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六节 始末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二十六节 始末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推荐和点击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。对了,看书的朋友,可以去评论区留个言,踩踩脚印,谢谢)
刘枫带着乔纳莉一股脑的窜到自己的房间里,然后带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态度,在门口摆放了几块极品原玉,组成了一个威力极其骇人的白虎杀星法阵。不管是谁,只要踏进阵法里,不把你玩到半死是不会放过你的。用自己体内的星力作为诱饵,引导了白虎星力到阵法里,一个黑银色的光幕升起,把整个房间笼罩在里面。感觉不大放心的刘枫,又施展的隔音阵法。
等一切搞定之后,刘枫才松了口气,一P股坐在地上,他头一次有点心慌了,就好像那种偷情的男人,突然被家长当场逮住一样的感觉,感觉很不爽。相反乔纳莉倒比较自然一点,不过眼尖的刘枫,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迷乱。刘枫站起来走到乔纳莉的身边,盘膝坐下:“丫头盘腿坐下,我要把我会到教给你。”
乔纳莉学着刘枫的样子盘腿坐下,看着那根散发银光的手指一点点逼近眉心,突然问道:“他们会不会误会我们那个了。”
刘枫无奈的停下来:“我想应该不会吧,他们谁敢误会,我就砸碎他们的软蛋,呸呸,又说脏话了。好了,现在做正紧事,精神静气,放开你的思感,记住不要反抗,一切顺其自然,其他的就叫给我好了。”
银光没入乔纳莉的脑袋里,一瞬间,她的脑袋里出现了很多她想也没想过的玩意。刘枫的声音在乔纳莉的脑海中直接响起:“丫头,过程会比较痛苦,我以前也试过,但是扛过去就没事了,到时候你就会知道,这个功法的奇异魅力。”
刘枫没有丹药给乔纳莉筑基,只能用极品原玉替代,原玉他有很多,而且还都是极品。他一只手按在乔纳莉的头上,一只手拿出一块墨绿色的极品原玉,疯狂的吸收里面的纯真能量。然后在把能量灌输进乔纳莉的身体里面。
筑基的过程比较凶险,但刘枫一点也不担心,聚星界中阶的高手,如果连这点也办不到,找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一颗极品原玉让乔纳莉顺利的实现最原始的星力循环。一滴玉髓让乔纳莉失去了走火入魔的可能性。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半天,,刘枫缓缓的收起右手,无声的笑了笑,他知道已经成功了,和自己当年差不多,血族的身体确实非常适合修炼《星典》就连筑基也比较简单,那里像人类那样难。
等了两天一夜,乔纳莉突然张开血族翅膀,宽大的银色翅膀,配合那绝美的容貌身姿,让刘枫不由的有点痴了。看到乔纳莉开始吸收周围的星力,刘枫慌忙捡起地上的原玉,破坏了阵法。刘枫无法想象一个人吸收白虎凶星的星力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那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超级大魔头。
刘枫刚推开门,却发现金猿站在走廊里,平静的看着他。刘枫示意他小声点,关上门,现场施展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法:“你是不是想告诉我,不该把星典传给外人。”
金猿点点头:“嗯,不管怎么说,星典传给外人太危险了,如果他们要进攻中原你会如何选择。不要忘记,教廷就曾经组成十字远征军,侵略过中原。”
刘枫苦笑两声,随意的坐在地上,掏出两瓶红酒,随手甩给金猿一瓶:“你什么时候也有种族歧视了,这可不是你的性格。我想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,不是吗?为了青颖。”
金猿抓起红酒狠狠的灌了两口,用力的点点头:“是的,就是为了她,我知道你很爱她,她也很爱你,当年你们都没有发现,但我却发现了。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如果要报仇的话,也算我一份。”金猿心里早就有股不详的感觉,他只是想叫刘枫亲口告诉他。
刘枫把瓶里的红酒一饮而尽,然后狠狠的酒瓶摔在地上:“事情是这样的..........”刘枫把故事的全过程告诉了金猿:“你现在明白了吧!掌门爷爷死了,天云子大师伯也死了,两个师伯失去了肉身,元婴不知所踪。我师傅和天青子、青颖三人,甚至连生死也不知道。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,我可以怎么做。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却什么都做不了,做不了,如果当时我出去的话,也会死他们手上。”刘枫的指甲深深的没入肉里,紫金色的血液从伤口出缓缓溢出:“我好恨,恨我自己没有勇气,又很敌人太强,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。直到最近我才突然明白,我应该做些什么,最少应该让星宗的香火继续传承下去,不然我会一辈子不安心。”
金猿虽然是一条筋,但是听此噩耗还是非常难过,青云山的人,对他来说就是亲人。天青子把他从山窝里带进青云山。偶尔掌门开坛讲座,它也可以趴在旁边听讲。那拥有无限智慧的言语,似乎还在他的耳边回荡,但人却已经不在了。
金猿身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,青黑色的血管,好似无数的蚯蚓在蠕动一样,一股沉闷肃杀的气势,从金猿的身上升起。刘枫掏出白色手帕,递到金猿的面前:“想哭就哭出来吧,当年我也哭了,这是人之常情。我们是爷们,有眼泪朝肚子里咽可以,但谁有能知道,有勇气哭出来,是多么的不容易。”金猿伸手接过手帕,揭了一把眼泪,然后抬起头问刘枫;“你决定怎么做?
