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节 星典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三节 星典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、和点击)
天云子从大殿出来,就朝天青子的居所直冲而去。天青子心情大好,斜躺在斜坡上,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前方那散发着袅袅香气的鼎炉。鼎炉成青铜色,有四个尖角,每个角刻画着四条银龙。银龙比划传神,栩栩如生,好似活物,乍一眼看去,竟好像快要乘风归去一般。而鼎炉壁上更是刻画了无数的银色细丝,那银色的细丝组成一个个聚灵阵法,白天可吸收天地灵气,夜晚可吸收周天星力。这个鼎炉却是一件上好的宝贝,只怕不是普通的货色。
天青子打了个酒嗝:“哎呀这一炉固本丹却是练得不容易,都一百零八天了,还有几个小时就可出丹,可不能让那个小丫头坏事了。恩,得看紧点。”
“师叔师叔,见面礼,见面礼啊。”天风子说师叔的时候,还在远方,说见面礼的时候,已经到了天青子的身前。
天青子用手摸了摸天风子的脑袋,疑惑的说:“哎,小疯子你脑袋没出毛病吧!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都好几百年了,见面礼就免了吧!”
“我也想啊!”天风子满脸委屈:“可是我那个宝贝徒弟上来就问我要见面礼,我总不能没有所表示吧。这让我这个做师傅的很难堪。”
“那是你的事情,和我有什么干系。”天青子很不负责人的把球踢给了天风子。
天风子脸色一变:“师叔话可不能这么说,当年你们可都没送我见面礼的,今天就算补偿我吧。”
“当年你不是也没想起来吗?要是当年你想起来,就算陪了我这个鼎炉,也是没关系的嘛。”
“师叔您老人家怎么可以这样,是谁帮你下山去收徒弟的,是谁总是帮你抗黑锅的,是谁给你偷掌门酒喝的。要是我把这些事情抖出去,只怕被赶下山收徒弟的就是您了吧!”到这个时候,天风子也豁出去了,总不在徒弟面前失了面子,见面礼可是中国的伟大传统啊。
天青子急了:“那个,小疯子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嘛。”天青子极为肉疼的从怀中取出一把散发丝丝银光的细剑,递给天风子:“这把银风是师傅给我驻基时用的,跟了我这么多年,多少也算是一把难道的宝贝,就送给你了。”
天风子翻了个白眼,心想:”这把剑就算放在你老那里也是个鸡勒,还不如爽快点送出来,总好过让我来挑,你个老狐狸。”天风子转念一想:“不能轻易放过这个为老不尊的师叔,于是搓着双手说;”师叔能在给点丹药吗?你知道的,筑基的时候,要是有那么几粒固本丹,培元丹,清荷丹什么的,就会变的简单许多。”
天青子知道今天在劫难逃,便爽快的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直接扔给了天风子:“好了,你也别在敲诈我了,这里有一粒上清丹,给那小子筑基算是绰绰有余了。”
天风子一听顿时高兴的笑了起来,似乎怕天青子反悔似的,飞快的接过瓶子,收进了空间手镯里。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山顶飞去,不再理会不断抱怨的天青子。
“我顶你个肺,娘个西皮,日,我竟然把自己贱卖了,这够娘养的日子,还怎么过?本来还以为能有个什么见面礼,就算没见面礼,最起码也应该给的实用的玩意吧!”刘枫对着身前的大树,不断的拳打脚踢,发泄着身上的火气。
“咦,你是新来的吗?看你的样子似乎很面生。”如黄鹂啼叫般的清脆声响,从树枝上传了下来。
刘枫不爽的抬起头,顿时倒吸了口气,一名穿着桃红色道袍的小女生坐在树上,用俏皮的眼神看着他。这个女生大约只有十四岁左右,还是很清纯的那种,那不含一点杂志的眼神,对刘枫露出好奇的眼神。一瞬间,号称思想极端龌龊,行为极端猥琐的刘枫,不知道改如何回答这个少女的问题,他只感觉自己被电住了。在过去二十五个年头,没谈过恋爱的刘枫,只感觉一种原始的冲动在自己的心里滋生,那种感觉就像无数个蚂蚁,在他的心里蛰人一样。
少女用那双皓月明媚的眼睛看着刘枫:“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,要知道这里的每个人都得听我的,你要是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可要揍你了。”说完少女便举起秀拳,示威性的晃了晃。
经过短暂的惊艳后,回归本性的刘枫,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;“毛都没长起的小丫头片子,竟然说要揍我,好,我就站在这里给你揍揍,只要你能把我打到,以后你叫我朝东,我绝不会朝西,你叫我上天,我绝对不会入地。”
“真的!”小女生兴奋的满脸通红。
刘枫双手叉腰说:“比真金都真.......”
