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八节 爱丽丝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二十八节 爱丽丝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推荐和点击,谢谢。关于这本书需要说明的几点。)
(故事本来就是一个故事,为什么要那么认真,我实在有点不明白,怎么有人说像不死传说,又有人说像邪风曲,或者又说全抄袭血大的。我只选择的血红的升级套路,并没有抄袭他的故事,故事是自己的。那么你说邪风曲当中主角是邪恶的,那么这个是善良的,那么是抄袭。我只是像一个作者的身份,诉说一个在简单不过的故事,里面有恨有笑,有快乐也有伤心。就好想生活一样,不可能十全十美,也不可能一路高唱凯歌,Yy到底。我只想说一句,这本书我还抄袭了星爷的台词,那么请拍砖吧。我不怕别人指出我缺点,纵使这不算什么缺点。如果喜欢这本书的,请继续支持,不喜欢这本书的,也可以继续拍装,我只是一个在简单不过的写手,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。不为钱,也不是为了名利。最后还是那句老套的台词,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动力,谢谢)
刘枫并不是一个勤快的人,所以想不通的事情,想一下就会搁下,不再理会。只是这次他不得不好好想想了,会长留个他一个难题,就是如何解释他的死因。正当刘枫苦恼的时候,一个夜猫从黑暗中窜进房屋里,抖擞一下精神,夜猫化成了人形,是一个巫师。
站在月光下的刘枫,转身看着那个夜猫化成的人,严格的来说,她是一个女人,一个五官精致到倾城倾国的女人。尖尖的下颚,微微翘起的眉梢,丹凤眼,嘴唇是绿色的,衣袍却是神秘的黑色,上面刻着无数红色丝线,看起来有点诡异。停顿两分钟,刘枫才不确定的说道:“你找我?”
女巫点点头:“嗯,找你,会长留下一份信件,让我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亲手交给你,说是可以给你解决一点点的小麻烦。”巫师掏出一份还没开过漆的信件,扔给了刘枫。刘枫伸手接住信件,一股奇异的能量透过信件想对刘枫的体内经行参透。
刘枫眉头微微一皱,手上银光一闪,那股奇异的能量被化解为无形。五官精致的巫师,闷哼一声,嘴角已经溢出丝丝绿色的鲜血:“好厉害,难怪会长会把你看成眼中钉肉中刺,也只有你这样的强者,才可以成为他的敌人。”
刘枫露出一个自认为温和的笑容:“敌人?我看你弄错了,会长他还不够资格成为我的敌人,严格的算来,他也不是我的朋友,他阴了我一道,给我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。”刘枫冲巫女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,老虎牙在月光下一闪而没:“忘记告诉你了,你口中的会长已经死了。”刘枫突然感觉到一股毒蛇一样的气机锁定自己,不过刘枫并没有在意,因为气机的主人没有干掉他的实力。刘枫摆摆手,无奈的说道:“不是我杀的,如果你要找人报仇,就去找教皇好了。他死的很安详。”
一滴滴的眼泪,从巫女的眼眶中溢出,刘枫顿时慌了,他还和做人的时候一样,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的眼泪,特别是漂亮女人的眼泪。刘枫一个箭步窜到巫女的身边,掏出一张白色手绢,递到她的面前:“哎,真不知道最近出了什么问题,都是伤心的玩意。眼泪啊,能够哭出来真好,可以偷偷的告诉我,你和那个虚伪的会长是什么关系?”
巫女抽泣的样子,有但像西施落泪,美丽的不可方物,就连刘枫也有点扛不住,他本能的把头转向别处,不敢看她。
“是我父亲。”巫女缓缓回答。
刘枫的表情好似喝水被水噎着了一样,喉咙一上一下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只能傻傻的愣在那里,所有的条理突然间理顺了。这个会长还真是个恶魔级别的阴谋家,想把女儿也朝我这里塞!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巫女用那双美丽的绿眼睛,傻傻的看着刘枫:“我父亲说,如果他不在了,就找你,说你会照顾我的。”那双不含一丝杂志的眼睛,紧紧的盯着刘枫,似乎生怕刘枫拒绝一样:“你不会拒绝是吗?”
