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都是小说:吸血鬼伯爵

上古大巫的血脉为何会出现在吸血鬼身上?远古洪荒时期到底出了什么变故?强大如斯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节 史上第一个被绑架的吸血鬼(求收藏)
章节列表
第一节 史上第一个被绑架的吸血鬼(求收藏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(求收藏鲜花和点击)
  深秋的江南别有一番特色,特别在夜晚,黑色的河水,顺着弯弯曲曲的河道,渐行渐远,往日的那热闹非凡的景色已经消淡不少。就连那些青涩的美女们,也大都大门不二门不迈,给江南凭空带来一丝凄凉的色彩。
  华灯初上,丝丝的凉意吹落了树上最后一片黄叶,天气开始转凉,路上的行人很少,偶尔有几个行人,也大都是外出做小生意的商人。
  黑暗中,一个黑色的身影,麻利的翻过一家中型医院的院墙,从他那娴熟的动作上看,估计做这件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大概已经到了熟能生巧的地步。这个人正是我们的主角——刘枫,此时主角正在为自己愤愤不平呢。
  刘枫本是孤儿,从自己记事起,就在孤儿院长大,所以生性内向,不爱说话。可是不说话,并不代表他脑子里的花花肠子少,相反他是一个很怕死的人。从他懂事的时候,就对死亡有着不知名的恐惧,那种恐惧似乎是刻在他心里的,怎么甩也甩不去。所以他一直在找寻一种可以让自己“永生‘的办法,无论是东方的仙术,还是西方的吸血鬼、魔法师他都曾经研究过。甚至为了实地考察,他当业务员的那点薪水,总是被他挥霍的一干二净。
  直到一个月前,他在酒吧喝酒直到深夜,脑袋昏昏沉沉的出了酒吧,遇到了那个男人,赐予他永生的男人。老伯爵给他初拥时用了五滴血液,刘枫很讨厌这个数字,这对吸血鬼来说是不详的数字。不过刘枫还是很兴奋,因为血族的力量来源于血液,老伯爵赐予他五滴血液才初拥成功,说明他得到的力量,比一般的血族要强。那一夜,才初拥完的刘枫,浑浑噩噩的回到宿舍,倒头大睡,等到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深夜。黑夜对于血族来说,是精神最亢奋的时候,初获得永生的他,自我感觉良好。甚至还有点小小的得意,打算有时间****那个该死的业务主管,因为他总是给刘枫安排最难伺候的客户。成为吸血鬼的第一夜,刘啸天对着镜子翩翩起舞(谁说吸血鬼不能照镜子),他时而化蝙蝠,时而露出尖尖的獠牙,时而摸摸那狭长的脸颊,自言自语,大体的内容就是:“帅,酷,实在太帅了,酷毙了,我怎么可以这么帅,我怎么可以如此的酷,看样以后美女们,有的苦恼了。”
  翻过医院的院墙,刘枫化成蝙蝠,顺着窗户飞进了二楼。随后化成人形,他自恋的摸了摸脸颊,走到血液冷冻室门口。掏出一根小小的钢丝,对着门锁捣鼓一通,伴随着美妙的咔扎声,门被打开了。如果老伯爵知道,高贵睿智的血族,竟然做出如此有损风度的事情,只怕会从棺材里跳出来,清理门户。
  刘枫顺手拿了几个血袋踹进怀里,然后又满满的饱餐一顿,正是‘酒足饭饱’之后,身心惬意之时。一个头戴羽冠,身穿道家青衣,身体悬空一尺左右的银发老道,出现在他的身后。
  “你们吸血鬼都这样补充营养的吗?”老道面色疑惑的问,半坐着地上正在哼歌的刘枫。
  “当然,我们可是血族,不这样补充营养怎么行,难道想把我们饿成营养不良,最后非要躺在棺材里,修养不成,不,不,不那样可不行,我可不大喜欢棺材的味道。”刘枫随口把话说完之后,才意识事情不对。自从自己变成吸血鬼之后,就很少有人能够接近他十米内而不被发现。而那句话分明就是从他身后不足两米的地方发出的。
  刘枫一点一点的把头转过来,望着正摸着山羊胡,眼里全是笑意的道人,陷入惊愕当中:“你......你.......你.......你是什么人,啊救命啊!”刘枫蹭的一声跳起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窗户。
  碰的一声,可怜的刘枫被玻璃狠狠的弹了回来,摔个七昏八醋。
  银发老道哈哈大笑:“如果让你破了我凝气术,老道这几百年的修为,岂不是白修了吗?你小子就给老实一点吧。”银发老道眯起眼睛:“怪哉,你似乎知道我的身份?”
