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节 赌局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六节 赌局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喜欢本书的读者,一定要帮忙点击送鲜花,谢谢。)
  三个月后,赌城拉斯维加斯,刘枫微笑着把身前一亿美金的筹码给推了出去:“我压大!”
  他身后的一干赌徒,也疯狂把自己的筹码放在了大上。一滴冷汗从操作员的额头滴落,他自己摇的筛子,自然知道点数。眼前的这个帅气男子,仅仅用了一美元,就赢了一亿美金。他不清楚这个男子是怎么做到的,从头到尾没有输过一次。他不怕刘枫,他怕的是男子身后的那些跟随者,他们也把筹码扔到了大上面。如果他开了,赌场最少要赔五亿美金,这还只是个保守的数字。他知道赌场主人的手段,一下子损失这么多,不管自己的赌技有多么高超,他一定会干掉自己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  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,一群黑衣人,冲了过去,强行拨开人群。虽然赌徒们很不乐意,但当黑衣人亮出手枪之后,就乖乖的让开了。在拉斯维加斯这个消金窟,小赢则可,大赢必死,没人敢和那些赌场老大较劲,那会让自己死无全尸。
  一个看上去是头领的魁梧男子,用手按住刘枫的肩膀,压低声音道:“先生,你已经赢了很多,我想这里已经不适合像您这样的大客户,不如我们去楼上的贵宾包间赌一场如何。我发誓你将不虚此行。”男子加大的力度,用更加低沉的声音说道;“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,但明天的太阳报的头条,就会出现马路旁出现死尸的报告。”
  刘枫用暗劲震开那名男子的手,站起来冷冷的哼道;“我倒要见识一下,谁想和我玩,不玩到你们崩溃,老子就不信邪,操。”
  男子扯开嗓子对那些蜂拥的赌徒吼道:“好了,这场赌局作废,想玩的话,可以去别的地方好好消遣,这位尊贵的先生,将会和贵宾室里的先生们,好好赌上一场。”
  一些年长的赌徒,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,很明智的上前拿回自己的筹码,飞快的跑开了。而那些比较冲动的赌徒,也在黑衣人开枪后,乖乖的拿起自己的筹码,以更快的速度跑开了。
  “那么先生,请。”带头的男子,向刘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  刘枫整理一下衣服,走了出去。一干黑衣人紧跟其后,其中有两人,用枪有意无意的对准刘枫。
  在最高级别的贵宾室里,赌城的头头——亨利先生,看着录像和身边的富翁们相互谈论什么。
  一个秃顶的亚裔男子,操着日本方言味的英语哼道:“这个年轻人,有点意思,只是太心高气傲,我看今天就让他血本无归,各位意下如何。”
  另外几名男子,纷纷附和;“当然。”其中一名美国人冷笑道;“赢中国人的钱,简直比赢你们日本人钱要爽快的多。”
  肥胖的有点骇人的亨利,用那双小眼睛扫了美国人一眼;“哈哈,乔恩斯你怎么知道他是中国人,难道你的鼻子,比我家的那条黄皮狗的鼻子还要灵敏。”乔恩斯狠狠的瞪了一眼亨利。知道说错话的亨利,连忙打着哈哈说;“实在不好意思,刚刚不是说的太兴起一点嘛,我并无恶意,这一点连圣母玛利亚,都知道的嘛。”
  乔恩斯用手狠狠的抓了一下坐在他身上的女人,发泄刚刚的不满:“希望你个杂种说的实话,不然老子非干掉你不可。老子怎么知道他是中国人?很简单,他身上没有日本人那股点头哈腰的骚味。”他这句话连那个秃顶的老头也骂了进去。
  很显然那个秃顶的日本老头势力,没有乔恩斯的大,他不但没有对乔恩斯产生任何恼怒的情绪,反而还接口说道;“当然,乔恩斯说的是,该死的上帝,为什么不给我换上一副美人国人的皮囊呢?”
  乔恩斯并不想过于激怒秃顶老头,小声的嘀咕道;“该死的,这老头难道就没一点点的尊严吗?瞧瞧中国人,虽然我很讨厌他们,但不得不说,他们很有骨气。”
  这时候亨利插嘴了:“该死的,你们看,他长的像不像被教廷通缉的那个男人。”
  乔恩斯一边对坐在他身上的金发美女上下其手,一边抽空扫了两眼:“我靠,这那是很像?简直就是一个人嘛。”
  那个秃顶老头插口道:“你说我们要是把这个消息透漏给教廷如何,我是山口组在拉斯维加斯的负责人,知道一点点内幕。欧洲的教廷可不大简单,我的上司曾经郑重警告我,不要得罪教廷。”
  亨利和乔恩斯等美国人,哈哈狂笑起来。美国黑帮教父乔恩斯,大声叫道:“教廷,你们山口组怕教廷?天啊,见鬼。难道你认为一个手拿《圣经》的神父,可以做些什么?老子我这些年也杀过几个倒霉的神父,不是屁事也没有。操,那些婊子只会对那些可怜巴巴的信徒,说世界末日要来临了,只有信仰他们才能得到救赎.......可是教廷的经费紧张,操,做婊子了,还立他娘的牌坊。得了,得了,可怜的秃子,教廷?日,改天弄两个火箭炮去轰炸教堂玩玩,干。”粗暴的乔恩斯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。
  秃顶老头在山口组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,知道的并不多,听到乔恩斯如此说,也就放弃了要打电话给教廷的念头。
