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节 星宗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二节 星宗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和点击)
  山西荡云一带,有一隐地被虚介子星空大阵虚隐起来,故此游人才未能发现那郁郁葱葱、气象森森的山脉。透过虚介子星空大阵,可见连绵百里的山脉,由于灵气充足,外加很少有人采摘里面的灵丹妙药。是以灵芝、何首乌等等都有脸盆那么大,眼看就要化成精怪。这里正是星宗的老巢——青云山,此山的风水并不是很好,但却和漫天的星辰连成一体,隐隐中竟暗含天机,却是比普通的风水要好上不少。
  星宗是万年前天机子所创,也曾经辉煌一时,只可惜在几千年前的正邪大战中,派中精华尽失。当时的掌门人便封了山头,只是几千过去了,门派却愈加调零了。原因很简单所有人的很懒,不愿下山收徒,彼此间相互推脱,结果导致没有后续之水,门派中该飞升的飞升了,该渡劫失败的也都灰飞烟灭了。虽然他们的平均水平都很高,可是却紧紧只有寥寥数十人,这其中还包括了掌门天星子。
  前些日子天星子夜观天象,掐指一算自己的时日无多,可是想一想派中萧条,心生自责,只怕上了仙界,师傅要是问起:“小星子啊,我们星宗是不是人才济济,成为华夏十大门派之一了。”想到这里,天星子就更加自责,想起当年师傅交代的事情,自己如今也没能帮他老人家实现。所以他就交代师弟天云子下山收徒,只是他没想到,天云子转眼就去找了自己两个徒弟,压迫他们下山找徒弟,最后就推到了辈分最小天风子的头上(注天风子,就是绑架刘枫的那个道人。)
  银光闪烁之间,天风子已经带着刘枫飞过虚介子星空大阵,出现在了里面。
  天风子一把抓起刘枫,从剑光上跳了下来,随后剑光逐渐缩小,最后化成寸许长的银色小剑钻进了天风子的体内。天风子松开不断挣扎的刘枫,得意的说道:“小子怎么样,不错吧!这里随便采摘一点灵药出去,也是强迫头皮的玩意。”
  刘枫望了望四周,深深的吸了口气,顿时感觉身轻如燕,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不少。心说:“乖乖,这空气都不一样,都带有大麻的味道哩,说不定还会上瘾呢?”刘枫贪婪的吸了两口,几乎快要把鼻子翘上天空:“谁稀罕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一看就没几个人住。没**、没红酒,没人可以打架斗殴,更加没有黄碟。你说以后叫我怎么活,难道就让我和这些可爱的花花草草打交道吗?你别逗了。”
  天风子实在没有想到,都到了这个时候,这小子竟然还不愿意,要知道这仙缘可是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哩。
  就在这时,天风子的师叔抓着酒壶,从旁边的山林里走了出来。天青子打着酒嗝,那双散发丝丝银光的眼睛,扫了一眼刘枫:“咦,小疯子啊,你这是收妖怪,还是收徒弟?怎么还是一个蝙蝠。”
  刘枫白眼一番:“没见识就不要瞎说好不好,我是血族,高贵的血族好不好?”刘枫张开嘴巴,用手指着那两个小小的尖牙说。
  天风子对刘枫的话,嗤之以鼻,心想:“你还高贵睿智的血族,那你干什么还偷血袋,有种你直接去吸血好了?看老道我不替天行道。”
  几道强悍的神念扫了过来,瞬间把刘枫的全身上下扫了个遍,一个个对刘枫评头论足起来:“这小子是妖怪哩,不知道能不能修理本门的《星典》”
  另一个声音传了过了:“能不能修理不要紧,最重要的是教他点本事,然后把他赶下山去收徒弟,岂不快哉。”
  几道神念同时应声附和,同意了他的看法,然后悄然退去,这一切都在刘枫没有任何感觉的情况下经行的。星宗的掌门天星子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传出来:“天风子你且带着这位小兄弟去大殿,拜过祖师爷,加入本门才是。”
  天风子忙点头应是,随后不顾刘枫的拼命反抗,一把禁锢刘枫身上的筋脉,然后提着嘴里不干不净的他,大步朝山头上的大殿走去。天青子看了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刘枫,仰头灌了两口酒:“愿祖师爷爷保佑用你,可怜的血族,只怕日后有你忙的喽。”说完,天青子便摇头晃脑的朝丛林中走去,边走边哼着不知道是那个朝代的小调。
  星宗的大殿占地上万平方米,全是用奢华的上品晶石做成。空旷的大殿中竖着八十一根水晶柱子,上面雕刻着龙凤飞舞图,由此可见星宗之富有。从大门进去,能看到两排木质的椅子,和中间的那副巨大的画像,除此之外别无他物。
  可怜的刘枫被天风子扔在地上:“我看啊,我这个师傅你是拜定了,还是老老实实的承认吧,不然也是没好果子的吃滴。”
  刘枫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,冲天风子翻了个白眼:“算爷载了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  天风子双手一拍哈哈大笑起来,他上前解开刘枫身上的禁锢,随后指着正前方的画像说道:“跪下!”
