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节 魔女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五节 魔女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和点击)
  翌日,风高气爽,青云山上翠竹青翠欲滴,无数的灵芝妙药,在灵气的滋补下,尽情的伸展着自己的腰肢,在加上蓝天白云,美丽的景色一时无两。
  但就在这样美的景色下,小吸血鬼刘枫却独自一人偷偷的跑到上头上,摘了大把的千年灵芝,又杀了一头不长眼的猪妖。在山头上就地取材,开始了他的烧烤大计。袅袅的炊烟升起,喷鼻的香味慢慢的传开。此时的刘枫甚是得意,能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,摆弄好这顿烧烤,也是不容易的事情。刘枫用鼻子贪婪的吸上一口:“恩,等有时间就下山弄些下厨的材料,最起码肚子是不用发愁了,对了,要是在弄个电脑,里面下几百部黄片,那就更好不过了。”刘枫已经开始幻想,青颖和自己躺在树枝上,一边谈情说爱,一边欣赏黄片。当然双手也是不能闲着的,至少也应该上下其手,多多揩油才是。想到妙处,刘枫不自然的嘿嘿干笑起来。
  “什么东西烧焦了。”青颖的声音从刘枫的身后传来,打断了正在意淫的刘枫。
  刘枫忙站起来抓起身旁的道袍,盖在火上:“哎呀,快把火灭了,不然辛苦就白费了。”
  青颖轻笑两声,手指轻轻的对空中连点,一团水球凝聚在空中,随后清水落下,伴随着嗤嗤声,大火终于灭了,但刘枫的道袍却是彻底完蛋了:“奴隶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随便杀生,你惨啦,要是让掌门爷爷知道,定要砍去你的双手双脚,然后罚你面壁思过几百年。”
  刘枫尖叫一声,赶忙捂住青颖的嘴巴,他对砍去双手双腿没多大意见,他是吸血鬼,砍去了再长出来就是。可是让他面壁几百年,岂不是比杀了他还难受:“青颖老大,我对你敬仰如有滔滔江水黄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,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!我保证你吃过一次,以后一定会吵着闹着,叫我做你给你吃的。”刘枫转身把架起来的猪肉,撕下来一块,递到青颖的面前:“你吃吃看,很好吃的。”
  青颖扫了一眼满手油腻,光着膀子,样子很滑稽的刘枫,最后又看了看那样貌实在不咋滴的猪蹄,用力的摇了摇头:“疯子叔叔他们教导我不能杀生,杀生有伤天和,特别是这种快要化成人身的妖怪,更是不能杀。”
  刘枫扬了扬眉毛,张口从猪蹄上撕下一块肉,有条不紊的吃了起来;“哼,是它自己不长眼睛,怪得了谁。还有啊,以后别信那些老鬼说的话,十有**是晃点(注晃点,是骗或者忽悠的意思)你的。”
  “那你会不会晃点你老爸呢?”
  刘枫腰杆一挺,得意洋洋的说;“看有没有好处了。”
  “要是有好处呢?”
  “那就晃点他,没商量!”青颖一巴掌朝刘枫的脸颊扇去:“你无耻!”
  可怜的刘枫再一次尝到了被火车头撞击的感觉,整个人就像腾云驾雾一样,落到金猿的身前。快昏过去的刘枫,还小小的幽默一把,对好奇的金猿说道:“嗨,兄弟,来一口,不吃就浪费了,要知道这猪的肚子里,我可是塞了不少千年灵芝,香的很哩,最重要的是很补,保证你吃过了神勇无比,能生一大堆的猴宝宝。”说完,刘枫就很干脆的昏厥过去。
  等刘枫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从竹床上起来,刘枫正巧看到在沏茶的天风子。
  天风子倒了两杯的茶水,冲刘枫招招手:“过来,坐下!”
  “师傅在场,我怎么好意思坐呢?我站着就好,站着就好。”刘枫知道天风子是来训斥他的,所以还是收敛点比较好,免得被狠K一顿,到时候岂不冤枉死。
  天风子点点头,有点语重心长的捣鼓起来:“我们星宗其实也没那么多规矩,只有一条对的起门派就可。你糟蹋灵药不要紧,捉弄人也不要紧,但是杀生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  “师傅,是那个家伙先不张眼睛.......”
  天风子摆摆手:“得得,我不管它多么不对,就是不能杀生,懂吗?”
