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三节 教皇重生
章节列表
第三十三节 教皇重生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梵蒂冈,教廷的大本营,自从中世纪开始,它就以光明正大的方式,存在于世界上。这已经显露出他们的实力,他们就在那里,但却没有任何一个黑暗生物,敢靠近梵蒂冈方圆十公里范围。那简直和找死没什么两样,浓厚的光明圣力,可以让黑暗生物还没接近梵蒂冈的时候,实力就大打折扣,再加上,这是教廷的大本营,天知道,暗地有多少高手在巡逻。
初次到梵蒂冈的游客,都会不自然的赞美,那些充满伟岸的建筑物。椭圆状的筒子楼,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,表面光滑如镜,可见其打磨石头匠人的功底。绿色的灌木和高高的白杨树,环绕在中间最大的建筑群周围,早起的鸟啊,唧唧的叫着,欢快的奔向远处,去寻找今天的食物。
立春的早晨是多么的美妙啊,在小街上,人头涌赞,他们几乎都是教廷的信徒。有些人甚至不远万里来到这里,只为匍匐在地上接受一次弥撒。
圣彼得大教堂坐立在梵蒂冈的中间,建于1506-1626年中央是一内直径约42米的穹隆,顶高约148米,前面有两重用柱廊围绕的巴洛克式广场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师与艺术家伯拉孟特、拉斐尔、米开朗基罗和小莎迦洛等参与设计。广场是伯尼尼设计。堂内存有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许多艺术家如米开朗基罗、拉斐尔等的壁画与雕刻。
萨拉红衣大主教,穿着如裙子一样长的宽大红袍,行走在红地毯上,朝中间的大厅走去。他的动作轻柔,懒散的眼中偶发散发出一丝白光。这是圣力外泄的表现,只怕眼前的这个萨拉,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大厅内部,是一一幅幅巨大的壁画,其中米开朗琪罗的《最后的审判》赫然在列。萨拉眼光微微扫了一眼那张壁画,然后就朝中间的宝座走去。
宝座上面嚷着几十个巨大的珍珠、钻石价值连城,当然萨拉的目标并不是他们。而是宝座上那棘刺皇冠和光明之戒,当然还有一套教皇才可以穿戴的金色长袍。
萨拉站在宝座的面前,俯视着这套教皇才可以穿戴的长袍,嘴角微微翘了起来。他伸出右手,正要抚摸棘刺皇冠,异变陡升。
棘刺皇冠突然冒出浓烈的白色圣光,那圣光凝结的程度是如此之高,简直骇人听闻。棘刺皇冠慢慢悬浮在空中。萨拉见此,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妙的念头,他赶忙退下高高的台阶,跪在地上,假装祈祷起来。
无数条犹如发丝一样的圣力,勾勒出一具身体的轮廓,从棘刺皇冠里散发出来的发丝,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密。从外面看来,棘刺皇冠正在造物,或者说正在用能量创造生命。发丝一样的圣力,凭空物质化,形成人类的五脏六腑,强而有力的心脏也开始跳动起来。
萨拉停下祈祷,眼神发蒙的看着,连他也无法解释的一目,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了。从那具身体散发出的圣力看来,这个人的实力,只怕比犹大还要厉害。犹大是通过诅咒而成为上帝的不死战士,这个即将现世的人,又是通过什么法方成为不死战士的呢。
短短的十分钟,那具身体就已经重组完毕,完美无瑕、强大犹如魔神一样的躯体,让萨拉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。光明之戒凭空飞起来,戴在那具身体的手指上。
全身**,如新生婴儿般光滑细嫩的肌肤。身体比例,就算用最精密的测量工具也无法找出破绽的黄金比例。但似乎这具身体,还缺少一个灵魂,一个人类的灵魂。
棘刺皇冠光芒大盛,只剩下一缕残魂的教皇,被皇冠修补了魂力,然后注入到这幅身体当中。
教皇似乎不大适应这幅躯体,他来回走动两步,发现了这具躯体的强大。萨拉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但他知道,这个人比他强大太多,太多,他跪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稍微适应一下身体,教皇转身把搁在椅子上的金色长袍穿在身上,坐回宝座上,眼神冰冷的看着萨拉:“萨拉这么早来这里,你想干什么?”