  亨利拍拍手,叫道:“好了、好了,我可爱的衣食父母们,那倒霉的中国小子要来了,请你们安静点,老规矩,谁能先把那小子的钱全部赢光,我送他十个极品处女。”
  一瞬间,数十道火辣辣的目光投向了亨利,势力最大的乔恩斯。重重的拍了拍坐在身上金发美女的P股,吼道;“滚吧,臭婊子,老子对你没兴趣啦。”
  金发美女也到干脆,径直走了出去,正巧遇到开门进来的刘枫,并向刘枫投去一个怜悯的目光。
  亨利带着满脸笑容,迎上刘枫:“哈哈,瞧瞧我们可爱的中国小子来了,坐坐,今天赢的很爽吧!想不想再爽一点点呢?直接到高潮呢?”亨利用那双像猪蹄一样的手,拍了一下脑袋,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:“我想当然是的,你一定还想赚更多,那么来吧!想玩什么都可以。就算你要比划谁**更持久,我们也会奉陪到底的,只是那个少于十亿美金,没戏。毕竟一后阳痿了,还是要治疗的嘛。”
  刘枫扫了一眼这乌烟瘴气的房间,皱了皱眉头,如果他没看错的话,地上那些浓浓的‘家伙’,并不是从人口里吐出去的,而是从那个长长的玩意里喷出的。刘枫收起想要一剑劈了这该死的地方的心情,和亨利友好的握了一下手:“当然,钱,谁不喜欢呢?我承认我是很贪婪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我甚至想用黄金做一口棺......”刘枫赶忙换口:“床。”
  亨利露出理解的笑容,招呼刘枫做到中间的桌子上,而他自己则做到了刘枫的旁边。
  乔恩斯不想废话,打了响指,他身后的保镖,把一箱子钱倒在桌子上。得意洋洋的他使劲的拍着桌子:“哈哈,中国人,我最喜欢中国人那红丹丹的钞票,那么想赌什么,随便你,我都跟。”
  刘枫把刚刚换的一亿美金钞票倒在桌子上,耸耸肩:“那么就纸牌吧!比较方便,也比较适合大众口味嘛?”刘枫心想:“等一会儿,让你们集体去跳楼,操。”
  包括秃顶老头在内的几人,嘿嘿的干笑起来,很干脆的把钱倒在赌桌上。亨利双手一怕:“OK,我知道你们中国人都很大方,那么就赌二十一点好了。速度快点,我可不想通宵赌牌,这会让我一整天不举的。”其他人闻言发出一阵阵的哄笑。
  发牌的人是一个很清爽的韩国人,秀气的长发,比刘枫还长:“各位尊敬的先生,可以随便检查你周围的一切,避免作弊的可能性。”
  乔恩斯撇撇嘴;“当然,我相信可以进这里的人,没一个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而作弊,我保证。”
  发牌师特意望向刘枫:“先生你有异义吗?”
  “我!”刘枫耸耸肩;“当然,我没有任何异议,我是一个很矜持的人。”刘枫心里暗乐:“等老子赢光你们的钱,让你们当场哭鼻子,作弊,操,我就是作弊的行家。不管什么牌在我手里,那是黑的变白的,白的也能变成黑的。”
  发牌师微笑着开始发牌,飞舞的牌技让刘枫看的眼花缭乱,暗想:“乖乖,这厮一点武功不会,这手法倒是不错,嗯,特别是那对手指的控制能力。”
  发完第一张牌后,乔恩斯推出一叠钱:“一千万。”其他人也纷纷跟牌。临到刘枫的时候:“当然我没理由拒绝,我跟一千万,我再加九千万,要玩就要玩的心惊肉跳,不是吗?”
  亨利笑了起来,心说:“还真是鲁莽的小子呢。”大手一挥;“好我和你梭哈。”他也把钱推了出去,其他人也纷纷把钱推了出去。
  发牌师有点紧张起来,他从来没有遇到过,上来就破釜沉舟的赌局。他知道,他必须要让亨利这帮人赢,不然会死的很难看,当然做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他很有把握。
  他把好牌都发给了亨利和乔恩斯两人,至于那个秃顶的日本人和其他美国人,他照顾不上。
  刷刷的把派发完,等到开牌的时候,刘枫突然插话:“各位,想不想再玩大一点的。”
  乔恩斯和亨利两人对望一眼,哈哈大笑起来。亨利雍容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;“你想玩多大呢?”
  刘枫拿出他的信用卡,扔在桌子上:“这是瑞士银行发行的紫金卡,仅凭此卡就可以透支五千万美金。这卡里有三亿美金,我就当它是三亿好了,谁赢了,这卡就是他的,如何。”
  秃顶老头和其他几个美国不是太大的人物,恶狠狠的瞪了刘枫两眼。这赌局有点太大,他们带来的钱不够,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出那么多的钱来赌博。所以只能无奈的退出。至于刚刚推出的钱,有乔恩斯和亨利在,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。
  现在只剩下乔恩斯、亨利、刘枫三人,乔恩斯打了个响指,紧急筹备了三亿美金。至于亨利就更简单了,直接从保险库里,提出三亿美金。
  临到开牌的时候,在场的人,都紧张兮兮的看着桌面,各种各样的仪器也对准了桌子,严防作弊的发生。
  亨利和乔恩斯都开出了好牌,他们带着必胜的笑容看着刘枫,他们已经开始幻想刘枫,痛哭的形象了。
  刘枫没有换牌,只是在牌上用了一个在简单不过的障眼法。本来很差的牌,转眼间变成必胜的牌,就连那些各种各样的摄像机头,也无法发现这牌的本来面目。
  一瞬间,乔恩斯和亨利的脸色变的非常难堪,好像都能刮下一层寒霜来。那个发牌师直接吓蒙了,刘枫的牌太出乎他的意料,他知道自己玩了,彻底的完蛋了,亨利和乔恩斯不会放过他的。
\