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七节 会长的请求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七节 会长的请求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推荐和点击,谢谢读者的支持)
时间如流水飞逝,不知不觉间,就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。血族对时间一向不大铭感,这点在刘枫的身上也是一样。但这两个月间却发生了很多事情,教廷新晋的三个圣骑士,已经在英国闹翻了天。黑暗协会的会长,由于重伤,一直躲在地下古堡里疗伤,没能及时处理,事情恶化的很快。在某些人的怂恿下,黑暗议会的高层对会长的态度,极不满意。
一个月前,乔纳莉已经醒了过来,天天躲在厨房里,烧一些黑不黑白不白的食物给刘枫吃。有了一次经验之后。每当这个时候,刘枫就借口叫上自己的好兄弟金猿过来共享,过程可想而知,两个倒霉鬼把所有的食物吞进肚子里,事后刘枫不断对厕所跑,金猿干脆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地解决。
这天中午,刘枫半躺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一份报纸,随意的扫上几眼,嘴里咿咿呀呀的胡说八道:“哎,我的肚子啊,什么时候才能解放啊,天才地宝吃进去,会化成灵气,可那些食物到肚子里,只会让自己拉肚子。神啊,快来救救我吧!”
刚刚从饭桌上下来的金猿,一P股坐在沙发上,满脸的委屈:“疯子,我现在非常严肃的告诉你,你叫我砍人可以,但请以后别让我吃饭了,真的,别了,我怕以后自己对烤猪肉也提不起丝毫兴趣。”
刘枫朝金猿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,有气无力的哼道:“你以为我想啊,我比你还惨。我可是吸血鬼,不能吃那些东西。以前偶尔吃一下,也只是为了打打牙祭。现在好了,不但天天闹肚子,还要承受味觉上的惩罚。我真不知道自己前世欠了她什么,竟然会想出这种方法来讨好我。”刘枫叹了口气,满脸无奈的摇摇头。
刘枫的身后突然冒出一股黑烟,黑烟逐渐凝结成实体,露出管家杰里的容貌来:“大人,来客人了。”
刘枫把报纸放到身前的桌子上:”先别说,然我猜猜看。会长来找我几率占八成,十二议员来找我的几率占两成,应该是会长。”刘枫转头看向杰里:“我猜对了吗?杰里。”
管家杰里微笑着说道:“是会长,他正在门外。”
刘枫挥手示意杰里下去:“不是在门外,已经进来了。”杰里化成一道黑雾消失。隐身的会长,慢慢的露出身形。
刘枫掏出一瓶红酒,又在桌子上摆放了三个水晶杯,对会长做出请的动作:“居室比较简陋,还请会长大人见谅。我不大会招待人,自己随便坐吧。”
会长坐到刘枫的对面,现在的他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,似乎老了几十岁一样。脸上的皱纹密布,头发雪白,身体消瘦的不成人形,似乎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到一样。刘枫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会长,心里思索着是谁把会长打成如此德行。
“很奇怪是吗?”会长的声音干涩,好似从朽木中发出来的一样:“我被教皇用神之审判打伤,不过他也不好受,黑暗末日的滋味,我想他也已经领悟到了。”会长伸手亲自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用轻盈的动作抿了一小口:“嗯,好酒,私人作坊出的红酒,就是不一样,现在的酿酒手艺比过去好多了啊。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”最后一句会长是用中文说的。
“你快死了。”刘枫的双眼冒出浓郁的银光,他已经看出了会长的伤势:“你体内的黑暗能量和光明圣力不断冲撞,你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刘枫倒了两杯红酒,把其中一杯递给金猿:“如果你想让我救你,那么抱歉,我做不到,如果你想找我救那些同胞,那么对不起,你不说我也会去做。”
会长露出一丝凄苦的笑容:“我来找你,不是想让你救我,也不是想让你去帮助同胞。我来的目的是想让你接任我的职位,我活不了多久了,想必你已经发现了。”会长闭上眼睛,语气轻柔的继续说:“这些天,我一直在回想往事。不瞒你说我曾经也有梦想,就是带领着黑暗议会打败教廷,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之下。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变了,变的越来越在乎手中的权利。忘记了儿时的梦想,于是我越走越远。光明正大的在阳光下行走,这个目标对现在的我来说,实在太遥远,远的我什么也看不清楚。教廷得到三套圣器,也许在过不久,我们就会被赶出英国。行走在阳光之下,也会变成永恒的梦。我们好不容易才勉强在教廷的进攻下,获取一定的主动权,现在又要被打回原形,我不甘心,所有的黑暗生物都不会甘心。就好像中世纪那样,血族只能躲在黑暗古堡下面,数着一枚枚金币,却不敢花出去。黑暗法师想找一点好的实验材料,也要冒着被猎魔人杀死的危险。狼人们只能啃着黑面包,一个个饿的面黄几艘。”会长突然上前握住刘枫的双手,情绪激动的说道:“我承认,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会长,但我想为黑暗议会做出最后一个选择。一个正确的选择,你来当黑暗议会的会长,带领着他们走出黑暗,光明正大的行走在阳光之下。”
刘枫呆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会长的话,他曾经数次幻想会长来找他的情形,但没有一次是正确的。金猿把水晶杯捏的粉碎,大大咧咧的吼道:“操你娘的,说的好听,疯子别答应他,不知道这个家伙又在耍什么花招,难道你忘记美国那次了吗?”