刘枫无奈的摇摇头,他是无法拒绝一个可怜人的请求,他现在苦恼的是,明天怎么向乔纳莉解释,只怕他的暴龙本质会大爆发吧。
刘枫掏出雪茄盒子,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,指着旁边的沙发,示意她做下来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会长是黑暗魔法师,可你却是.......”刘枫不知道该怎么说,想了一会儿才悠悠的说道:“我真的弄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.....东西。”
巫女局促的坐下,低着头不敢看刘枫:“我是他亲生的,不过我母亲是精灵和巫师的混血儿。你知道,由于我母亲的身份特殊,为黑暗所唾弃,父亲不可能为他争取一个名分。”
刘枫插口说道:“老套的剧情,一个悲剧的爱情故事。对了,你恨你父亲吗?”刘枫那发达的大脑立刻就模拟出一个小说里的爱情故事。
巫女突然抬起头来,看着刘枫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”恨,是他害死妈妈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死的时候,我的心还是很痛。”
刘枫心里暗叹:“这个会长,还真是有点不拘一格呢?有趣,是有趣,可是却把那个女人给害惨了。”刘枫可以想象的到,这个爱情的结尾。黑暗的习俗是不允许各个种族间相互成婚,更不可以有小孩,因为那样会让血统不纯净,导致力量下降。刘枫可以猜到,眼前的这个女生,一定被会长私藏了很多年。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,这也许是变相的保护吧。
刘枫的大脑开始迅速旋转起来,他苦恼着如何把这件事情告诉乔纳莉。哒哒的脚步声,突然从楼上传下来,刘枫吓了一跳。自从刘枫和乔纳莉确定了恋人关系,乔纳莉就正式搬到老法师的别墅,虽然没有同居,但乔纳莉每天夜里都会出来巡视一圈,看看刘枫有没有休息。当然说难听点,就是监视刘枫有没有窃玉偷香。
穿着睡衣的乔纳莉,从楼上飞快的跑到楼下,伸手抓住刘枫的耳朵,把刘枫从沙发上拉起来,凶神恶煞的说道:“好你个刘枫,你竟然背着我和这个小妖精约会,你......你......你...”乔纳莉的眼前微微泛红,眼看就要打雷下雨。刘枫吃痛忙举手告饶:“大人饶命,你先听我解释啊。”
说时迟那时快,雨点已经落下,乔纳莉右手用力给刘枫的耳朵来了个二十五频道,同时开始数落起刘枫,语气中饱含委屈:“你个死人,难道我比她差?你竟然背对着我和她约会,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刘枫急了,乔纳莉的声音太大,几乎传遍了整个别墅,只怕用不了多久,老法师他们就会从床上跑下来看好戏。刘枫眼珠子一转,顿生一计:“老婆,我发誓我和她真的没什么,真的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女巫呢?我已经有了你这么漂亮、贤淑。”刘枫昧着良心继续说:“高贵、雅典,我感觉这个世界上所有形容美丽的词语,在此时此刻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赞美。”
乔纳莉松开刘枫的耳朵,用那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刘枫;“真的。”
“比真金还真。”刘枫将错就错的回答。
正当刘枫松一口气的时候,低头坐在那里的漂亮女巫,却抬起头来:“大哥,难道我真的不漂亮吗?”女巫那如青花瓷一样细腻的皮肤,被乔纳莉看在眼中,再加上女巫的语气,一定会引起乔纳莉的误会。刘枫心里哀号一声;“完蛋了。”
乔纳莉一巴掌扇在刘枫的脸上:“难怪你半夜三更的还不睡觉,原来你真的在幽会,我恨死你了。”乔纳莉穿着拖鞋,哒哒的跑到楼上,风一样的窜回自己的房间,趴到床上哭咽起来。
刘枫目瞪口呆的望着空空如也的楼梯,暗叹:“女人心海底针,说变就变,一点思考的余地都没有。”
被扇一巴掌的刘枫转身一看,顿时吓了一大跳,由老法师带头,金猿、四大贱人在身后,瞪大眼睛看着刘枫脸上那块红嘟嘟的皮肤。刘枫狠狠的一跺脚,轰隆一声,上好铁木地板,出现十几条裂缝。老法师尖叫一声:“刘,这地板很贵的。”
金猿伸出手掌,按在老法师的脑袋上,差点没把老法师给按在地上:“难道你还想要赔钱不成,老头告诉你,就算小疯子把你这窝给砸了,你也得忍着。”
老法师艰难的转过脑袋,嘿嘿的干笑两声,他可不敢和这个煞星较劲。自从他知道这个家伙,实力不比刘枫差的时候,他就暗暗发誓,绝不惹这个煞星。
刘枫瞪了金猿一眼,把手里的信件收起来,一个闪身出现在金猿等人的面前,叫道:“滚,滚,看什么看,没见过我这么有型的血族吗?我数三声,谁要是不走的话,试试看。”犀利的剑气,从刘枫的食指冒出,犹如莲花盛开一样,无数的银丝形成一个花疱,花疱逐渐绽开,一把银色的气剑直至西贱他们:“一、二”包括老法师在内的所有人,一溜烟的消失不见。刘枫甩甩手,气剑化成气雾消散。
刘枫重现坐回沙发上,面色严肃的看着乔纳莉:“我不知道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,还是你不懂得与人相处。从明天开始你就搬到这里来住,我只有一个条件,就是不要刺激刚才那个女人,你会发现她发怒起来,倒霉的一定的我。”
巫女乖巧的点点头,小声的嗯了一声。
刘枫晃了晃脑袋,问道:“聊了这么长时间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“爱丽丝,帕帕奇*爱丽丝,不过父亲都叫我爱丽丝。”
刘枫点点头,伸出右手:“刘枫,一个还保留人性的吸血鬼。”爱丽丝小心翼翼的伸出右手,和刘枫的右手轻轻的握了一下。
刘枫站起来朝楼上的卧室走去,爱丽丝却突然说道:“我没地方休息,今天就可以住在这里吗?”
刘枫没有停下脚步,只是摆摆手:“随便你,杰里出来一下,给这个爱丽丝小姐安排个客房,哎,这里快成难民营了。”
一阵黑暗过后,杰里出现在爱丽丝的身前,穿着黑色礼服的杰里,朝爱丽丝露出和煦的笑容:“请随我来爱丽丝小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