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一节 光明玉黑暗的碰撞(二)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一节 光明玉黑暗的碰撞(二)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点击和推荐,谢谢各位读者)
第二天早上,刘枫出奇的早起,叫杰里搬了一张睡椅到阳台上。躺在舒适的睡椅上,刘枫抬头看向微微升起的骄阳,顿时微笑起来。拥有百年历史的红酒,被他轻轻的倒入水晶杯中,红酒粘稠如血,入口清凉,好似一个清俊爽朗的爱情故事,在刘枫的心底荡漾。刘枫竟然有种吸血的快感,摇了摇头,他无声的笑了起来:“有几年没吸过血液了,都快忘记那种感觉了。”
老实忠厚的管家杰里站在刘枫的身后,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没有打破这宁静的晨曦。北色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,走上阳台,站在刘枫的身后默不作声。
刘枫晃了晃水晶杯中的红酒,头也不回的问道:“北色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北色像个小学生一样,摸了摸后脑勺,心里早已经把东淫他们骂的狗血喷头,昨天晚上剪刀石头布他输了,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,就落在他的头上。整理一下思路,北色故作轻松的说道:“是这样的大人,我们接到消息,教皇带着一大队人马去英国进行访问。”
“哦!”刘枫哦了一声后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这样啊,那么会长一定会说要把人员掉回去是吧!还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呢?只是不知道,谁才能笑到最后。教皇还是会长,应该不会是我吧。”
“大人英明,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,会长想抽调一半的战斗力回去,我刚刚正愁怎么向你说明呢?”北色露出憨厚的笑容。
刘枫把水晶杯中的红酒喝完:“好了,没你的事,你下去吧!既然会长发话了,那么就给他一半的战斗力。但是我们是很明主的,谁想回去,我们不阻拦。不想回去的,我也不反对,至于那一半战斗力,如果狼人愿意,就让他们回去好了。”
北色露出会心的笑容,转身退了下去。
刘枫站起来,对着晨曦做出拥抱状,闭上眼睛,用近乎梦游般的声音说:“杰里我是不是很幸运,能够走在阳光之下。或者对我来说,还是无法忘记人类的身份。选择的黑暗,还委身与光明之中,这样真的好吗?”刘枫沉思两秒钟:“我不知道,也许连给我初拥的老伯爵也不知道吧,但他告诉我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活着是应该快乐的,如果不快乐,永生对我来说,就没有丝毫意义。同样的话,掌门也跟我说过。快乐,我一直都在努力让自己快乐,可是我真的快乐吗?我真的不知道,不知道啊。每当夜幕来临的时候,有一颗邪恶的种子,总会在我的心里滋生,让我痛不欲生。”一滴血泪慢慢的从刘枫的眼眶中溢出:“有时候我们活着会身不由己,活着也许并不是仅仅为了自己,更为了身边的人,为了你爱的人,为了你的亲人。我不忍心看到由于自私的黑暗光明之战,而伤害到无辜的人类。”刘枫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还真是多愁善感啊,昨天夜里我失眠了,想了很多东西。掌门和师傅关切的眼神总在我的眼前环绕,老伯爵的那双温暖舒适的大手,似乎在抚摸着我的脑袋。我知道,也许真的该做决定了。我需要一股势力,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。灭门之仇曾一度的让我很迷茫,现在的我,还是有点迷茫。如果我真的把会长拉下台,坐到了那个位置上,我会将黑暗引向何处呢?拉到我复仇的战车上吗?”刘枫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:“不,不,我绝不会那样做,我只是想让星宗的香火延续下去,强到任何也无法撼动的地步。前人走过的错路,我刘枫,绝不会再犯第二次,绝不。”