会长一下子跪在地上:“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,所以我早有准备。只有我死了,才能让你们相信。”会长的嘴角溢出白色的血迹,血迹刚刚流出来就化成白烟消失:“我服用了教廷用来‘净化’黑暗生物的圣水。答应我,让黑暗行走在光明之下,求你了,我知道你拥有这个能力,你是血族中第一个突破血统的瓶颈,达到帝王的程度。你也是第一个可以在‘上帝影子’手里活下来的人,答应我?时间真的不多了。”会长的语气充满的恳求的意味。
刘枫想要把会长扶起来,却无奈的发现不知何时,会长的身体,已经从下本身开始崩溃。他的双脚变成白烟消失,很快会长的手臂也被腐蚀。
此时的会长,再也不是那个阴险、虚伪的会长,而是一个想为后世子孙谋求福气的老者。逐渐的,会长只剩下一个头颅,那双带着黑暗温暖的眼神,紧紧的盯着刘枫:“答应我吧!孩子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请求,而是所有黑暗生物的共同请求。”
刘枫点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一缕白烟过后,一个掌握黑暗议会五百多年的会长,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里。
袅袅白烟被一阵风吹向窗外,刘枫站起来,朝大厅中间的壁画看去。那是达芬奇的一部作品,至于名字谁知道呢?反正是老法师的私藏,绝对是真货。线条分明的笔画,勾勒出一个祥和的世界,一个长着翅膀、披着血色披风的恶魔,行走在阳光之下。恶魔的那双没有丝毫情感的眸子,似乎在嘲弄世人的无知一样。惨白的面孔,让人不由的想到吸血鬼。
刘枫喃呢道:“会长,你这招真高、真绝,不给自己退路,也不给我留一条退路。我只是一个小恶魔,而你却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大恶魔。其实我始终不明白一件事情,选择了黑暗,又如何在阳光下行走?”
金猿趁着刘枫不注意,偷偷摸摸的把那瓶红酒给喝光,打了一个酒嗝。金猿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黑暗、光明?为什么选择了黑暗就不能选择光明。操,最主要的是,老子不明白为什么要去选择呢?一切顺其自然不是更好吗?这个世界上有光明,就有黑暗,两者是相辅相成的。就算没了教廷,我想还会出现其他的势力,代替教廷的作用,别想那么多了。有时间去看看太极拳谱,那个东西还真的蛮有用的。”金猿已经醉了,迷迷糊糊的它,嗯嗯呀呀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:“没有黑暗,只有光明,那会是什么样子呢?全是黑暗,没有光明,那又是什么样的呢?其实道理真的很简单,就跟地球一样,有白天和黑夜......”金猿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金猿的一番话让刘枫豁然开朗,以前他眼中的世界,似乎蒙上一层纱雾,现在那一层纱雾已经被揭去,他眼睛里的世界突然清晰起来。体内的元婴开始极速跳动,围绕元婴旋转的星辰,突然散发出无穷的银光,细小如丝发一样的银光,质量比以前高了何止千倍。
从外面看,无数隐晦的星力,从四面八方朝刘枫的身体里狂窜。那些星力进过刘枫体内的星辰时,被强行压缩,成为质量更高的能量体。
吸收了那么多的能量,刘枫体内的元婴并没有涨大,相反还消瘦了一圈。刘枫的境界还停留在聚星界中阶,但他知道,自己所能发挥的威力,是以前的十倍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