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四十一节 轮回情缘(求订阅)
章节列表
第一百四十一节 轮回情缘(求订阅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订阅鲜花今天两章节)

依稀中,他们听到了黄昏后的叹息,沉重而痛苦,闻着见泪。

那一刻,我升起风马,不为乞福,只为守侯你的到来;

那一日,垒起玛尼堆,不为修德,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;

那一夜,听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;

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;

那一天,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;

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;

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;

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世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
刘枫和风吟两人,顺着声音走去,最后停在了一个绣着红漆的破旧大门前,门前的石板上长满了青苔,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下人打扫了,透过大门的缝隙,两人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人,端坐在葵花树下,轻抚古琴。

良久之后,琴音已经不再传出,但那一股无尽的哀怨,却让刘枫和风吟两人,感到一阵心悸。

“门外的两人听了我小曲,便是与我有缘,还请进来吧!”白发老人抬头对刘枫和风吟两人道,那双本应该浑浊的眸子,却如清水般清澈,仔细一看,隐隐能够看到里面有佛陀旋转,委实有点怪异。

风吟拉着刘枫的手推开那破败的红袖大门走了进去,他们进去后,大门自动关上。风吟眉毛微微一皱,微微感觉有点不妥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拱手做稽道:“晚辈张风吟,敢问前辈是谁,为何在我家府上?”

满脸皱纹的老人,苦笑两声,指着葵花树下的两个石墩道:“这个先不谈,二位还是先坐下吧!我会给你们慢慢解答,但我有个要求,希望二人可以帮我达成。”

智商不高的刘枫,拉着风吟便坐在了石墩上,嘿嘿傻笑起来:“老人家,你似乎有伤心事,你刚刚的曲子差点都把我弄哭了呢。”

“自然之心!”老妇人眼中冒出一缕精光:“好好,果真是我要等了人,夫君希望他们可以把你需要的东西带给你,助你成佛。”

“老人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东胜国是禁止佛教的,你敢谈佛,不怕被杀头吗?”风吟略微沉思片刻后道。

“死亡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,道修规则,佛修轮回,死亡对我们修佛者来说,只能算是一世劫难。如果苍天给我选择的话,我宁愿选择圆寂,来解除这一世的痛苦。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张风情,你名字当中的风,有一个字是取自我的名字当中。”

“老人家你和我父亲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是你父亲的妹妹!”老妇人一语惊人。“不可能!你看起来这么老,你怎么可能是我父亲的妹妹。”张风吟沉思片刻后道。

老妇人苦笑,略显沧桑的脸上竟然挂了两行泪痕:“想听一个故事吗?”

“有故事听喽,我喜欢听,你快说,你快说。”刘枫开心的大笑起来,风吟则沉默不语,她隐隐能够感觉到,这个老妇人说的故事不简单。

“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,那时候兰京城内有一名才子,叫董卓,此人十岁时便读遍了三千卷小乘佛经,自创一套大乘佛经,二十岁时一脚已经踏入了西天极乐。但此人太过傲气,所以得罪了朝廷背后的道门中人,再加上他太过留恋尘世,经常留恋粉红闺阁之中,欠下了很多情债。以至于当他可以成佛之时,却因为情债的因果,西天极乐不收。于是他便憎恨那漫天仙佛,夜夜笙歌,沉沦红尘之中不得解救。直到有一天,他遇到一个女人,此女是当朝皇帝的指定的要纳为贵妃之人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而且貌美异常,深具慧根。两人一见如故,之后没多久就相爱了,董卓也戒掉了以前的诸多坏毛病,很快两人便有了一子嗣,只可惜,此子在出生时死于非命,二人伤痛莫名。可是灾难远远没有结束,皇上知道自己的指定的妃子私定终生,誓要杀了董卓和此女,并颁发皇榜,悬赏千万两捉拿二人。当时女子的哥哥在朝中有些势力,皇上向他施压,要他亲自捉拿二人。江湖追杀,佛道不容,两人已经走投无路,双双被抓,被判秋后问斩。”说道此时,老妇人已经泪沾衣冠:“最后此女的哥哥以李代桃僵的办法救出了妹妹,把他关进闺阁之中,并逼她发誓此生再也不踏出闺阁一步。”

刘枫听的神色恍然,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,他急道:“后面呢?那个花和尚死了没,有没有没被砍头?”

聪明的风吟知道这个故事的女主人,便是眼前的这名老妇人,那里会允许刘枫胡乱说话,伸手在刘枫的腿上使劲的拧了拧,刘枫痛呼一声,幽怨的看向风吟,老实不再说话了。

“此女并不知道董卓的状况,因为此女的哥哥封锁了一切有关他的信息。但此女曾经和董卓有个约定,就是不管如何,只要对方没死,就去狂风林的一座山洞中一趟。”

“那个女人就是你?”风吟盯着老妇人道:“可是你怎么会这么老,不应该啊。”

“嗯,我就是那个女人,至于我为何会如此之老,是因为我曾经逆天用佛法推算过董卓的生死,被反噬,失去了大半寿元,如今已尽到了油尽灯枯之时,用不了多久,就会化为尘埃。”

“你快要死了吗?为什么要死呢?”刘枫奇怪的望着老妇人;“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不死,你是命苦的人,我帮你,不就是寿元吗?我给你一点好了。”

老妇人用颤抖的手揉揉刘枫的脑袋,苦笑道:“傻孩子生死由天定,转移寿元是要遭天谴的,再说死,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。我只求你们有朝一日把这个观音佛像带到狂风林中的山洞中,看看他还在吗?如何他还在,就告诉他,我已死,情债已还,因果已了。”老妇人手一挥,一尊闪烁微微金光的观音像便出现在身旁的石桌上。

“老人家、老人家,你没事吧?”风吟用手抓住老妇人的肩膀轻摇道。

老妇人虚弱道:“叫姑姑。”风吟看着面色逐渐变的红润起来的老妇人,知道这是回光返照的现象,梗咽道:“姑姑。”

老妇人无声的笑了笑挥手道:“你两且退开吧!我要圆寂了,免得你们被业火所伤。走之前,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们,我哥哥有暗疾,此生注定无女,你们小心。”老妇人昂头轻语道:“哥哥千万不要在造孽了,毁了我一个,就足以了。”老妇人最后一句话听的两人莫名其妙,风吟正要上前询问,老妇人却不再多说,而是低头默念佛经。红色的业火从她的体内向外燃烧,依稀间,张风吟和刘枫两人又听到了那悲凉的琴音,和那无比幽怨的悲戚。

不多时,老妇人便已化为飞灰,只留下一颗散发琉璃颜色的舍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