  刘枫爬起来,翻着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看你这身着装打扮,如果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,那才见鬼了呢。”刘枫曾经特意研究过东方仙术,自然知道这老道是什么人。刘枫想到那些古板的道人,脑子里全是替天行道。想到这里,刘枫突然冲到道人的旁边,抓起道人的青袍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了起来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小子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,下有两个子嗣,还有一个等我回去的老婆。您老人家就大人有大量,饶了我吧,我保证以后在也不偷血袋了。”刘枫心想,不偷我买还不行吗。
  童颜鹤发的老道眯着眼睛,摸着山羊胡:“你小子有意思,想象力挺丰富的,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了你的。我还正有一事要请你帮忙呢?”
  “我叼你个球!浪费我的眼泪!”刘枫松开老道的青袍,站了起来,面色不爽的哼道:“害的我吓的半死,说吧,什么破事情,只要我能不办到的,当然是义不容辞。”刘枫心想:“当然就算我能办到,我也会说办不到的,这点自然可以放心。”
  “我想收你为徒!”道人话一出口,刘枫差点没一口气缓上来,把刚刚喝下去的血液全吐了出来:“为什么是我,娘个西皮,我可是吸血鬼,难道让一个吸血鬼去修道,天天吃素,不能开荤,这不是让我去死来的干脆。不干,坚决不干,想收徒弟,找别人去,娘个西皮。”
  老道想到下山时,师叔交代的事情,顿时急了起来,伸手抓住刘枫,紧张兮兮的说:“那个小兄弟,有话好说,不就是开荤吗?我们星宗不像其他宗派那样,我们酒色不羁.....”知道自己说错话的老道,忙用手给自己两巴掌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你要是想喝酒,就喝酒,想吃荤就吃荤,没人管你的。”老道心想,山上算来算去,就那么点人,而且都在努力修炼,上体天心,追求那茫茫天道,那有时间来管你这个小吸血鬼呢?
  “真的?”刘枫疑惑的问道。
  “比真金还真。”老道头一次说如此说肯定的话。
  刘枫开心的笑了起来,用手拍了拍老道的肩膀:“这样还差不多,我顶你个肺,我一开始还以为你要替天行道的呢?”
  “顶你个肺是什么意思。”
  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我看好你的意思。”刘枫有点心虚的说道,只怕老道要是知道这句话的正真意思,真会生出替天行道的意思来来。
  刘枫看了一眼凌乱的血库,对紧抓自己,生怕自己跑掉的老道说;“那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换个地方,去我宿舍吧。”
  老道点了点了头,随后刘枫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,并且心闷异常,他张眼一看,已经到了万米高空。从这个角度看向江南,确实很美,寂静的夜,带着几丝宁静,好似一个正在沉睡的出尘美女。
  经过短暂的‘惊艳’之后,刘枫吓的尖叫起来:“啊啊啊啊,过瘾啊,娘个西皮,娘个西皮,你要吓死人啊。”刘枫已经开始思索这个老道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,刚刚他竟然连反映的机会都没有,就出现在高空。简单的思索一番后,刘枫给自己下了个一结论:“这厮,绝对是怪物,不能惹,不过从他的种种表现看来,这厮,并不知道现代语言的‘丰富性’。实在不爽的时候,可以用现代的语言问候一下他,小小的意淫一下,也是不错。”
  老道脚踏银光飞剑,用日行万里的速度朝远方狂飙。刘枫发现周围的白云在不断鼓动,心里顿感不妙:“我顶你个肺,你这是绑架,天啊,你不能这样做,你要把我带到那里。我还没这么年轻,而且还是个处男,不能就这么被你囚禁了。”刘枫想到这些老道,动不动几百年不下山,心里就直打鼓。虽然酒是越陈越香,但如果过期了,只怕就没人搭理了:“呜呜,我还有八十岁的老母等我去养活呢,我还有两个子嗣,等这我去给他们送钱念书呢。”
  老道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声震九天:“哈哈小兄弟,你也不用忽悠老夫了,我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。那有处男有子嗣的,不过你这小兄弟也确实有意思,等拜了祖师爷,给我敬杯酒之后,你就是我的正式徒弟了。”此时老道心里痛快莫名,师叔你不是叫我下来收徒弟吗?这不,我只是转悠了一圈,就收到一个徒弟。而且‘根骨奇特’还巧言能辨,最主要的是够无耻,够卑鄙,以后把他打发下去收徒弟,确实一个妙计啊。
  老道心里很开心,忍不住加快了速度,刘枫紧紧的抓住老道的道袍,尖叫连连。就算他是吸血鬼,也没试过这样的高速啊。老道溺爱的看了一眼刘枫,突然想起七百年前,那个时候,自己不也是像这个小子一样吗,吓得哇哇大叫,只是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在仙界过的可好。