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三十二节 巫灵现(下)
章节列表
第一百三十二节 巫灵现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几名身材高大,几乎快要顶天立地的札须大汉,站在队伍的前面,用冰冷的眼神狠狠的扫向天空,似乎感应到了什么。为首的统领,狠狠的挥一挥手,喝道:“我等乃是大巫真灵,虽然一切已成过去,但谁敢跨过我等重练地火?难道想死不成。”

一阵罡风刮过,把黑红二气搅碎,大汉冷冷的哼了几声,然后身影开始变淡,同所有人一起消失不见。正所谓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,馗影真魔气一旦消失,那群人也就是去了存在的根本,也跟着消失不见。

王仁贵闷哼一声,口中溢出一缕殷红的血液。他千算万算,却没想到早已死去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,竟然留了一丝真灵在过去的时空中,令他无法重练地火,让天地重归馄饨。

如果王仁贵能够成为圣人,在进行重练地火,只怕就算是仙佛二界也无法逃脱,但很可惜,他以神仙的修为强行推动先天宝镜重练地火,就算无人阻挡侥幸成功之时,也是他化为天地灵气消散之时。那大汉看似阻止了他,其实是救了他一命,不然就算他吸收再多人间的生灵,也避免不了,烟消云散的命运。

道行不弱的王仁贵,盘膝坐着虚空中,掐指算了起来,越算脸色便愈加难看起来,眼中凶光毕现;“好你个天道,好算计啊,好算计,如果老子重练地火成功,就成了这天地的主人,你就不可在插手。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老子成为这天地共主,你只是在利用老子而已,老子一死,你自然就可以成为这天地共主,重掌人间。”把牙齿咬的蹦蹦作响,王仁贵郁闷的差点吐血,自己差点给别人做了嫁衣,他能高兴吗?

四周是温暖的黑暗,全身**的刘枫,静静的徜徉在黑暗中,神色安详,对于外面的一切,他没有丝毫感应,同时也没有受到馗影魔气的干扰。

安静的躺在那里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更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有一天,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丝豪光,这个空间才出现了一丝变化。

本应该在死界的那名守墓者,出现在刘枫的身旁,他用如同枯树般的手掌轻轻摸索刘枫的脸庞,轻声说道:“孩子,你注定是巫,你无法改变这个命运。当你为了爱可以舍弃一切之后,当你彻底融合了僵尸和吸血鬼的血液之后,你将会变成巫,隐藏在你身体里面的血脉,会喷发出绚丽的未来,那是属于巫的未来。”老者慈祥的望着刘枫,忽然一掌轰在刘枫的心口上喝道:“巫不尊天,不拜地,只重忠孝,七情六欲全不禁,全凭喜好行事,你要记住,因为爱才是我们力量的源泉,孩子,让我看看爱给予你的力量,能给不能逆转乾坤,令一切全都回归原样。”

一蓬灰色的光芒通过守墓者的手掌,缓缓流经了刘枫的心脏里,于是他那许久未动的心脏,便开始缓慢的跳动起来,很慢很慢的跳动,但它确实在跳动。

良久之后,守墓者收回手掌,脸色虽然很难看,但他的精神却很好。他对一只隐藏在暗中的血尸道:“等他到了地仙界之后,你就跟着他吧!现在跟我回墓地,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。”

血尸恭敬的点点头,看样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,他嫉妒了看了看刘枫,跟在守墓者的身后,闪电般的出了这个黑色空间。

回到死界,守墓者忽然转头对血尸道:“巫只需要一个君王,你明白我的意思不是吗?你的心里有太多仇恨和戾气,在这场较量中,你被淘汰了,所以能选择的只是服从,如若不然......”守墓者的眼中迸射出冰冷的寒芒。血尸心神大颤,再也不敢窥视刘枫将来的君王之位,巍巍颤颤的道:“小巫知道,在适当时机我会全力辅佐君王,令他成为三界至尊。”

守墓者眉头皱了皱,慢悠悠的朝海边飞去:“你还不明白啊?你还不知道巫的含义,多说无益,你自己琢磨吧!也许你是一个将帅之才,但绝不是君王之才。”

........

黑暗慢慢退去,全身**的刘枫,从虚空中坐起,他举目看了看四周,发现两样东西,一样是金猿的定海神针,一样是自己的银风飞剑。他心知不好,掐指一算,才知道事情的因果。

刘枫慢慢闭上眼睛,慢慢回忆往事的种种,孤儿院的寂寞童年,大学的秃废生活。工作时韩芳那一抹温暖的眼神,还有成为吸血鬼的那一夜,老伯爵在给他初拥时温暖的眼神。还有天风子那为老不尊的师傅.......第一天遇到青颖便被打了一拳,变成了熊猫眼.......天星子灵魂消散前的教诲.......那天遇到了暴力女......那天亲吻了暴力女......那天他们走在红地毯上共赴婚宴的殿堂.....

无数的人影从刘枫的眼前划过,两行滚烫而透明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,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就连地球,也变的面目全非。巨大的差异让刘枫的灵魂在颤抖,撕心裂肺的疼痛,让他差点失去知觉。

他捂着心口无声的抽泣,慈祥的老伯爵消失了,经常斗嘴的老血族走了,教会自己为人处事的老法师走了。还恨自己的爱丽丝也走了,最在乎的乔纳莉也走了,最要好的兄弟兼朋友金猿也走了。忽然所有的一切都没了,这种巨大的差异,让刘枫难受的想要自杀。

痛,无比的剧痛,缠人在刘枫的周身,他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痛。一股深蓝色的光芒从他的心脏处蓬发出来,那是爱的力量,同时也是失去一切之后,痛的力量,因爱而痛,又因痛而无法忘怀,于是爱长久了,痛也永恒了。

艰难的支起身子,他艰难的挪动脚步,慢慢走到定海神针旁边,轻轻摩挲着它,好似是在同老朋友低语交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