杰里眯着眼睛看着情绪逐渐平稳下来的主人,轻声说道:“憋在心里不好受,也许哭出来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别担心这件事会传出去,我已经有好几百岁了,比你年长很多,自然知道那种痛哭。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老去,化为尘土,而自己却无能为力。我也曾经深深的痛苦过,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无法控制的从眼眶溢出。我选择了离开,选择了孤独,永生有时候太过残忍,也许它并不是一种恩赐,而是一种诅咒。”杰里望着阳光露出真心的微笑:“当时间抹去伤口之后,我渐渐的接受了这个身份——血族,我离开了家乡,找到了同族,加入了黑暗议会。”杰里走到刘枫的面前,慢慢的把刘枫拥入怀里:“在黑暗议会,我看到了比人类更加虚伪、狡诈、伪善、卑微的存在,也看到过高尚清纯的精灵、为了一口再简单不过的烈酒而露出真诚笑容的矮人。也看到过为朋友挡住圣剑的血族、狼人。光明和黑暗,他们就像一对孪生子一样,过去存在,现在存在,未来也存在。孩子,你还小,但你很有潜力也很聪明,你知道该怎么做,但你缺少勇气,你怕会伤害到别人。可是你要相信,黑暗并不是只有温暖,有时候它会像一条毒蛇,狠狠的咬你一口。而光明对我们来说,也许并不是致命的武器,有时候它们会瞬间划过你的身体,留下永恒的心碎。孩子,不要被黑暗蒙蔽双眼,也不要被光明所欺骗。你已经学会看破事情的本质,但你还要学会去‘做’。没有和平就不会有战争,可是没有战争的可怕,就不会有对和平的珍惜.......”此时两个人就像一对父子一样,而不是主仆的关系。
杰里的解答,让刘枫豁然开朗,他微笑着推开杰里,用命令的口吻说道:“杰里,帮我联系老法师和乔恩斯他们,叫他们小心会长,我怕会长会想他们下手,如果议会和教廷真要在英国开战,不要傻乎乎的冲在最前面,尽量保存实力。至于狗屁命令,让它见鬼去吧!性命都没了,还谈什么命令。”刘枫望向天边:“教廷这套声东击西,在我们那里早就过时了,我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。叫所有人停止对教廷的骚扰性攻击,给那个该死的上将再送点红包过去,再租两颗军用卫星,多联系点人类,我要知道教廷的一举一动,顺便在弄几个威力巨大的导弹。我倒要看看,谁是蝉、谁是螳螂,谁是黄雀,好戏终于要开始了吗?”
杰里右手按住左胸,慢慢的弯下腰去:“保证完成任务,我的主人。”杰里的身体化成黑雾消失。刘枫拿出许久未用的帝王谕令,轻轻的抚摸着,喃呢道:“你曾经救过我一命,我相信你一定会在助我一次。”
一天后,几十个高级狼人乘坐班机飞回英国,血族和黑暗法师只是象征性的走了两个。其他人继续留在刘枫的度假山庄里。至于以前的骚扰任务,全部取消,分成十二组日夜不停的坐在监控室里,监督教廷的一举一动。从那些人类手上的情报,不断传来,然后送到杰里手上,由他经行筛选后,交到刘枫手上,由他考虑该怎么走。
一个星期后,教皇率领的大军,正式和黑暗议会在英国交火,双方特意避开了人口密集的城镇,选择的鲜有人迹的乡村。双方互有死伤,不过都不大,刘枫知道,这是双方在各自试探,试探完了之后,就是真正的暴风雨。
而美国这里却一片风平浪静,似乎没有任何危险的征兆。刘枫总是喜欢在饭后对四个无耻的血族说: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平静的,你们看好了,过不了多久,真正的暴风雨将在这里刮起。”
至于萨拉他们那边,此时正在山区里,满世界的寻找传说的中的墓园,只是一直没什么收获。他们很奇怪,突然没了黑暗一族的骚扰,让他们还有点不自在。“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。”这句话是萨拉红衣大主教对大卫*科菲尔说的。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从美国军事基地偷运出来的导弹也到了,长达百米的身姿。染上了军用油漆,看上去有股肃杀的意味。按照刘枫的要求,这四个导弹多加了三倍的弹头。其结果,直接导致本来可以绕地球半圈的导弹,射程剧降,只有不到五百公里,而且速度慢的更让人抓狂。当刘枫第一眼见到这个恐怖的庞然大物,露出了迷人的笑容。他偷偷的给那个运送货物的上校,送去一份大大的红包,反正不是他买单,自然不用心疼。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,当然过程非常愉快。在绿油油的美钞面前,人的抵抗力和智商总是会下降的。
等美国大兵对导弹系统进行校正后,就一个个满意的离开了,刘枫给了他们每人十万美金,能不满意吗?那些汽车自然留给刘枫他们。毕竟那汽车本来就是发射架,少了他们可不行。
等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,刘枫知道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