“很简单,报仇,但是我们没实力,所以要提升实力,我们没有势力,所以要培养势力。星宗被灭也是这个道理,个人的实力很强,但是势力太小了。我们需要势力,强大的势力,我们没的选择。我就不相信,如果星宗有几十万人,虽然实力都不高强,但只要运行‘虚介子星空大阵’何人敢闯。”
金猿笑了,笑的很凄苦,刘枫递给他的白色手绢,突然被他化成游离份子:“那么也算我一份,要不我先把黑暗协会的会长给做掉,以你血族的帝王的身份,我想做这个会长应该不难吧。”
“你小子变聪明了。”刘枫像第一次见到金猿一样:“我确实有过这个想法,但是你要知道,如此简单得到的势力,很难让人信服,更加难以管理。我们要在他们急需帮助的时候,挽救他们,到时候他们就会对你死心塌地。”刘枫露出得意的神情:“知道我为什么要让教廷得到那三套圣器吗?就是借教廷之手,给那个会长来点麻烦。会死人,但是我没的选择。如果这是罪孽的话,就让我来背负吧。”
金猿站起来,嘿嘿的憨笑起来:“疯子,你脑袋比我的好使,以后我就跟着你,你叫我打谁,我就打谁。你可不要小看我。”金猿做了一个夸张的健美动作:“我可是虚境的高手哦,在中原比我厉害的可没几个呢。”
刘枫心里大惊,自己能有这么快的进度,已经算是奇迹,没想到当年连妖婴都没结成的金猿,却能打到虚境:“我靠,你不是开玩笑的吧,要知道到了虚境,就是快要飞升的高手。”
金猿肯定的点点头:“这还要亏一个妖怪呢,说来也奇怪,当年我在山下遇到一个妖怪。好像和我是同宗,手里拿着一个很威风的棒子,我非常喜欢那根棒子,想据为己有。于是我就和它打赌,只要他一拳打不死我,就把棒子给我。它答应了。”金猿摸了摸胸口,似乎那一下还记忆犹新:“该死的,那个家伙简直就是怪物,只是一拳,一拳啊,我浑身的骨头全都碎了,刚结成的妖婴也被震成粉碎。人也昏了过去。只是说来奇怪,我并没有死,相反还因祸得福,把体内的药力激发出来,结果一不小心就到了这虚境。那个同宗也确实说话算话,把棒子给了我,又在我的脑海里硬塞了点东西,然后就默默的走了。你不知道,他当时还故作很大方呢?不过我看出来了,那个家伙差点没掉眼泪。”
其实星宗的修炼方法和其他门派的修炼方法差别很大,境界的划分也不同。星宗主要是分为三个大境界,碎星界、聚星界和幻星界。每个大境界还分成数个小境界。而道门的修炼方法,则完全不一样,除了修道的筑基期,也就是普通的炼气功夫外,修道的境界按照其他门派的标准还分为‘气’、‘丹’、‘神’、‘虚’四大境界,其中再细分为‘引气’、‘凝气’、‘化气’,‘酿丹’、‘凝丹’、‘淬丹’,‘破神’、‘养神’、‘分神’,‘窥虚’、‘洞虚’、‘化虚’十二个小的境界,每个小境界还有上中下三阶。”
所以金猿能直接到达窥虚境,简直就是奇迹,古往今来估计也就这么一个例外的。
刘枫很高兴自己能有个永不背叛的帮手:“对了,先不要去找会长的麻烦,我想以后的日子里,他有得烦了,教廷可不会放过他的。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找我帮忙,当然,我还是不会拒绝,因为这叫收揽人心,到时候看他怎么死,和老子玩,只怕他没那个命。”
金猿看着一脸奸笑的刘枫,突然觉得这个兄弟,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。当然做为朋友,他就是一个极其可爱的天使。只要你不碰触他的底线,就不会有事。金猿突然有种感觉,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,好戏还在后面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