,嘿嘿,杀你也就变的简单多了。”眼看刘枫再也掩饰不住心里那疯狂的杀意,王仁贵准备在加一把火道:“当初我和她**的时候,她可是经常喊你的名字呢,你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,你还活着干什么,干脆去死好了。”

“啊!”从眼眶中迸射出两行血泪,刘枫毫不顾及的释放出自己的杀意,风云变色。晴朗的天空,忽然充满了无数的血云,紧握银风的右手,由于用力过度而变的铁青。此时的刘枫像是一个被触动逆鳞的狂龙一样,充满了异样的疯狂,他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道:“因果,既然是我引来的因,自然就必须由我来承受这个苦果,从现在开始,这是我和魔劫两个人的事情,任何人胆敢插手,杀无赦。”这一次刘枫舍弃了道术,而是用吸血鬼最擅长的速度,朝王仁贵飞去,速度快若惊虹。

千米长的剑气,人未至,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先达。仅仅瞬间,刘枫便挥出了不下万次的剑气,弯牙状的剑气,狠狠的刮过王仁贵的身体。王仁贵嘴角裂了裂,神秘笑了笑,身体瞬间变的朦胧起来,剑气无声无息的划过他的身体,不但没能给他造成任何伤害,反而那些犀利的剑气,朝中国大陆飞去,如果那些剑气落到地面上,只怕整个中国瞬间就会被劈的支离破碎。

“到底我是魔头还是你魔头,下手竟然比我还狠,好,好。”把那面镜子举过头顶,一蓬血红色的光冕,狠狠的顶住在头上的刘枫。

金猿等人看到刘枫挥剑的时候就知道不好,剑气透过王仁贵的身体直奔中国大陆而去时,他们心脏差点没吓的跳出来,如果让那数万道剑气劈实了,那恐怖的场景,用P股想也知道,中国绝对完蛋。一群老怪物那里还管刘枫和王仁贵的争斗,一个个祭起法宝,顺着剑气追去,可那里追的上。

剑气纵横,且隐隐发出龙吟之声,中国大陆被数万道剑气所笼罩,然后大地蹦碎,山河破碎,死伤更是无数。一行道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国化成地狱般的场景,心里愧疚难当,老祖宗的基业,只怕是一点都没保留下来。

此时已经没有了正邪之分,一个个捶胸顿足,仰天长叹,但却也无可奈何。远远望去火红的岩浆,从裂开的地缝里喷涌而出,黑色的烟尘笼罩方圆十里的地方。滚滚的岩浆也不知道淹没多少村庄,多少城镇。致命的毒气,四散开来,更是比岩浆还恐怖十倍的杀人利器。

此时刘枫已经杀红了眼,那里还在乎那么多,他眼中只有一个人影在晃动,手里的长剑,发出的剑气,一次比一次密集,一次比一次凶横。他的修为早已直追神仙境界,暴怒之下,谁敢上前阻扰,一行人只能远远的观望以免殃及池鱼。

金猿化成高达千丈的凶猿,使劲的用手锤着胸脯,发出巨大的闷响,他眼中凶光毕现:“刘小子,你太过分了,就算你我关系好比亲兄弟,但今天如果不打醒你小子,我如何向那些死去的人交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