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三十三节
章节列表
第一百三十三节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你也寂寞吗?也感觉到他的离去了吗?”刘枫喃喃自语,神色黯然:“如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,那么请借我一点力量吧!”定海神针发出柔和的金光,一股浓密的蓝色水流顺着刘枫的手臂,流进他的体内,刘枫感激的望着眼前的定海神针,轻轻的把它放进空间里,然后抓起地上不断跳跃的银风:“宝贝,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战斗,不要像一出生的时候那样欺软怕硬,给我助助威,用你锋利的剑刃一点点的割开敌人的喉咙。”空间破碎了,好似一块水晶掉落在地上一样,快速崩溃,露出刘枫的容貌来。

王仁贵惊奇的看着一名全身笼罩深蓝色光芒的人影出现,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:“咦,怎么还有活人?”分出一丝神念探过去,却被一股力量搅得粉碎。

刘枫一手提剑一手按住疯狂跳动的心脏,全身痛苦的快要抽搐起来,但面色却保持着慈祥,没有任何狰狞的地方,好似他面前的人,不是自己的仇人一样。笼罩在身上的光芒逐渐内敛,形成一个深蓝色的罩子,刘枫的声音从里面传出:“自古圣人都无法摆脱因果的纠缠,我刘枫自然也不能,你是我的因,也是我的果,今天我就亲手斩断这因果,让你烟消云散。”

“你还活着?”王仁贵眉头紧皱,感觉现在的刘枫不大一样了,具体哪里不一样,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凭借本能感觉到而已:“也对,没有你就没有我,你我二人只应该留下一人而已。”

“你只是可怜虫而已,只是天道手中的一枚棋子,等你失去了价值,就是你重新回归天地的时候。不管我是死是活,你注定都会消亡,这是定数,也是天数。道本无情,在天道的眼中你我都如蝼蚁,可以任意抛弃而已。”

“你还不是一样,天道借你的手造就我,难道你不是可怜虫吗?难道你不是天道手中的棋子吗?哼!”王仁贵不急动手,刚刚消耗太巨,时间拖得越长对他越有利,现在他巴不得拖延时间呢。

“你错了,至少我永远不会认命,我会尽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历史的轨迹,争取一个好的未来。而你却只会顺势而为,也不懂得逆流而上的乐趣,这就注定了,你只会是个弃子。一条卑微的狗是没有多少价值的,就如同你。”刘枫的话语平淡听不出任何喜怒哀乐。

王仁贵却受不了如此冷言热讽,愤怒的举起手中的先天宝镜喝道:“做一条狗也总比灭亡来的好,你去死吧!馗影真魔气——魔影逆天。”黑红二气喷涌而出,狠狠的激荡在深蓝色的防雨罩上,但令王仁贵目瞪口呆的情况出现了。凌厉的馗影真魔气,不但没有取得任何战果,刚一接触还被吸收掉了不少。

“我已经明白了!挣脱了这盘棋局,而你还在棋局之中,你没有胜算,因为你只是弃子,你没有完成使命,所以你失去了价值。”银风悬浮在他头上,射出一股暖流,流进他的体内。刘枫双手合十,然后微微拉开,一颗跳动的心脏浮现在他的手中间,汹涌澎湃的力量对黑红二气一绞,然后猛的吞噬干净,一丝也没留下。而刘枫的容貌也终于清晰起来。

看到刘枫手掌中间那跳动的蓝色心脏,王仁贵惊恐的吼道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爱怎么会化成力量呢?怎么可能,你的心脏不是早就死了吗?如同你的身体一样,只有冰冷的温度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。”

“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我宁愿不要这股力量,我只要这世界恢复原样。”刘枫满脸痛楚的说道,眼神中全是对往事的留恋。深蓝色的能量把王仁贵包裹起来,开始不断朝中间挤压。

此时的王仁贵如同疯子一般,长发遮盖住了面孔,死命的催动体内的魔婴,放出馗影真魔气,但却无法取得任何效果,相反还助长了刘枫的威势。

当最后一丝馗影真魔气消失之后,王仁贵已经死了,他来自天地之间,死后自然也要回归原始状态,馗影真魔气就是他的真灵。

刘枫手捧心脏,朝天际望去,三界大门竖在天空之上,一朵九彩莲花从远处飘来。等靠近了刘枫,他才看清楚端坐在九彩莲花上的人。如羊脂玉般的肌肤,肥头大耳,头上散发出无边的佛光,右手抓着念珠,光光的脑袋上有六个戒疤。

“你是何人?”对于三界之人,刘枫没什么好感,是以语气很是冰冷。

肥头大耳的和尚笑了,忽然绽开的笑容,令刘枫感觉到一股温暖,对这名和尚的恶感也消散不少,不过眼神还是有点冰冷。和尚似乎有点惊愕,脸上却没有破绽,还是一副迷死人的笑容:“我是西天极乐世界的佛祖,你可愿钣依我佛,得成正果?”

“我不愿意!”刘枫毫不客气的回绝道。

“阿呔,就知道你这厮不老实下来招人了,让老子没想到的是你会碰一鼻子灰。”一名脚踏青云的道人远远的飞来,说话时还在远处,当最后一个字出口的时候,已经到了刘枫的面前。

那道人身穿青色道袍,身材消螋,如绸缎般的细腻黑发被一根七彩草绳竖在脑后,再配合那一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漂亮眼睛,只怕别人第一眼还以为是个女人呢。那名道人显然很高兴,用眼睛扫了几眼刘枫,嘴上的笑意愈加明显起来。

被那道人看了几眼,刘枫只感觉浑身发寒,有种被看透的感觉。

佛祖朝那道人微微一笑道:“原来是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,难道你也看上这小子的根骨。”

“哼!”道人冷冷的哼了一下,从袖口中抽出一把精光内敛的四宝剑道:“你少跟道爷我来这套,你们西方极乐也想分一杯羹,且看你们有没有那本事吧。”

“道友何必动火,我来只是想做一件积德的好事而已,让这天地重新变回原样,难道你也要阻止不成。”佛祖祭起手里的念珠,面色也逐渐阴沉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