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三十九节 入住张府
章节列表
第一百三十九节 入住张府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玄冥二老目瞪口呆,全力出手的他们,自然知道自己刚才下的手有多重,就算是先天高手,也是必死之局,没想到刘枫却硬生生的用蛮力把冰封给挣破开了。他们脑袋里想到了三个字——修道者,心里一惊,知道事不可为,身影化成两道黑影远远离开刘枫,同时对那群黑衣蒙面人喝道:“任务失败,走。”

那群黑衣人蒙面人知道能让玄冥二老如此失态的人,定然来头不小,在得到命令之后,身影便化成一道道清风踏浪朝岸边奔去,速度委实不慢。

刘枫像一个小孩子一样,对快速疾走的玄冥二老傻笑道:“别跑啊两为老伯,把你们的P股给我揍揍,我想要亲亲漂亮姐姐,喂,等一下,等一下啊。”刘枫忽然扑进水里,手脚并用,以极快的速度在水里游走。

刘枫的话差点没让玄冥二老气的吐血三升,脚下也慢了不少,他们回头正要大骂两句,却看到一条长长的白带,朝他们游过来,那里还敢破口大骂,强提一口真气,以损失三年阳寿为代价,身影一晃便是百丈之外,只是几个呼吸间,便消失不见。

见到玄冥二老抱头鼠窜的场景,风吟和夏天两人都站在冰块上娇笑不已。刘枫追之不上,便回到冰面上,不好意思的讪笑起来,同时用手不断的挠后脑勺,傻笑道:“对不起,我没有打他们P股,我可以先赊一个吻吗?等有下次,我一定帮你打他们P股,就当是还账了。”刘枫双手扣在胸前,满脸通红,给人一种非常局促的样子。

风吟感觉好笑,但还是走到刘枫面前,乘着刘枫不注意,飞快的用朱唇轻点了一下刘枫的额头,同时在刘枫的耳边低语道:“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们见过面的,这个吻就算是免费的哦。”

刘枫脑袋一涨,整个人僵住了,他感觉脑袋嗡嗡作响,好似无数的蜜蜂在里面欢快的震动翅膀,他忽然感觉很幸福,那种幸福来的太快,以至于,他当场昏倒在冰面上。在昏倒的同时,他听到夏天的调笑声:“小姐,这乞丐也太有意思了,你看他,幸福的晕倒了。”

第二天正午,徐徐的微风轻轻吹过,每年的这个季节,阳光都不甚热烈,相反还多了一股万般柔情的味道,张府的院落里,开满了姹紫嫣红的花骨朵儿。有鲜红的玫瑰、白色的百合、散发浓郁香味的郁金香,各种花朵按照极其自然的原则生长着,让人看不出任何的不自在,就好像一切本该如此。

如果有修道之人在此,一定可以看出一些门道,这里的植物充满了野性,决然不像是长在花园里的植物一样,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柔情,但却少了很多自然,可见这花园的主人,对自然了解已经到了一个极深的层次。

鬓角已经有点花白的张硕,眉头紧皱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,眉头皱成川字型的他,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难题。书房不甚很大,但却充满了一种可以让人宁静思考的禅香香味,只是此时那香味却不能减少他心中的焦急。昨天风吟遇刺一事,他已经知晓,此时他正在房中思考到底是谁想要对他的亲人下手。一个个朝中大员被他排除在外,思考了许久,也没有丝毫眉目。他知道此时自己权势滔天,基本上是一人下万人之上,外加自己做事留一线,和朝中大员的关系也是极好。这么多年来不管对皇上还是对国家、对社稷,也都是兢兢业业,从来没起过异心,他们不该暗中对自己下手才是。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,好似要把压在心口上的巨石搬开一般,张硕心里暗想:“不管如何,这事情一定要查下去,想要我张硕女儿性命的人,不能留下,一定要永绝后患。”张硕暗暗下定了决心,长期处在高处的人,没有两把刷子,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,深知为官之道的他,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贪官黑,清官更要黑,不然如何能斗得过贪官。”张硕对门外的护卫道:“飞鸽传书,让燕家的人帮忙查一下到底谁想和我做对,还有叫他们在多派些人手过来,保护我的家人,就说我日后定有重报。”

护卫应承一声后,便下去执行张硕交代之事了。张硕依然在房间里来回走动,开始思考那名神秘的乞丐了,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巧合一事,刘枫莫名其妙的出现,又莫名其妙的打跑玄冥二老,要知道玄冥二老可是先天巅峰高手,哪有这等蹊跷之事。不过人家毕竟救了自己的小女,也不好意思将其赶走,让其留下却是一个隐患。思索良久,张硕才叹了口气道:“罢了、罢了,就留下先观察一阵子再说。”

刘枫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普通的木床上,身边正站在一名身穿素衣的丫鬟。那丫鬟见刘枫醒来,便尖叫的朝门外跑去:“小姐、小姐,他醒了.....”声音逐渐远去。

已经失去记忆的刘枫,好奇的打量周围的一切,现在所有的一切,在他眼中的好玩的,有趣的。他穿着白色睡衣,下床走到书柜面前,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,他很郁闷的翻了一下,便没有任何兴趣,他又不认识小篆,如何去看懂像蝌蚪一样的文字。他又把手手摸向旁边的香台上,香台上有个虎头香炉,如今里面正烧着三根筷子粗细的香柱,一股奇异的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内,而那香味就是从那燃烧的香柱上传出的。他好奇的闻了闻,抽出一根,拿在手里把玩着。香台上海供奉着三清道尊的法相,刘枫也不知好歹的拿了下来,仔细观赏起来。栩栩如生的面孔,让刘枫起了很大的好奇心。不过最后也没了兴趣,随手把法相扔在地上,啪嗒一声碎裂开来。他倒是不知好歹,如果这一幕让外人看见,只怕十个刘枫也不够上砍头台的。

东胜国全国信道,打破三清道尊的法相,比杀人的罪名还要严重,按照律例,只怕要受千刀万剐之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