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节 石中剑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二节 石中剑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,鲜花和点击,喜欢本书的读者,可以帮忙做一下宣传,血迹感激不尽。)
  刘枫从“伤感”酒吧出来,望着从天空落下的鹅毛大雪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他来了美国好几年,什么也没做,生活也没什么规律,纯粹就是想到那里玩,就去那里玩,老伯爵留给他的金钱,足够他挥霍的,所以也没必要节省。
  今天是美国的圣诞节,整个纽约市被披上一层梦幻般的色泽。喧闹的声响络绎不绝,刘枫很喜欢这样的环境。变成吸血鬼这么多年,他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,身体也愈加高挑,在加上那俊俏的脸蛋,和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。简直就成了美女们的杀手,最要命的是他身上那儒雅高贵的气质,对女生的杀伤力,绝对是要加成的。
  街道上的人们,纷纷穿戴起奇怪的服装,相互扭着P股,开心的大笑。似乎大雪并没有冲散他们想要痛快晚上一场的兴趣。小孩子们拿着气球,围绕在圣诞老人的身边,不停的索要礼物。
  刘枫跟着人群,扭了起来,不断放肆的笑着。一个金发美女在他的身边,不断做出挑逗的动作。刘枫毫不示弱,一把搂住她,吹了一口气到美女的脸上,笑道:“美女想泡我?”
  “YES!”金发美女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:“帅哥,我观察你很久了,这一个月,你每天晚上都会在七点钟准时出现在‘伤感’酒吧。而且你的眼神告诉你,你并不是很个很快乐的人。虽然偶然会从你的眼神中,看到玩世不恭的神情,但却无法掩饰那股忧伤。最重要的是,你没有性伴侣,帅哥,告诉我你是不是很饥渴。”
  刘枫不自然的舔了舔嘴唇:“对,我是很饥渴。”还有一句话刘枫没有说出来:“但是对你却没兴趣,不过你的脖子真的好白,喝两口不建议吧!”
  金发美女挑逗似的的把手伸进刘枫的裤裆里,咯咯轻笑起来。刘枫一把抓住那只不大老实的手:“你们美国人难道就这么不礼貌吗?”
  “礼貌?”金发美丽露出惊诧的神情:“NO,难道你们中国人没教会你们,**其实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吗?”
  刘枫推开金发美女,转身走去:“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还有,我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,请不要打扰我的雅兴。其实你的脖子比你的身体,对我的吸引力更大。”刘枫快步走去,金发美女没能追上,气恼的叫道;“该死的***,这么好的事情都不上,难怪乔治说,中国人全是一群不懂风情的家伙。”
  刘枫的雅兴被破坏干净,回到自己的宾馆,开始修炼起来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不敢携带,但却没多大成就,他自己也很纳闷。不过他很懒,既然想不捅,那就不要想嘛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,刘枫经常这样自我安慰。
  半夜里,楼下的**声把刘枫从入定中吵醒,心情不爽的他。悄悄的飞出窗外,透过透明玻璃看到在床上纠缠的一对男女。即使已经看过不少了,刘枫还是惊讶美国人的开放,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这些镜头拍下来,传到网上,赚点点击。
  刘枫定眼一看,叫的非常大声的美女,正是今天找他搭讪的那个金发美女。暗自庆幸:“要是自己的处男,被这样的一个**夺去,青颖还不把自己给剁了?”想到青颖彪悍的样子,刘枫很不自然的缩了缩脖子。
  “哦耶,COMEON,我要快要死了,在用点力,对,就是这样,狠狠的蹂躏我吧!”
  刘枫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隐身决,立在窗外的空中,狂吞口水看着现场版黄碟。刘枫愤愤不平的想到:“爷大学那会儿,也就偷偷摸摸下点黄碟,找个每人的角落,自己搞定,现在可好。我是不是真应该找个处女,好好的爽快一番呢?”刘枫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:“算了,这事情要是被青颖知道,指不定我这一辈子也别想把她肚子搞大了。我可不能为了一刻野花,而放弃了家里的蓝玫瑰。”刘枫一直坚信青颖还活着。
  观摩几分钟后,感觉没多大意思的刘枫,飞回自己的房间,施展了一个隔音阵法,然后继续修炼。可是没过多久,刘枫又被惊醒了,因为一个很不友好的生物,撞碎了房间的玻璃,从他的房间横穿而过。刘枫撤销隔音阵法,看到直升飞机从楼上飞过。
  刘枫大大的不爽,一夜被吵醒两次,差点让他抓狂。他决定要好好惩戒那个该死的犬科动物。
  一个像狼一样的生物,飞快的在高楼之间跳跃,他的身后有两架武装直升飞机追逐。哒哒的子弹,像风一样刮过他的身体,但却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。
  身为狼人中的勇士,塞克此时很不爽,非常的不爽。要不是副议长再三交代,不许招惹美国军方,他早就把身后的直升飞机干掉。顺便把那个开枪的男人,开肠破肚,让他知道得罪一个勇敢的狼人,是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。
  正在狂奔中的狼人,看到一个华裔挡在他的面前,心情不爽的他,顿时扑了上去,然后就在也没了意识。刘枫不爽的甩了甩手:“该死的,脑壳还真硬,为什么狼人就不能稍微友善一点呢?难道是看我好欺负?”刘枫弹出之风,把两架直升飞机的探照灯打碎,然后拎着像死狗一样的狼人,消失在黑夜中。
  刘枫知道那个旅馆是不能去了,所以就拎着狼人去了个小旅馆。
  “老板开房。”刘枫甩了几张绿油油的钞票到老板的桌子上。胖胖的老板娘,扫了一眼刘枫和趴在他身上,身材极度魁梧的大汉,很不自然的吞了吞口水:“先生,你确定要开房吗?”
