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节 老伯爵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一节 老伯爵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和点击,要开始进入到精彩阶段了,这个阶段内,黑暗议会教廷都降粉墨登场,且看主角如何纵横西方国家。)
  从一家网吧出来,有点颓废的刘枫,无聊的看了看刺眼的阳光,他已经连上了五天的网。最后老板怕他出事,便把他赶了出来。
  都说江南好,江南美,如今也正是春季,江边柳如眉梢,春风徐徐。一个个妩媚少女,撑着雨伞,站在小桥上,指着那一艘艘小木船,开心的议论着。刘枫不为所动,青颖的一动一笑,依稀还在他的耳边环绕,就连发火的模样,也让刘枫回味无穷,暗想:“青颖你回来啊,我好想你。”
  刘枫孤独一人走在喧闹的城镇,他本想回到公司看看,但一直没有勇气,五年了,怕是该来的都来了吧。他就这样慢慢的走着,感觉不到身边有丝毫的时间变迁。当夜晚来临的时候,他走到郊外一个大型别墅门前。
  门是开着的,刘枫感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。“孩子你回来了,这五年你去了那里,为什么我感觉到你的心在哭泣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别墅里传了出来。
  刘枫被一股强烈的父爱笼罩着自己,冲淡了不少忧愁,他举步走了进去。打开门,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伯爵,独自坐在沙发上,月光透过窗户,洒落在他的身上。他身前的玻璃桌子上,放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水晶杯。他冲刘枫招了招手:“孩子过来做,你突然消失了五年,我就在这里等你,因为我知道,你迟早会回到这里。”
  刘枫坐到老伯爵的旁边,把头贴在老伯爵的怀里,无声的抽泣起来。现在的刘枫,像是在把忧伤,告诉自己的父亲一样。老伯爵什么也没问,而用是轻轻的摸了摸刘枫的脑袋:“孩子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的这么忧郁,但我知道,活着就应该快乐一点,不是吗?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变成我之一族吗?”刘枫没有说话,老伯爵继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这是我们血族的一个习惯,好好的生活,不要让悲伤占据了你的心灵。你看这月光是多么的美丽动人,像你我这样可以行走在阳光下的血族,其实是一种福气,我们应该好好把握上天给我们的怜悯。”
  刘枫轻轻的点了点头,抬起头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一饮而尽:“父亲大人,这些我都知道,只是我需要时间来治疗伤口,给我一点时间吧!我会变回那个无耻,开心快乐的小吸血鬼。”刘枫想了想,歪着脑袋问道:“父亲大人,你为什么要来中国,要知道这里并不是黑暗协会的地盘。”
  老伯爵笑了笑,眼睛开始迷离起来:“欧洲已经不在适合我了,所以我就来中国散散心,等待一切都结束的那天。”
  刘枫不解的问道:“我们血族不是不死的吗?”
  老伯爵轻笑两声,揉了揉刘枫的脑袋:“不死?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死的,我们只是活到比较长久而已。你看我,已经白发苍苍了,所谓的不死只是想对而言。这一点我到很佩服爱因斯坦,他的相对论相当精辟。孩子,我本来不想把这些东西给你,但是做为血族,这些是必修的课程,还是给你吧!”老伯爵伸出手指,点在刘枫的眉心,黑光一闪而没,随后刘枫的脑袋里出现了很多东西,都是关于血族和教廷的。
  老伯爵传给的知识不是很多,但都是最重要的,他很爱刘枫,因为他是老伯爵第一个孩子,不然他早就走了,不会待在江南这么长时间。
  刘枫整理了一下思量,发现脑中了多了一些关于血族的法术,而且威力不小。
  老伯爵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轻轻的抿了一口,放下杯子:“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吧!不过要快,既然已经等到了你,我不想在这里待很长时间。”
  刘枫没有问老伯爵为什么要离开,因为他知道,每个血族都有自己的秘密,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是一样。
  那一夜刘枫在老伯爵的别墅畅谈一夜,月光退下,一缕阳光出现在天边的时候,老伯爵张开血族的翅膀,成拥抱的样子:“生活很简单,只要你愿意拥抱阳光就可以,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是去说吧!”