刘枫只感觉自己似乎被火车头撞了一下,那感觉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,****。刘枫的最后一个意识就是,这里难道就没一个正常的人吗?全是怪物,那小小的拳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,她真的是人类吗?速度竟然快的连我看不到。天啊,不管是撒旦,还是上帝,或者三清也行,快来救救我吧。
小女孩吹了吹如青葱般的拳头,露出得意的微笑:“本来还以为你有多牛呢?原来还不如我的宠物厉害。”小女孩撅着嘴:“似乎用力过头,不会死了吧!”
天风子从天空上落了下来,看了看四角朝天口吐白沫的刘枫,又看了看满脸无辜的小女孩,仰天叹口气:“只要不死就行,青颖你也克制一点,你要知道你已经到了二十八星宿循环境界的高手。普通元婴期的高手也不够你玩的,如果你刚刚再多用那么点力,就算这小子是血族,也绝对完蛋大吉。”
青颖撅着嘴,撒娇般的拉起天风子的手:“疯子叔叔是他叫我揍他的,我只是应了他的请求而已,不是我的错。”
天风子露出怕了的神情:“我知道不是你的错,哎,好了,你去玩吧!我还要给这小子筑基。”
青颖欢呼一声,跳上树枝,抓着树藤像荡秋千似的的荡远了。
天风子无奈的抓起刘枫,朝他平生隐居的地方飞去:“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这小祖宗什么,真是一物降一物啊。”
天风子居住的地方,是在山腰下面,简单的茅草屋,没有其他摆设。茅草屋前是一条小溪,小溪的旁边是一些奇花异草。幽幽的清香带着大山中特有的清新,让整个茅草屋笼罩在奇异的宁静当中。
天风子随手把刘枫扔在地上,也懒得把他带到房间里。伸手抓住刘枫的脉搏,银色的星辰能量如水银般走过刘枫的身体。一炷香过去,天风子的眉头也越来越紧。昏过去的刘枫,只感觉全身上下都说不出的舒坦,那丝丝的银色星辰之力,似乎本来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,仅仅在他身上游走一圈,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吸收了一些银色能量。
天风子想了想,毕竟刘枫的体制和他们的不一样,贸然学习《星典》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,还是和他商量一下比较好。于是他用控水决,吸收了周围的水汽,很快在刘枫的头上,就形成了个水球。
‘哗啦’水全都浇在刘枫的头上,被水淋了一个激灵,昏厥过去的刘枫,突然跳了起来:“谋杀啊,啊,是师傅你啊,我的礼物呢?”
天风子心里苦笑,找了一个这么无耻的徒弟是不是错了呢?也许还真的说不定。天风子双手像变戏法一样,把那把银风变出来:“给你的,不就是礼物吗?难道为师还会少了你不成。”
“当然不是,当然不是,我对师傅您的人品,可是大大的放心。”刘枫边说边抢过银风,左看右看起来,不过只有寸许长的银风,看起来确实不大威风:“师傅,可是这么小,就算是杀鸡也杀不死吧。你快把怎么变大的方法教给我,等修炼好了,我就去找那个死丫头片子的麻烦,竟然一拳就把我打闷了,让身为血族的我颜面扫地,此仇不报非小人。”
天风子盘腿坐在地上,示意刘枫坐下:“无尘,我仔细考虑一下,觉得还是应该征求你的意见。毕竟你的身体结构异于常人,你要是修理《星典》的话,会发生很多异数,这也可能是好,也可能是坏,我不强求你。如果你不愿意学的话,为师就算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,去茅山派给你讨要一些僵尸修理的方法。”
天风子的一番话,多少还是让刘枫有点感动,这老道为人不咋滴,但为了自己的徒弟却是掏心窝子说话。刘枫想了想问:“师傅,你看我的身体可以修理星典吗?”
天风子微微思索片刻:“这点我不能保证,但是问题应该不是很大,毕竟你曾经是人类,虽然变成了吸血鬼,筋脉和身体发生了变化,但还有一颗人的心不是吗?这点很重要。”
“当断则断,不断则乱,师傅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豁出去了,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