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节 杂役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六节 杂役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,鲜花和点击,昨天忙,没能写多少,请读者见谅)
  自从签了卖身契之后,刘枫的苦难之旅就开始了。每天清晨天未亮,精神极度亢奋的青颖,就会骑着金猿到处找刘枫。可怜的刘枫,已经快要被折磨疯了,于是他跑到天风子的身边抱怨,结果很悲惨。他那不大负责人的师傅,直接做了甩手掌柜,歪着脑袋说:“你被折磨和老道我有什么干系?”
  刘枫恼怒:“你个死老道,我尊重你才叫你声师傅,不尊重你,你什么都不是。今天我就赖在这了,要是不把你个小魔女赶走,我们没.......”天风子打了个响指,啪嗒一声,一道闪电轰在刘枫的P股上。顿时刘枫跳了起来,惊恐的叫道:“师傅饶命,师傅饶命,我不敢了,我刚刚是和您老人家开玩笑的。”一道道的闪电落在刘枫的身后,迫使着他不断规避,只是可怜了他那P股,刘枫已经可以闻到那喷鼻的香味。
  天风子得意的哼了哼鼻子:“你个臭小子,就在山上好好锻炼几年,等什么时候像个道士,再允许你下山。”
  刘枫双脚一软,整个人滩在地上,彻底没了脾气。而那手腕粗的雷光,也正巧落在他的P股上。这一次刘枫彻底是明白了,原来人肉也可以糊的那么有个性。还好血族的生命力比较强悍,没几个时辰,刘枫有生龙活虎了。
  脱离苦海的刘枫,坐在树枝上,仔细思量着如何改摆脱这不利的局面。他身边放着很多千年以上火候的灵芝,有一口每一口的吃着。他倒是简单,浪费那大好的药力。
  “兵无常势、水无常形,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,我不能在被动了。我要趁早把青颖那鬼丫头变成自己的女人,看她还怎么对我凶。再凶,我就用小弟弟对付她,看她还凶的起来?要是在凶的起来,我刘枫两个字,我就倒过来写。”刘枫在心里捣鼓着:“可是要怎么才能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?这样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小女生,又是在大山里生活了这么多年。思想一定极其单纯,很难下手啊,要是被师傅和师伯他们知道,就算我是吸血鬼,也焉有命在。恩,最好能把他骗到外面,然后在带他去看黄片,顺便在给她讲解什么叫做观音坐莲,什么叫做老汉推车........”刘枫嘿嘿的奸笑起来,他脑中已经产生了一整套的完整计划,保证青颖上钩,而这个计划就叫欲女养成计划。
  “奴隶,你在那里快出来,在不出来我就要用阴阳纸了。”青颖骑在金猿的肩膀上,对着四周叫喊。
  刘枫心想:“这阴阳纸也没见你使用过,今天就看看有什么花招,搞不定是骗人的把戏。”
  “好你不出来是吧!”青颖右手手指轻轻一弹,那张散发红色光芒的纸张,瞬间出现在她的手上。青颖咬破手指,滴落滴血液上去:“坐下!”
  ‘碰的一声’刘枫感觉自己的身体,突然重了何止百倍,那本来很粗的枝桠,顿时短成两段,他那可怜的P股,和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,尘烟四起:“咳咳,我的P股啊,痛痛!”
  等刘枫站起来的时候,青颖已经到了他的身前,滢风剑变的有两尺有余,剑锋直至刘枫的眉心:“奴隶,以后少和我开这样的玩笑,如果我刚刚‘一不小心’发动最厉害的诅咒,只怕此时你已经变成死蝙蝠了。”
  刘枫有气无力的点了点脑袋,他连说话的脾气也没有了。
  青颖把滢风收起来:“那么现在是游戏时间,你要给我当马骑?”
  刘枫猛地跳了起来:“啊,还玩这个,也忒俗了吧,咱们换个别的。”
  “可是我不知道玩什么,要不你教我吧!”处世不深的青颖,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主导权。
  刘枫故作可惜的摇了摇头,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可惜啊,要是在尘世间,我可以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给你玩。比如说赛车,比如说游戏等等,反正很多就是。”刘枫偷偷的用眼睛瞄了一眼,露出向往神情的青颖。
  青颖低下头去:“可是疯子叔叔说,尘世不好,现在的尘世多了很多的瘴气,要是不好,很容易乱了道心。”
  刘枫曾经试着走出去,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,最后都会走回来,似乎他只是在原地踏步。所以他要从青颖手上,套到出去的方法。
  刘枫平躺在草坪上,开始滔滔不绝的恭维起来:“那是他们的定力不足,可是你不一样,你定力比他们好,不碍事的。难道你连自己都不相信?要知道山下可是有很多好玩的、有趣的事情。”
  青颖正要说话,天青子提着酒壶从旁边的密林中走了出来,他狠狠的打了喷嚏:“阿嚏,我说小小疯子,你的道心不稳,现在还是不要下山的好,等过几年,道心稍微稳固了一点,就是你不下山,我们也会把你赶下山的。这点你可以放心,今天我来呢?是给你分配任务的,这也是掌门交代的。”
  青颖上前拉住天青子的手,开始大力摇晃起来:“天青子爷爷,你说要给小小疯子分配什么任务呢?青颖想要做监督,可以吗?”
  刘枫无比郁闷,自己什么时候接天风子的班了,变成小小疯子,这个名头实在不好。小小疯子,什么意思,最起码也是大大的疯子嘛。
  天青子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想:“如果我不答应,只怕我那几炉丹药,不会出一粒丹药吧?”天青子歪着脑袋,溺爱的摸了摸青颖的脑袋:“那个自然,自然。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以后挑水、劈柴、一切杂物由他全包而已。”
  “可是青颖不明白,这些工作,我们完全不用做的嘛。”
  天青子把嘴贴到青颖的耳旁,小声说道:“这你就不明白了吧,这是要把他身上的火气给磨练完。你放心,那些斧头之类的调调,都被你疯子爷爷刻上了符箓,保证‘重量’有保证。”两人同时露出奸笑,刘枫看着不怀好意的两人,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凸了出来。他有种不妙的预感,自己以后的日子似乎不妙,非常的不妙。
  天青子交代完事情,就提着酒壶,晃悠悠的朝密林里走去。刘枫看了看天青子的酒壶,顿时有了一计:“师伯你且停一下。”
  天青子转过头来,疑惑的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事情,不是都交代清楚了吗?每天早上要挑一千捅水到山上,中午劈一千公斤的干柴,晚上在挑一千捅水到山上。很简单的事情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