  刘枫心里顿时一悟,老伯爵已经活了几千年,总结出的人生哲理相当精辟,慢慢的让刘枫走出了心情的低谷。他也学者老伯爵的样子,张开血族翅膀,慢慢的拥抱阳光。
  在以后的半年里,刘枫就和老伯爵住在一起。本来别墅还有佣人打理,但是由于刘枫经常要和老伯爵讨论血族魔法的问题。所以老伯爵把他们都辞退了,偌大的别墅就住着两个血族,当然打扫卫生的事情,全部都落在刘枫的头上。有时候老伯爵也会和刘枫一起出去走走,看看风景,散散心,顺便在和美女聊聊天。
  老伯爵相当有绅士风度,坐在江南小船里,可以和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畅谈不断。当然其中很多都是美女,刘枫总是在背后骂他是个**狂,都那么老了,还是色心不改。偶尔还和女生讨论那种话题。而且说的正襟危坐,煞有其事的样子,让人看不出,他脑子在想些什么。
  事后刘枫问他怎么可以做到这种地步,差点就跪地求他教他一手,但老伯爵很干脆的挥挥手:“这是时间的智慧,等你活到我这么大,你也可以做到。打个比方来说吧!我是古董,而且是很值钱的古董。而你只是一个新货,即使你再有价值的东西,没有经过时间的洗礼,也不会洗去铅华,成为不朽的古董。你懂了吗?”
  刘枫很干脆的摇了摇头:“我靠,等到一千年以后,这时间也太久了吧!COMEON,我们只争朝夕,父亲大人你就告诉我简单一点的,怎么可以骗女人上床,我都快三十一岁了,还是处男,说出去我都很没面子,当然做为父亲的你,也是很没面子的。”
  老伯爵的眼睛瞪了老大,上下扫了一眼刘枫,语气有点不确定的说道:“你真的还是处男,天啊,该隐始祖在上,我们血族的荣耀,都被这个家伙给丢干净了。要知道我们血族的儒雅魅力,对那些人类女子而言,可是致命的,你竟然还是处男。”
  刘枫把头低的很低,很低,用和蚊子差不多大小的声音说道:“我有魅力?我怎么不知道,我只知道那个小丫头片子,差点没把我给折磨死........”
  老伯爵眼珠子转了几圈,心想:“当然不能把这些泡妞的技巧传给你,要不以后和你出去我怎么办!”老伯爵干咳两声:“咳咳,哼,那个,才三十多岁嘛,在我们血族看来,还是小孩子嘛,不急的啦。”
  刘枫不依,和老伯爵吵了半天,最终还是没能斗得过老伯爵,被老伯爵成功转移话题,事后,刘枫差点没被自己气晕。
  转眼间半年的时间过了,刘枫已经把老伯爵脑子里的货物给掏空,他再也不能交给刘枫什么。刘枫也预感到了老伯爵最近就要离开自己,所以更加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。
  出去买菜回来的刘枫,一路哼着小曲,开心的推开门,大大咧咧的叫嚷起来:“喂喂出来喽,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,蛋炒饭,保证好吃,我可是从上过大学后,就再也没有做过的玩意了。”
 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回音,而没了老伯爵的身影,刘枫知道老伯爵已经离开了。他把鸡蛋放在地上,拿起老伯爵压在桌子上的信纸,开始念了起来:“孩子,这一天迟早都要来临的,你也不要太过悲伤,只要悲伤一点点,一点点就好。”看到这里,刘枫苦笑起来,心想:“这老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哈皮精神,难道是跟我学的。”刘枫继续看下去:“我能够感觉的出来,你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我,去美洲吧!那里也许会有你的天地,记住尽量不要和黑暗协会抵触。毕竟我们都是黑暗生物,要相互帮助,相互信任才是。对了,我已经把我的遗产全给你了,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,还有一下股市的证券交易凭单,足够你挥霍的了。最后还有一点,一定要告诉你,我真的很讨厌很讨厌你做的菜,真的,简直差点要了我的老命,再见了,祝你好运,我最最可爱的孩子!”一阵黑烟在空中凝结成老伯爵的面孔,冲刘枫做了一个鬼脸,然后消失不见。
  刘枫苦笑连连:“这个老伯爵还真是个老顽童,都几千来岁的人了,还真是....无语。”刘枫仰天大叫道;“美洲我去也,放心吧!掌门,放心吧!父亲大人,我一定会活出正真的风采,活出正我本色,我不会让黑暗遮住我的双眼,更不会让仇恨蒙蔽自己的眼睛。在我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,我会开心的生活,在我有了足够的实力之后,我会更快乐的生活,把那些魔头,全部踏在脚下,让他们跪在你们的面前,认错。哈哈哈哈哈哈。”一滴眼泪从刘枫的眼中溢出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  数日后,去美国的转机上,刘枫体内的银风一阵颤抖,似乎在为离开家乡,而忧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