  刘枫老老实实的跪了下去。天风子随后也跪了下去,抱起拳头:“第二十九代弟子天风子在此收刘枫为徒,特意前来拜见你老人家,请您老人家恩准。”说完天风子就老老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,随后站起来,拿起香台上的烧香,恭恭敬敬的插在金龙壶里。
  刘枫正要站起来,却被天风子用一道潜劲按在地上动弹不得:“还没完呢?急什么?”天风子从香台上抽出一个黑皮手绢,清清嗓子开始读了起来:“门规第一项——不得做欺师灭祖之事,违者废去修为,并斩其双手双脚。”
  刘枫心里一个咯噔,暗叫:“这不和黑社会没什么两样吗?”
  “门规第二项,有利于门派的事情,必须尽情去做,不但要做,而且要做好,做好了有奖励.....”
  刘枫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无耻的祖宗了,这个祖师爷当年绝对不是良民。那滔滔大论的卖身契,简直就是和黑帮帮规没什么两样。总的来说就是;“不在门派的时候,要想这门派,在门派的时候,要时时爱护门派。凡是要以大局为重,不可以做伤害门派利益的事情,必须做有利于门派利益的事情云云。”
  ‘啪’天风子把黑皮卷卷了起来,对跪在地上的刘枫说道:“都明白了吗?”
  刘枫点了点头说:“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婊子一样,被贱卖了呢?这分明就是被黑帮帮规还牛逼的玩意啊。”
  天风子用拳头敲了一下刘枫的脑袋:“错,黑帮那有我们这么厉害。”
  刘枫彻底无语,天风子摸着山羊胡奸笑连连;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派的第三十代弟子,贫道就给起个道号叫无尘子。希望你可以做到无欲无求,早日改邪归正忘记那些俗言俗语。”
  所有的程序都完了之后,天风子便让刘枫起身:“我先带你去休息的地方,这个大殿却是不能住人的。”
  刘枫一把拉住天风子的道袍,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:“师傅你看是不是应该!”刘枫点了一个数钞票的动作,满脸笑意的看着天风子:“这个小费就免了,您就马马虎虎给几件防身的法宝就好。这可是惯例,做师傅的,总不能一件礼物也不给徒弟吧!”
  本想忽悠过去的天风子,露出难为的神色,他身上那有几件法宝?仅仅只有那把飞剑和身上这件道袍,这可是不能给刘枫的。给他也是浪费啊,天风子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那个见面礼,为师还没给你准备,等准备好的时候,再给你送过来。哎呀,我想起来,还一炉丹药等着要出炉,我先走了。”天风子的道袍突然像抹了油一样,脱离的刘枫的左手,只见天风子几个闪身,就已消失不见。刘枫仰天一声长叹,遇师不公,竟然连件见面礼也没准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