  刘枫眉毛一挑:“确定,给我快点。”
  老板娘摇了摇头给刘枫开了一间房间:“上楼左转第三个房间就是,这是钥匙。”老板娘扔了一串钥匙给刘枫。
  刘枫接过钥匙,背着狼人就朝楼上走去。
  “现在的年轻人,同性恋越来越多,真不知道,那个柔弱的年轻人抗的住吧!那个家伙的身材可真是魁梧......”老板娘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  老板娘的声音虽然小,但刘枫还是听的清清楚楚,正在爬楼梯的他,差点没一头栽倒,心说:“我干你姥姥的,老子我容易吗?这该死的狼人还真重。不行,我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,一定要从这个狼人身上榨取回来。要不怎么对的起,我这么高贵的血族呢?”
  好不容易把门打开,刘枫随手把狼人扔在地上。用了一个凝水决,在空中凝聚出一个水球。刘枫打了一个响指:“啪嗒!”水球落在狼人的头上。
  狼人一个激灵跳了起来,挥舞着巨大的拳头砸向刘枫。刘枫伸出一指手指头,朝沙包那么大的拳头迎去。轰隆隆的连响,房间里的东西顿时被一股强风,搅乱倒在地上。狼人发出一声狂吼:“嗷!”
  在门外偷听的胖老板娘,先是听到巨响,然后又听到如今狂暴的**声,经不住突然高潮了:“太厉害了,太厉害了,这两个男人实在太厉害了。”
  狼人脑袋虽然不大灵光,但还是知道能够如此轻易接下自己全力一击,需要多么大的力量。他一个转身像窗户冲去,一道银光闪过,本来非常脆弱的玻璃,把他狠狠的弹回来,倒在地上,脑袋昏昏沉沉,一时间是动不了。
  刘枫随意的摆了摆手,不满的嘀咕道:“狼人像向你这样不友好吗?我好心帮了你,还不领情。”刘枫稍微释放一点身上那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怖实力,黑暗能量充斥在这狭小的房间内,似乎就连灯光也变的暗淡无光。
  狼人清新过来,单膝跪下:“我不知道大人在此,还请您原谅。”一滴冷汗从塞克的额头上流下来。从这个庞大的黑暗能量看来,只怕和协会的会长有的一拼。自己刚刚开罪了他,他要是报复自己?想到这里,塞克的心就拔凉拔凉的,好像一桶凉水塞进了血液里一样。
  “嗯,这样才对吗?礼貌是一种很好的品质嘛。”刘枫坐在沙发上,歪着脑袋看着塞克:“我问你个事情。”
  “大人请问,我知道的一定不会隐瞒。”
  刘枫心想给你个胆子也不敢隐瞒:“是你一个人来纽约的?来这里干什么?”
  唰唰的冷汗从塞克的头上滴落,显然他在极力挣扎。刘枫不爽的哼道:“难道连我也不能说吗?”
  “不,不,像大人您这样的强者,自然有权利知道。我并不是一个人来纽约,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协会的副议长,两个黑暗魔导师、六个血族公爵,十个高级狼人,还有一些战斗力不强血族和狼人。”塞克一口气把话说完。
  刘枫在心里思索开来:“黑暗议会派这么多人来纽约干什么?这里可不是欧洲,是教会的地盘,嗯,一定有什么行动。”刘枫加大的威压,问道:“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的?”
  “听说美国政府找到了一块石头,石头上插在一把剑,那把剑的历史,已经有了八百多年,却没有任何铁锈,而且硬度非常之高,如今正放在美国的一个研究基地。”
  刘枫疑惑了:“这和你们来有什么关系呢?”
  “当然有关系,那把剑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石中剑,议会不允许教会的人得到它。我们黑暗议会在和教会的争斗中已经处于劣势,如果在让教廷得到那件圣器,只怕新的圣战就要打响。”塞克情绪激动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