教皇的身体和以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故此萨拉并不知道,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教皇。所以他很好奇这个奇怪的人,为什么知道他名字,但他不得不撒谎:“对不起,我只是来这里祈祷,祈祷上帝怜悯,黑暗议会现在变的很强大。可是现在的我们实在太虚弱了,虚弱到无法抵抗黑暗议会的参透。我想一定是我主,听到了我的祈祷,才把您,降临在这个不干净的房屋里,把人间这个房屋打扫干净。我知道您一定就是那个牧羊人,把所有迷途的羔羊引入正途。”
不管什么时候,也不管什么人,千穿万穿马屁不传的道理一直都不会改变。教皇的眼神不再冰冷,换上一副慈祥的面孔:“我是你们的教皇,很奇怪我没有死,是上帝赐予我的皇冠救了我。当然,也赐予了我足够强大的力量。至于黑暗议会。”教皇喃呢一句,摸了摸脑门:“似乎对刘枫给他的那一下,记忆犹新:“嗯,迟早还是要灭亡的,违背上帝意志的生物,都是异教徒,都应该被彻底肃清。”教皇在胸前划十字架:“阿门。”
萨拉也在胸前划十字架:“阿门。”
“你先下去吧!我重生的消息给我严格保密,这幅身体实在太奇妙了,我需要几个月的适应时间。在这段时间内,教廷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你处理。记住在我没有完全适应这具身体之前,不许和黑暗议会起任何冲突。”
萨拉应了一声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教皇站起来,转动一下宝座上的突起物,一声轻响,宝座后面的墙壁,慢慢的裂开,露出一个门户。教皇走了进去,然后墙壁慢慢愈合,好似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。
墙壁后面是一条通道,一条通向地下深处的通道。里面的空间很明亮,数千个拳头大小的光明之钻,散发出柔和的白光。光明之钻是储存圣力最好介质,可以存储的圣力极其庞大。红衣大主教如果有一块光明之钻,就相当于多出一条性命。因为当他们消耗完圣力的时候,可以从光明之钻里直接提取圣力用作攻击。完全饱和的光明之钻,储存的能量,比红衣大主教只多不少。一眼望去,这条通道里竟然用上千个光明之钻作为灯光,可见教廷的实力是多么的雄厚。
通道的尽头,是小小的祭坛,祭坛上面摆放着一个金色的手卷。教皇伸手把手卷拿下了,仔细观看外部。那个手卷大有来头,是上帝赏赐给人间代理人的手札,可以在教廷危难的时候,救教廷一次。教皇想看看,里面说到底是什么,好奇心谁都有,他也一样。上一届教皇没有打开它的实力,最后也不能观赏一眼,就抱憾而死。现在的这个教皇,认为自己有这个实力打开这个手卷,也有实力观看里面的秘密。
教皇闭上双眼,双手用力想要把手卷摊开,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,都无法打开手卷,似乎有股无形的力量,把他的气力给抵消了一样。渐渐的,教皇手上冒出浓浓的白光,他已经控制不住的使出圣力。哗啦一声轻响,从教皇的背后伸出一对雪白的天使羽翼。手卷逐渐的被他用暴力打开,一行行的金色小字出现在上面,教皇一目十行的看完。
咔吧咔吧,教皇的手臂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,就算他已经不是人类,但还是无法抵御那来自神的力量。教皇急忙松开双手,手卷飞快的卷起,自动飞回祭坛上。
教皇哈哈狂笑起来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一个藏着宝物的《黄金柜》和一个可以无限制使用大预言术的《旧约圣经》,难怪难怪啊。可是他们在那里呢?”教皇并没有从手札里,找到关于如何找到这两样东西的法方和地点。
教皇想要伸手再去拿手卷,却无奈的发现,他连接近都无法接近。一股神秘的能量,让教皇无法接近手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