  “可是我不明白,杀生和爱护门派有什么关系?”刘枫脸上写满了问好。
  天风子怒目微张,脸蛋憋的通红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乱杀生等渡劫的时候,有你好看?要知道这老天和人是一样的,你要是惹他生气,后果会很严重。我曾经看过一个魔头渡劫。那那里是渡劫,简直就是单方面的蹂躏,没半刻钟,那个满手血腥的魔头,就伏法了。”
  天风子心里一个哆嗦,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:“那要是按您说的,那杀猪的也满手血腥,还是不一样活到老。”
  “你、你、你......”老道对这个不大懂事的徒弟实在没了脾气,最后只能甩袖而去:“收了这个徒弟,真不知道是对是错。记住坏人随你杀个便,但好人杀一个也是有损功德的事情。”
  刘枫一P股坐在椅子上,把天风子沏好的茶,喝个干净;“难道真的是我错了,算了,不管那么多,人生不就是为了活的逍遥自在嘛,那有那么多烦心的事情呢?都说神仙好,逍遥游自在,看样也不是那样,还有个老天看着哩。”
  天风子走后没多久,青颖就来了。
  “啊哈哈哈,我的小主人你来干什么?要是来看我受训的,那么不好意思,老鬼刚走。”
  青颖火冒三丈,差点控制不住情绪,又给刘枫来一巴掌,她想了一夜,最后才模仿门规,想出一套管理奴隶的规定。只见她双手狠狠的朝桌子上一按,顿时,上好木材做成的桌子,就四分五裂:“现在我宣布奴隶法则,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你不可以发表任何意见,因为你的任何意见,我都不会采纳。”青颖像变戏法一样,变出一叠白纸,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篆体小字。清了清嗓子,青颖开始快速的朗读起来;“以后不准欺负我、打我、骂我。别人骂我,你要帮我扁他,我骂别人时,你要帮我扁他。我看别人不爽时,你要帮我扁他,别人看我不爽时,你还要帮我扁他。我打你的时候,必须要高兴,要笑,不能流露出任何不高兴的表情。我高兴的时候,你要陪这我高兴,我悲伤的时候,你一定要比我还悲伤。我让你上天,你不能入地,我叫你朝南走,你不能朝北走。你必须向天发誓,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,我可以任意只配你的一切,也有权帮你决定任何事情。见到我必须露出开心的笑容,见不到我的时候,要时刻想念着我,有什么好东西,要时刻给我准备着。三天没见到我,要给我准备礼物.......那么最后,你得签卖身契了。”青颖半个时辰没停顿一下,直到把所有的纸张念完,让人不得不惊讶她那恐怖的肺活量。
  青颖把那一打纸张收起来后,又变出一张散发红光的纸张,递到目瞪口呆的刘枫面前:“滴一滴血上去,就可以生效了。”
  刘枫嘿嘿的干笑两声:“那个青颖主人,我可以先问你一个问题吗?这个到底是有什么用。”
  “这是邪教用来诅咒人用的宝贝,叫做阴阳纸,在上面留下血液的人,就等于把自己变相卖给了做纸张的那个人。你问那么多干嘛?签了它就是?”青颖很不客气的抓起刘枫的手指,准备要给刘枫放血。
  “停、停、停!”刘枫连叫了三个停字。开玩笑,他是打算泡青颖,可是没打算陪上自己的一生。自己还没帮她的肚子搞大,就做了这么亏本的买卖,岂不是永无翻身之日:“我决定了,这买卖实在亏本,我不干了,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咱们互不相欠。”刘枫使劲的抽手,想要脱离这个比魔鬼还可怕的女人。只是他无奈的发现,那双小巧玲珑的玉手,就像老虎钳子夹在他手上一样,不管自己怎么用力,都无法撼动其分毫。
  青颖把自己的飞剑滢风拿出来,对准刘枫的手指头开始比划起来:“想赖皮,门都没有。”滢风已经刺到刘枫的指头,眼看就要弄破皮肤。
  刘枫惊恐的叫了起来,眼泪差点都快流了下来:“青颖妹子,我知道你的肚子里能乘船,怎么会跟我一般见识呢?要知道,我对你崇拜简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一发不可收拾——你就放了我吧。”
  青颖一剑刺破刘枫的手指,一滴银色的血液落在红纸上:“信你才见鬼了,别看我小,就晃点我。”
  刘枫像见鬼一样,尖叫连连,此时的他,肠子差点都悔青了。青颖得意的笑了起来:“和魔鬼谈条件,也好过和我签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